正文 第十六章 偷米不成送个鸡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压下心头兴奋,看着夏冰在冰冷的实验台苏醒,陷入惊恐,开始挣扎终于让她尝到了自己当初的滋味了。

    大仇得报,要是加索尔博士不在,沐小白可能还蹬鼻子上脸做点别的,可他不放心小白人品,在这盯着。

    眼下,他用变音器改变了声音,看到夏冰正在想办法挣扎。

    “欢迎来到地狱审判室”

    她的眼前一片片的黑暗,被遮挡住。

    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平缓而阴冷,让她冷静了,停止动作。

    “你是谁”

    “我是地狱判官。”

    “这是哪里”

    “当然是我的地狱了在这里,你被无数的人指控有罪,我将审判你生前犯下的罪行杀人魔,你可知罪”

    夏冰手边摸到了什么,意识到自己在哪里,虽然看不到,不过她听着那动静冷笑一声,既然要玩,就陪他玩玩吧

    “小白呢他没和我一起过来”

    声音顿了片刻,“他已经死了。”

    “死了”

    “他承认了自己有罪,接受了火刑,已经先一步下地狱去了”

    “很好”

    喂喂喂夏冰你是认真的吗小白一头黑线。

    “冷血的恶魔,你也要承认自己犯下的罪行吗”

    “我是觉得那家伙下地狱很好那么歹毒可恶的人早该阎王收了他,大快人心。”

    听着那声音明显迟钝,夏冰暗地冷哼一声,更断定是小白了,然后用手指的指甲,正在一点点的撕开束缚带。

    “你也会下地狱的魔头、目前有一百零七名死者控告你的罪行,是否需要我宣读你的罪恶还不认罪”

    小白一通胡编乱造。

    “那个少了死在我手上的人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这么多,竟然还少了真是个冷血恶魔,压下尴尬,“咳咳,你应该感谢另外一部分心地仁慈。”

    “哦是吗”

    “认罪吗”

    “认罪会怎样”

    “承受极刑。”

    “听起来很吓人”

    “那当然,这里是地狱”

    小白的极刑,当然就是偷偷上前亲她一口,做出一向想做而不敢做的事,哪怕为此再被毒打一顿。

    而现在事宜愿为,随着一声咔嚓的撕裂声,有什么东西被损坏了,夏冰慢慢动作。

    沐小白用了半秒就反应过来,拿着变声器塞给了加索尔博士,然后头也不回,急忙飞奔回到房间。

    加索尔博士哭丧着,看到夏冰慢慢摘下眼罩,坐起来,冷着脸,一脸杀意。

    看了看房间,浓重的药水,她很快冷哼一声。

    “人在哪”

    加索尔博士一指,想也不想把小白出卖了。

    “这个兔崽子”

    看着夏冰大步离开,似乎没跟他算账,加索尔博士可算松了口气,送走了两尊大佛。

    沐小白坐在床边,靠着靠枕,聚精会神的阅读但丁语录。

    夏冰来的时候楞了一下,沉着脸慢慢地走进来。

    小白明知故问。

    “有什么事吗”

    “你在干嘛”

    “当然是看书了”

    “为什么不脱衣服”

    “这个房间很潮湿,我担心晚上有虫子”

    “为什么书本才翻到第一页”

    “我在细细品阅,而不是一目十行的阅读你不懂读书的意义穷思未必及远。”小白已经捉襟见肘,面对对方的逼问抵挡不住。

    她靠近过来,手摸到床边。

    “为什么是凉你刚躺上去的对不对”

    “还有就算你不脱衣服起码钱包和烟盒不会塞在口袋里面吧”

    “另外现在几点了你睡觉”

    小白装不下去了。

    然后

    他被扭着耳朵从床上拉了下来,顿时他把笔记一丢,双膝一软。

    “女侠饶命”

    “承认了吧”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就是开个玩笑”

    “玩笑这种低级的玩笑,很有趣是吧嗯”

    “嗯嗯嗯”

    “什么”

    “很无聊”

    “我建议你下回多用点麻醉剂”

    “我会的”

    “看来我昨天打的很轻,你根本没长教训是吧”

