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古怪灰袍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如果小白知道身后紫箬在做的事,说不定会直接崩溃。

    现在,他只想撕裂对方恶魔的躯体,让他尝尝自己的厉害

    恶魔来自远古,是极度残忍生物,异端,生而好战。

    不过,理论上,远古生物都在岁月的浩劫下消亡,无数年,取而代之新的生命,自称为人。

    时隔亿年,跨越至今,在无数超凡能力者的帮助下,人们才慢慢发现几十亿年前远古生物的种子。

    恶魔只是远古生物之一。

    而这些远古存在,在今天空间暗面千疮百孔,不稳定下,在崭新异变的环境中,极度濒危的自然平衡下,他们的影子,慢慢地,重新浮出水面,露出峥嵘。

    用一种很隐秘的方式,潜伏在人们的内心,潜伏在新生命的基因深处,完完全全和人类融合在一体。

    当他显露真容,足以说明一切。

    这些久远年代的密辛,知道的人很少很少,小白也暂时不清楚。

    不过要是人人都清楚了,那可真就远古复苏了,那是个很可怕的事情,因为他们生而好战,复苏会带来新的战争,他们一个比一个强大,而且更凶猛更可怕,重新让地球生灵涂炭。

    他们和天道一样信奉自然法则,物竞天择,用战争的方式来决定,只有最优等的种族才可以生活在地球上。

    嗯,在那个年代,恶魔也不是最强的。

    只是食物链的中上游,一个不好也是让其他远古生物绑起来烧烤的结果。

    还是说回眼下的战斗吧

    小白的属性博士给他测试过,45的正常人模板,估计对方也差不多。

    而战斗技巧呢

    作为知识分子,写掌握核心要领,心智健全的社会小白哥。

    战斗精髓只要记住一句话。

    并且一直付之行动。

    简而言之一句话,“锤爆你的头”

    但这一次不需要找榔头花瓶卫生纸废牙刷了。

    小白几番交手下来,身体挨了几下,可强悍的感觉让他毫发无损。

    对方虽然个子大,可力量和防御在他之下,说不通的样子。

    现在的恶魔,就算对面拿刀子他都不怕,那种四十米的大长刀。

    有种感觉,刀子都切不断他,他皮肤和骨骼坚硬到姥姥家了,他方才一个冲撞撞碎了墙壁,坚硬似铁,非常生猛,甚至,小白觉得自己能去撞汽车了

    甚至是看卡车,火车

    甚至是飞机

    甚至是导弹

    甚至火箭

    甚至哈雷彗星

    小白膨胀了

    地球容不下他了,那美克星是真的存在,小白觉得自己是外星人。

    “这就是魔王果实的力量吗哈哈哈”

    “魔王会锤爆你的头”

    小白给对方大脑袋来了十来拳,招招要害,出手迅猛,拳风如铁,可硬是没打倒他。

    要知道,他刚才一巴掌把墙砖拍的稀碎,一拳在墙壁打出两个窟窿,一腿踢翻了一排地板。

    就这样还打不死对方。

    两分钟,两人把家拆了。

    表现出进阶版哈士奇的强悍实力。

    然后越打越猛,小白挨揍了。

    不过杀戮恶魔没太多理智,不打小白的头。

    哪怕把他压倒在地,也只是在他身上深一拳浅一拳,恶魔之躯被砸的凹陷在地,足足陷入地下五公分,小白感觉自己屁事没有,又站起来反锤。

    四分钟之后。

    小白把对面一条手臂撕了下来,力量挥卸而出,酣畅淋漓,每一个细胞都很爽。

    找到机会,他按住对方。

    巨大的拳头换成了手肘,小白的手肘已经被灰白色的外骨骼包裹,现在比榔头还硬还猛,用这个锤他的脑袋,肯定可以。

    他做好了见到芝士爆浆的准备。

    然后白准备了。

    那头简直就是个钻石。

    哪怕对方满脸是血,就是打不爆。

    那凶狠的眼睛盯着小白。

    小白抓着那领子,半身灰白压着他,“还敢瞅我瞅我干啥瞅你大爷的”

    说着,他弯下头,猛然一个超级重力头槌霸道的砸了下去。

    当即,地面炸开一圈,四面塌陷,烟尘四起。

    对方脑子轻微变形,陷入凹槽内。

    “还没死”

