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准确说,逸市新城无论是东区西区,都算个沿海城市。

    穿过几个其他乡镇区域,就可以看到大海。

    不过既然是旅游,好歹也得换换景色,小白特意飞到了海峡对岸去看风景。

    这海,自然是渤海,那海对面也是自己国家的土地,说着汉语,

    沐小白还真的没有这么大胆的出来玩过,一个人,“远走他乡。”他很想找个靠谱的同伴,可惜,谁也联系不到。

    现代化的交通出乎预料的顺利,航班比公交都频繁,也不是出境手续基本没啥,他背着包拖着行李,上午订票吃完了午餐就去了机场。

    估计几个小时后就能看到大海和沙滩了,太阳浴和比基尼,另外住上五星酒店,喝红酒泡池子,估计还能吃大餐,享受高级按摩。

    小白发现自己有点怪。

    明明生活好到了一塌糊涂,他却有那么点开心不起来。

    飞机的头等舱贵宾席,沐小白躺在安静的酒红色沙发上,花雕窗纹,柔软的地毯,身边的方桌摆放了一点茶点和一本黑色大书,头顶还有一个小电视一样的媒体工具。

    在精美的装饰下,客舱尾部还有一个服务吧台。

    耐心等了十几分钟,随着播音员口吻的声音从扬声器温柔的响起,飞机慢慢起飞了。

    大概有十几秒的不适。

    小白就从窗外看到了白云,景物变得渺小。

    他手指扣动桌面,懒洋洋的躺着,“呵呵呵,这就上天了啊”

    方桌下有点报刊,还有旅游海报,一点花色新闻。

    小白翻来翻去,无聊的按了按按钮,肩上带着一道杠的乘务员马上过来了。

    看到是一个空姐,而且穿着制服很漂亮,化了淡妆,小白有点羞涩的问:“我想吃点东西。”

    由于是第一次看到,小白很贪婪的多看了几眼,只是觉得对方笑容实在暖暖的,很舒服。

    她非常客气,身子很低柔声细语的问:“先生,请问您需要我们提供什么”

    “泡面有吗”小白很直接的问。

    空姐很尴尬摇头:“额根据规定,很遗憾”

    小白摸了摸头,傻笑了下,看了看这里还有其他人,如果泡面把味道传出去太不人道了,说不定有谁口癖。

    “如果先生饿了话我们可以为您做一份意大利面。”

    “可以的吗好啊”

    “您需要什么口味的”

    “什么啊都可以我不挑食。”

    “需要肉类吗”

    “很需要”

    “那么您是需要鸡肉,牛肉,还是其他的”

    “都可以”

    “请问您有什么忌口的吗比如青椒,圆葱,香菜”

    “没有”

    沐小白看着她询问,那声音一点没让人觉得不耐烦,而且很舒服。

    而且笑的很美,如此贴心,这么点小事都关照他细致入微,小白都不敢正眼去对视。

    直到她走了,小白才自在一点。

    第一次亲眼看到空姐,以前都是在小电影里,而且还不是真的。感觉她们太好了,尤其是脾气很好,比动不动就动手打人的夏冰好了十万八千里,如果天天有这样一个人照顾他,小白活到一百二十岁毫无问题。

    这时候,窗外已经能看到大海了,沐小白睁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很快,一份巨大的托盘被送过来了。

    红彤彤的面很诱人,带着一坨坨调料和肉粒,青色绿色的小花瓣。

    一杯饮料,两个蛋挞,还有几块糖果。

    那么贴心。

    头顶开了气流,方才那个美丽的空姐一件件把餐盘放到方桌,然后铺上白巾。

    小白睁着眼睛看着她,“谢谢。”

    弄好了,她才转过身微微行礼,“不客气”

    看着她要走,沐小白鼓起胆量。

    “等等”

    可能是着急,他说的有点唐突了。

    不过对方仍然很友好,“请问先生还有什么需要吗”

    “那个你很漂亮。”沐出了心底话。

    这一次,空姐却忍不住笑了,也没回答,慢慢消失。

    小白锤了锤头,觉得是不是应该要一个电话号码什么的,不过想想也就算了。

    他叹息一声开始吃东西,心理还是在想着。

    “如果能娶到这样一个女人多好”