    小白摸了摸后脑的大包,没敢接话。

    “本来么这几天对你还挺满意的,想给你点奖励结果你跟我来这么一出你完蛋了”

    夏冰的话大出小白意料。

    “没错让你自作自受你现在在我的眼里依然是个卑鄙龌龊小人流氓色狼”

    :“我会改的我就要当你男朋友我就想娶你”

    “第一,你的人品不达标。第二,你的能力不达标,第三你的资产不达标”

    “为什么资产也不达标固定资产吗难道我也要去买一大堆公司地产然后炒股票吗”

    “不是,是因为有钱的人都是善变的,尤其是男人这对我来说没有安全感如果到时候找了小三小四小五小六,哪个正常人能接受男人可以富足,一点点小富足就够了太有钱反倒不让人省心。”

    “说来说去感觉你是在纯心针对我”

    沐小白低下头,看着有点委屈,可能现在他有点钻牛角尖了,可相比别的庸脂俗粉,性感蝴蝶,他觉得还是夏冰好,适合养在家里做老婆。

    弄一点小礼物就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很知足,而且还很照顾人,不时流露的小脾气也很可爱,偶尔的温柔也总能融化他的心。

    别看表面印象有点高冷,实际上夏冰只是一个人宅久了,和小白一样,相处这么久,这妞简直太近人意了,跟个邻家女孩一样,抛开对待某人粗俗暴力行径,简直是个给人生鸡下蛋的不二人选。

    当然,如果能满足小白心底深处一点猎奇癖好就更好了。

    “你生气了唉”

    夏冰看着他的模样,俏皮的歪了歪头,想了些什么,忽然低下头轻吻。

    沐小白猝不及防,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不是说好的大棒吗

    “等等你你你”

    “哼”

    “居然偷袭我”

    最后一句话,气的夏冰又想打人了。

    他整个人倒在床边,眼冒金星,脑子中被幸福塞满,失去了思考能力。

    如果不是记忆错乱,他可以确定这是第一次。

    当然,错乱就错乱了,小白的大脑错乱是常态。

    不过,看到小白栽倒在地上没了动静,然后流出了鼻血,双目无神,一副有生命危险的样子。

    夏冰后怕的擦了擦嘴,“难道你中毒了不会吧我可是很洁身自好的”

    沐小白好了点,恬不知耻的拉了拉夏冰的小手,她却是触电般后退两步,侧过头,小白可以感受到她的脸在微微发烫。

    “干嘛”

    “好喜欢,还想要。”

    “以后再说”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都很尴尬的分开了。

    沐小白闹了这么一出,万万没想到这样的结果。

    他有点后悔,后悔自己因为报复太粗鲁了。

    不过。

    他也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明白了一点。

    口口声声说对他不满意,可实际上正在一点点的接受不是吗

    一开始,夏冰的要求都是真的。

    可毕竟,小白不是三分五次的帮助她,甚至救了她好几条命,这可不是在玩魂斗罗,而是真的冒着很大危险去帮他,哪怕小白再不济,看着他这么勤勤恳恳辛辛苦苦的份上不可能一丝好感也没有。

    虽然在夏冰嘴里小白那么不堪,可实际上他除了偶尔下流一点简直是个好人,别问为什么用简直这个词。

    会照顾人,为人找想,舍得花钱,舍得付出,不怕冒险,不畏牺牲

    抛开那些瑕疵不谈,人还不错。

    沐小白摸了摸自己的脸。

    一半是激动幸福,一半却是觉得不现实,很古怪。

    如果夏冰不那么认真,他还敢胡闹下去。

    可是。

    这样的开始,小白害怕了。

    不完全是患得患失。

    还有对未来的不敢想象。

    小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宇宙变化之理,晓南蛮亡巫之术,飞天遁地奇门遁甲,漫威世界上下五千年

    但他不懂爱情这属于未知领域。

    小白捂着头。

    “我这是怎么了”

    “好吧”

    “认真了,也才有顾忌,害怕是情理之中”

    “我得努力表现的好一点才行”

    “她都对我释放这么明显的信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