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仿制的恶魔之心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冷哥虽然害怕,可大义灭亲,还是把皮衣战士和失恋女巫绑在了一起,检查再三。

    然后等到了小白回来。

    冷哥问,“为什么不报警”

    “因为我对他很好奇他可能得病了”

    “这算什么理由”虽然这么说,可大家都很听话。

    实话,实话是恶魔种子有点奇怪,他还想了解下原因,这才仔细搜查一番。

    看了看皮衣战士,小白没把自己的猜测和发现告诉大家,反正他已经是个杀人魔了,说不说无所谓。

    黑子和女友的死,让大家心里蒙上了阴影,小白也感觉惋惜。

    在一层度过了不多时。

    电锯魔鬼中年大叔醒了。

    恢复了正常,像是失眠和抑郁症患者。

    他看到众人,一脸茫然,然后看到大家的态度,苦涩的低头,没有慌张,没有解释。

    小白上前,抱着一个书本,“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

    对方很坦言,“我又杀人了是吗”

    大伙都很奇怪,小白也没想到这么简单的回答,这就答应了

    “嗯”

    “你们杀了我吧我早就该死了我是一个恶魔我是不是杀了你们的朋友”

    小白果断点头,“是”

    “别报警了,直接弄死我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真的受够了我简直是个疯子,我该死。”

    叔伯懊悔的样子那么真实,而他的夫人哭泣了起来。

    小白觉得是装的,因为杀人工具和钥匙他都是提前备好的。

    小白沉思,捏着紫箬的手指,一点一滴的追问“你为什么杀人你非常渴望杀戮对吗”

    “是的,我无法控制自己。”

    “清醒的时候也无法控制自己”

    “只有死了人我才能这么清醒”

    “没死人,你就会一直准备杀人手段做好布置措施比如说锁上房门,锁上大门”

    小白指着那边的房门,冷冷的追问。

    对方脸色苍白,看着小白,那双眼睛充满悲哀,点头。

    “你很奇怪”

    “我从三个月前得了这种怪病医生说我有狂躁症”

    “你把自己关在房间试过不过这样不能缓解你任何的病症,对吗”小白结合发现,并不难得出结果。

    “是的。”

    “你杀了自己的几个孩子”

    “是的”

    “那为什么没杀那位”

    他哭了,后面那位也哭了。“因为,我只要杀了别人,就可以克服杀戮渴望了”

    众人沉默。

    恶魔道“你们杀了我吧”

    没人搭理。

    小白沉思,问。

    “三个月前忽然这样的”

    “对。”

    小白露出鄙夷,“为什么是忽然这样的你以前生意做的还不错吧膝下儿女好几只,阿猫阿狗一大堆,有老婆有房子,你有啥心理不满足的还能得心理疾病”

    他这种悠闲富足的生活,是很多人梦寐以求都得不到的,包括曾经的小白。

    对方茫然地说“不知道”

    “你仔细想想呢”

    半分钟,对方低着头,思考,然后在小白身上扫来扫去。

    几个人都很害怕。

    唯独小白看起来很镇定。

    杀人魔没去正面回答,小白让他想想,他仿佛体会到的有点出乎意料,岔开话题说。

    “我能察觉的到,你也跟我一样,我们身上有某种相似的东西”

    这话,所有人惊了,看向小白,齐齐后退一步。

    人之将死,并非不可信。

    而且,他们看起来都很奇怪,说不定这冷哥叔父说的是真的。

    紫箬还好,只是那手指有点苍白,不过担忧的看向小白,带着疑惑。

    那感觉,小白很不喜欢。

    小白松开那双小手,看向她,“怕我的话可以退后一点,当然,如果你信疯子的话。”

    紫箬没后退,而是靠近过来,小白身边一阵温热,感受到那种强烈的依赖,顿时有点懊悔。

    转过头,再次看向椅子上的人,小白盯着他问。

    “我想不明白,我们的某种特质你指的是什么”小白用一种尽量诙谐的口吻说,“您一把年纪了,而我正当壮年,哪怕在那种方面我也比你强很多,我没什么需要羡慕你的,我还需要像你看齐吗你的说法,我不敢苟同”

    “我不知道。”他想不明白,片刻,继续说“你渴望什么”

    “我”小白指着自己的鼻子,还真的仔细动了动脑子,诚实地说“以前渴望钱,后来渴望人,不过升华了,现在需要”

    有人觉得他马上会说出有品位的话,比如说人生的真谛,真挚的感情,或者平庸而满足的小日子。

    谁料,小白现在玩笑开到家了。

    “每一天,躺在数不尽的钱堆里,睡着心爱的小妞有人给我做饭,有人给我讲故事,有人逗我开心,陪我玩乐那该多好啊我是不是俗气到家了”

