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搜索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这人疯了

    都怪那对搞夜战的男女,似乎触发了什么不好的事,这叔伯狂躁症爆发,现在双目凶光,简直不像个人。

    小白一身大汗淋漓。

    捏着书包的手指泛白,瑟瑟发抖,眼皮直跳。

    楼下传来撞击房门的声音。

    似乎大门也被锁上了。

    房门还是碎了,看着那慢慢走过来的电锯人,小白强压情绪,努力镇定。

    “你听说过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吗”

    对方楞了一下,然后大步冲来。

    掌法什么的,当然是随便胡说的,为了自己能心理可以适应这样恐怖的节奏,放松一点。

    “我将净化这个世界”

    沐小白脑子也疯了,抓着书包。

    紫箬冲上楼梯,到了门口,忽然看到这一幕,穿着睡衣坐在地上,失声惨叫。

    尖锐而高亢的声音下,吸引了房间两人的注意。

    电锯魔讨厌噪音。

    顿时转头而去。

    那傻丫头都漏点了,现在缩着身体坐在地上,脑子空白,果真是吓尿了。

    眼镜男和小五根本没上来救他。

    还是小白捡起了一个水杯,砸向了电锯魔。

    “接受圣光的制裁吧魔鬼”

    魔鬼转头,把小白堵住。

    “快走紫箬下楼去地窖找武器”

    “你怎么办”

    小白看着她还惦记自己,虽然脑子不是很灵光,可装逼是本能天赋,“我不会伤到他的,我会注意分寸。”

    电锯魔来了,小白抽身躲开,一记轻功跳上窗户,身下,近在咫尺,自己的床咔哧咔哧的被锯成了两节。

    “你先走小白求求你我好害怕别死我不怕你先走”这丫头傻了,语无伦次。

    小白挥舞着书包,从窗户跳了下来,钻到墙角,一身紧绷,抓了个牙具,不过没砸变态屠夫,砸向了紫箬。

    “滚”

    电锯擦到了墙角,小白蹲在那没挨到这一下,土块砂砾落下一层,把眼睛弄花了。

    杀人魔红着眼,对着小白张牙舞爪。

    “去别的房间打开窗户,跳出去报警”

    小白脑子这个时候还能想到逃跑的办法。

    紫箬现在只会坐在那边哭。

    小白焦急无比,“喂喂喂虽然大晚上穿着内裤乱跑容易被误认成女流氓,不过你这样小可爱是不会被人嫌弃的。”

    “可是”

    小白抱着电锯人,“快点走啊不然我用绝招会伤到你”

    紫箬擦着眼泪,后退,然后没看到路,很尴尬地从楼梯上滚了下去,这个时候,大家的脑子已经不好用了。

    小白生死攸关爆发强大的潜力,和电锯人扭打在一起。

    他踩着对方手臂,然后一顿天马流风拳。

    准确说是天马流星,奈何小白口齿漏风。

    对方脸上被捶了一顿,推开了小白大电锯又吱嘎吱嘎作响,横扫一圈。

    锋利的锯齿化为一道流光。

    地板被切坏了,小白的书包东西掉了一地,柜台掉了个腿,把他们压在地上。

    小白从书包抓出了自己的笔记。

    “妖孽快快现出原形”

    巨大的电锯当即从头落下,想要把小白劈成两半。

    奇怪的一幕出现了。

    那看似薄薄的书本,坚硬无比,一下子把电锯弹开了。

    要说,刚才锯墙都没这样。

    小白如同找到了救星。

    电锯人傻了半秒。

    抱着黑色笔记,当即和他挥舞起来,找机会逃离房间。

    那书已经不是坚固那么简单了,甚至把电锯的茬子都折断了,而书本毫发无损。

    小白很幸运的避免了被切的四分五段的命运,用十种东西砸中了对方的头,然后打了十几分钟,对方倒在地上没动静了。

    小白抓着书,颤抖着用书面拍着他。

    这个时候,紫箬又颤颤巍巍上楼来了,一身磕碰的伤痕。

    小白失去力气,一屁股靠在墙上,大汗淋漓,脑子嗡嗡作响,基本是成了废人。

    甚至紫箬冲过来的时候,他都没看到是谁、

    紫箬看到那人被打倒了,大着胆子来小白边上检查,“你受伤了吗”

    小白眉头一皱,“跟你有毛线关系”

    “我”

    “让你滚的时候不滚不然我早用绝招干掉它了”

    “喂”

    紫箬觉得小白是真疯了。

    她揉着自己的双臂,一片片的擦伤,小眼神不知所措的看着小白,可怜兮兮。

    小白生的哪门子气,他也不清楚,可能现在脑子的确不正常了,非常的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实际上,这杀人魔就是来杀他的,紫箬不上来的话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估计逃跑的可能性大增。

    等了半分钟,他才恢复点理智。

    看到紫箬眼泪吧嗒吧嗒的掉在睡衣上,委屈的抱着小腿坐在地板,小白顿时醒悟,反应过来说“你这妞还挺讲义气的吗”

    她害怕的凑了过来,“小白。”

    两人依偎在一起,小白的思维很独特,“你睡觉不带罩罩的吗”

    “你不害怕吗你怎么说这个”