    “是不是有点水性杨花了”

    “得了我还是认命吧”

    “夏冰警告你,你别把我打死了这么好的男人打死可就在也找不到了”

    小白看着景色,很痛快的开始吃面。

    不管是啥面,反正比又尨又涨方便面好吃多了,吃的又满足又幸福。

    虽然菜单一顿正餐标价六十元,可小白觉得一点也不亏。

    这样的好地方,以后还得常来啊

    而且我这么有钱,必须还得定更好的,比如套房。

    虽然现在已经很舒服了。

    吃饱了,立马有人过来。

    流动的乘务员帮他收拾好东西,小白无聊的拿起自己的书,懒洋洋靠在座位上。

    只是随意翻动,拿出了作为书签的卡,久久不语。

    他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去观察。

    第一次,他没想到这上面图案之中还有图案。

    小白借着光,然后分辨。

    很艰难。

    不过从轮廓看是一只恶魔。

    他现在可以认得出这生物了。

    和自己一样。

    图案地下还有字,一小行。

    小白皱着眉,一个字一个字的翻阅。

    “只有无穷,才能满足恶魔无止境的贪欲”

    看完了,他揉了揉眼睛。

    心想但丁说的还真不差呢。

    也很有趣。

    小白不觉得自己有多么大的野心,但实际上随着花钱越来越大,好像还真是这样子。

    如果让他回到自己从前一日一餐,十平小房,坐马桶吃泡面,天天看人眼色过日子,他根本不愿意。

    “或许这是人性的一部分。”

    “有的时候想象,那些人为了自己的贪婪纵欲而去发动战争,并非不可理解么”

    “而当权者,总是不喜欢另外一部人享受和自己一样的生活。”

    “如果是我当知道了这种天地之间的差距,也会心生嫉恨加入革命党吧”

    小白捂着嘴笑了。

    “世界政府十年前掌控了整个欧洲,就宣布没敌人了呢”

    “这世界真有趣”

    夏冰熬着黑眼圈,终于回到了加索尔博士这里,听到他和自己说明。

    这会回到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看着边上堆积的礼物和花朵,还有自己当初丢下的化妆包。她有点难受。

    在找寻了一定资料后,夏冰接触到那个层次的信息。

    但结果不是很好。

    她虽然对能力者领域有了解,尽显书面,实际知道的非常有限。

    小白的话

    因为

    他是恶魔。

    那个怪物,记载中,是邪恶生物。

    不是他有意隐藏

    因为恶魔不同于异人。

    虽然同样强大,同样容易被人追捕,但恶魔是需要被铲除的极端异类,全世界很多组织都签署了清扫恶魔的协议,更有几个组建的除魔会满世界杀恶魔。

    小白这么躲,不暴露行踪,也有他的难处。

    夏冰有点心虚了。

    恶魔对她来说也有点难以接受,不过看着小白当初很无辜,她或许真的太无情了。

    唉夏冰也不忍心如此截断这段感情,因为,小白算不上多么优秀,而且很奇怪。

    可是他太真实了,太诚恳了,太愿意为她付出了。

    在曾经的夜总会,在联邦士兵面前,在很多关键时候都愿意铤而走险保护别人,每次受伤,也都百般心意来照顾她。

    如果自己这么选择走了,可能会再一次让那颗自觉卑微的心沉入谷底,伤害到他。

    可能,现在可以给他打一个电话好好说几句,道个歉什么的

    然后呢

    听他解释

    他是就这么算了

    说到底,她不是想要一个普通人一样简单的生活呢

    呵呵,敢和恶魔搅合在一起

    早晚一天,要死的很惨。

    可是

    就真的断了联系

    至少也得把欠的钱还给人家吧

    这是在说服自己打电话吗

    夏冰捏着手机,很纠结。

    直到胡思乱想半个小时,还是咬了咬牙,打通了电话。

    然后

    半个多小时,辛辛苦苦下定决心,最后被浇了一盆冷水,心里哇凉。

    “搞什么喂你个混蛋”

    纵然她如此骂,可接不通也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