    所有人脸皮抽动。

    包括恶魔。

    “怎么了这就是我的渴望哥们正经吧”

    “你活在渴望之中,当你失去渴望,你也会像我一样失去理智”

    小白想了想,以他现在这种,要是真失去了,那种落差肯定会疯掉,不过,这根对方一样吗

    “听起来像那么回事不过你到底清不清楚自己干了啥喂,你是杀人好吗”

    杀了人,所以他很正常。

    小白花了钱,泡了妞,所以他很正常。

    “我知道你的力量是什么了哈哈哈哈”

    “是什么”

    “是绝望哈哈哈哈我说呢为什么觉得你熟悉”

    “我绝望”小白仰头,也想大笑,自己这么快乐,居然会绝望,不过想到了最初的时候,哑然而窒,没笑出来。

    对方的眼神,透着务定,说出只有两个人明白的意思。

    当初那种日子,那种生活,还有在尸骸炼狱下,最后苏醒恶魔的力量,的确,他是从绝望中开始得到力量的,当初他面对死亡,是有多么的懊悔,不甘心,这才让可怕的力量破土而生,生长了一颗恶魔种子。

    这一刻,对方竟然猜到了。

    小白的目光变得危险起来。

    既然对方感觉到他了。

    那么,他也感觉到对方是什么了。

    没错

    恶魔种子的感应

    他不需要调查什么。

    因为

    愿意在对方身上。

    那是

    一只和他一样的同类

    恶魔

    传奇生物。

    来自比人类文明还要长久的远古时代。

    很快,他狂笑起来,肆无忌惮,拼命狂笑。

    非常疯癫而可怕。

    慢慢的,他的身体开始生长,不可思议的膨胀,在椅子上,绳子的束缚下,身体一颤一颤,唯有那双眼睛呆滞。

    几个人脸色变了。

    唯独小白很熟悉这是什么。

    他推开了紫箬,“你们找地方躲开快点这老东西有问题”

    恶魔挣开了凡俗之力的绳子,身体爆裂,骨骼支出来,脑壳生长长发,身体裂开,质地坚硬,不同和小白一样的白色,他的外表深红色更重一点,眼睛的颜色也变了。

    紫箬逞强“我不走”

    小白看着小五和冷哥跑了,看着紫箬那苍白的小脸,问。

    “你不怕我”

    “不怕”

    “那我变身你怕不怕我也会的”

    小白这话太恐怖了,他看着对方变身,随后也发动了自己的恶魔种子。

    胸口处,澎湃生长的恶魔力量,开始改造身体。

    骨骼生长在外,一片片的骨刺穿透血肉,在身体身上仿佛穿着白森森的骨铠。

    就在紫箬的面前,变高变大,变的壮硕,然后灰白色的烤炭新鲜出炉。

    连声音都变了。

    小白有种释放的快感,强大的力量在身体之内,让他迷恋,想要毁灭这一切,这份力量让他任何敌人都无所畏惧,他慢慢地微笑对着紫箬道“怕吗”

    她后退,脑子空白“你会杀我”

    “他才是杀人魔我不是说我好人吗当然不会杀你,最多吓唬吓唬你,顺便给你讲点黄段子”小白还是熟悉的小白,慢慢把她挡在身后。

    紫箬笑的像哭一样,在他身后,小心翼翼摸着他后背,无比坚硬,小手冰凉。

    “别碰我,好痒”

    忽然间,紫箬的话给小白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你好丑”

    小白那翅膀没出来,跟两个小肉球一样,外加上脊椎生长,森白色的骨牙,有点驼背的感觉,脑袋也是,没骨质长角,算是两个小肿包,一点也不好看,不如成真正的恶魔,不过他不是在发育之中吗这就跟女生没长开一样,当然不好看。

    但是他不会承认的,推开紫箬,恶狠狠的威胁说“你再说我丑回头屁股给你打开花滚远点死丫头”

    话音刚落,对方也完成变身了,比小白大了一圈的红色恶魔,他更加暴躁,失去理智,转头第一个撕裂了椅子后面的女人,血肉覆盖在身,看样子真疯了。

    小白展开双臂,爆发出强悍的力量。

    “对不起,你很酷你要打败他我相信你”

    紫箬带着眼泪跑了,不过忽然异想天开,给小白的背影来了一张照片,对着她有点哭丧的脸,备注“我有点后悔因为,我大概是喜欢上一个恶魔,白色的那只我是不是无药可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