    “就这种我一只手打八个除非他太爷爷来,否则别想跟我过招”

    “你真的不害怕”

    “哪像你这就尿了你这小色情狂是不是用电动玩具了你这么不节制吗”

    紫箬只是哭,小白却把衣服丢给他。

    “去叫他们出来找绳子捆起来这人得送精神病院了,病的不清”

    “好”

    “你就这么去”

    小白拉住了她的手,指了指那三角裤。

    接下来,小白把武器丢掉,提着不知死活的人,重新检查房间。

    黑子和他女友完了。

    死的很惨,这变态把他们剁得细碎,血肉弄的墙壁到处都是。

    他的女友死在了浴室,似乎在恐惧中想要活命,结果让人剁成了肉泥丢入浴池,血水骨头在水池中混为一谈,一些部位漂浮着。

    那简直是人类的噩梦。

    虽然在其他物种看就像羊杂烩大乱炖,能摆上餐桌的美味汤。

    小白飞快适应着,可仍然在房间吐了又吐,眼花气虚,然后用东西堵住房门,不让人看到这一幕。

    而变态的妻子仍然坐在房间,双目无神,傻屌一样。

    小白大着胆子进去看看,做好了遇到另外一个变态的准备。

    还好,夫人很正常。

    不过她这时候出现在人前,小白看到她满身都是伤痕,一些刀疤,口子。

    看了看凌乱的房间,桌椅破碎,小白也没废话,冷声道。

    “要么自己下楼要么我托你下去”

    对方选择了前者,一声不吭。

    小白在走廊又转了一圈,回到房间把自己行李拿上,然后下去。

    找了把结实的椅子。

    紫箬和小五手牵手回来了,冷哥抓着一大把绳子。

    小白踹了死人一脚,道。

    “绑死”

    他如同一个老大发号施令,抱着黑色书本站在边上。

    紫箬已经不抓小五的手,而是过来抓着小白的衣角。

    只有眼镜男还算冷静,他没想到小白这么猛,多亏了他。

    “我不知道怎么了他好像疯了。”

    “是疯了”

    “去楼上看过吗”

    “检查过了他的破坏力很强所有房间都砸了一遍这个变态”

    小五有些欲言又止,看了看楼上。

    小白知道他什么意思,“别去了,人死了。”

    几个人低下头,小声啜泣,黑子是他们的好朋友,就死在身边,这简直是噩梦。

    紫箬也小脸煞白。

    小白微笑的拍了拍她羞耻的后面,“陪我去地窖看看你们看着他,先别报警把他绑好了。”

    紫箬来过一次,带着小白来到黑暗之间,手机的灯光很充足。

    除了一股子霉味,封锁的房门,死耗子,烂食物,根本没什么发酵的木桶,八百年没人收拾的样子。

    小白检查着,谁也不知道他在找什么。

    不过他现在是人群最清醒的一个,紫箬很乖巧的听他的。

    “谢谢你来救我,虽然是个拖油瓶”小白感觉好了太多了,不像战斗开始那么石乐志。

    “对不起”

    “看不出来么关键时刻还挺有骨气的说真的,我对你刮目相看了如果咪咪能再大一点的我会更崇拜你的”

    小白用皮话缓解恐惧。

    房间被一个个打开。

    除了恶心的东西臭味,空空荡荡。

    然后,他发现了一个装满了白骨的房间。

    恶臭,恐怖,森寒。

    人肉腐烂,被捡拾丢在里面。

    房间自然是处理尸体的,善后手段很粗糙。

    用了短短时间,

    小白得到了如下几条线索。

    第一,魔鬼不是第一次杀人。

    第二,魔鬼杀人有人帮他处理、多半是那个女人

    第三,魔鬼非常喜欢杀人,杀了很多人,他在此享乐。

    第四,魔鬼可以恢复理智,收集作案工具,解决作案现场。

    第五,魔鬼可能有精神疾病,有时候会把自己封锁在房间。这样下去,一般两种结果,成为杀人恶魔,恢复理智成为正常人。一个房间,房门反锁,四面墙壁都有破坏的痕迹,有圈养魔鬼的迹象。

    小白站在门口思索,恶臭劈面而来。

    紫箬吓的腿软,拉着他后退。

    小白关上门,皱着眉,陷入思考。

    反正一会儿问问那人,就什么都清楚了。

    小白继续检查着。

    地窖还剩下一个铁门怎么也打不开。

    他放弃了。不过转身去了别的地方。

    他离开这里,回到地面,院子内,挑了把铁锹剖开了院子两侧种植花朵的泥土。

    顿时猩红的土地被发现了,还有破损的衣物。

    他看了看大门外。

    心想这疯子居然不仅杀自己家客人,可能还去袭击道路的行人。

    虽然这地方很偏僻,不过偶尔可能也会出现行人。

    小白没敢继续深挖,因为说不定挖出他本人某个亲戚,吓到紫箬。

    反正现在,小美人被吓傻了,紧紧的抱着他。

    不管小白一直暗示她没什么大不了,逗她玩,调戏她,从始至终挡在面前,可紫箬毕竟只是普通人,她一定会有心里阴影,弄不好几年内没办法睡好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