    小白察觉到自己慢慢弱化的力量,有点后怕起来。

    拎着猩红恶魔的腿,然后抡开猛砸地面。

    砸了一分钟。

    对方可能哏屁了。

    不过小白的魔化也慢慢消失。

    越来越虚弱。

    他抡起双手,在最后的变身时间内,拼了命的猛砸。

    必须得砸死,不然对方一会没死,重新起来能把他们杀了感觉。

    恶魔顽强的生命力让小白感受到了,感受到彻彻底底,这强悍的,简直是小强级别。

    不管自己多大攻击不管他表现的多么奄奄一息仍然存在那一口气,生命的律动。

    “我去你大爷”

    小白蹬蹬蹬上楼,搬着电锯下来了。

    踩着大变态,眼睛通红,冷着脸把他剁了个七八节。

    这武器别说,还挺好用的。

    这下算是死透了,满地残肢。

    可那恶魔之躯投射阴寒的空气,让小白感觉一阵冰冷。

    消失了变身,小白从没感受自己那么虚弱。

    尽管,胸口恶魔种子,在打败对方之后,从对方胸口吸取到一点点微弱的力量,种子慢慢成长。

    可他还是很虚弱。

    感觉一天十次,废了肾,爆了肝,要死一样的虚弱,他试了试,根本没起来,双眼昏花坐在地上,透支严重,大脑传递要死的信号。

    “玩脱了吗”

    这吓了他一大跳,后怕的说。

    还好还好,对方应该死了。

    只有手指还能动动了,看着地上七拼八凑也凑不出一个完整的人形,小白暗道自己英明神武。

    他大叫着“小紫箬,快来帮忙我干掉他了请求支援”

    地窖门抖了抖。

    “请求支援”

    “来了来了小白他们不让我出去”这是紫箬的声音。

    不过,房门外有了动静。

    这时候,院子外出现几道流光,一伙神神秘秘的灰袍突兀闪烁,就行做传送门来的,他们站定,一大堆人排队进来了,一个个奇奇怪怪,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双眼睛。

    小白一瞬间脚凉到了谷底。

    紫箬这才出来,和小五两个,从满地残骸中看到了小白,他们被灰袍堵住了,然后大家如小猫一样躲在一起。

    那灰袍,好可怕好可怕

    虽然只有眸子被人看到,不过那种阴冷气息,根本让人无法面对。

    小白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肯定不是人这种玩意。

    当然,脚趾头是不会思考的,就算给脚大拇哥画个小黄人。

    他们打开了门,看着场面,然后把猩红恶魔身躯拼凑在一起,最后眼光看向的小白,带着质问,很是生气,仿佛小白抢了他们几百万似得。

    小白躺在紫箬怀里,当然知道他什么意思。

    反正是他做的,也不怕承认,对方这群,看起来是坏人的家伙,古里古怪,像是哈利波特里面的反派法师,嗯反正也撑不住了,大不了吃一记阿瓦达索命。

    只要他们答应在自己死后,放了这些悲惨遭遇的可怜人。

    小白把对方那身稍相貌当成哈利波特里面的老巫师了,禁咒自然是阿瓦达索命。

    其实剧看多了也挺好,不用别人跟他解释,不管什么稀奇古怪的怪人他都认得。

    小白觉得某件物品有点触动。

    他一抬手。

    竟然是但丁笔记飞了过来,落在他身边。

    搞了半天,对方没动手,他先放了一个魔法。

    对方认识这本书

    灰袍巫师们,作为同属中立阵营,世界中寥寥少数和恶魔擦边的同行,当然认识业界大魔王但丁了。

    然后

    冷哥心脏爆炸了,终于经受不起现实摧残,他的神经没那么坚韧。

    小五也晕乎乎的,灰袍人一招手。

    两道丝线落下。

    小五和眼镜男外表衰老,在衰老,然后成为两个骨头架子,继续枯萎,然后化为了飞灰。

    他们没杀小白,还有他死死抱着的紫箬,小白没想明白,干瞪眼睛。

    虽然会了魔法,可仅仅是驱动这黑色之书。

    他抱着笔记,死也不屈服的站起来,“那个市民荣誉奖章就不用给我颁发了把我的妞先放了,一切好谈”

    他的话没人理。

    对方一群人中,大多数灰袍人鱼贯而入,从通道去了地下室,神神秘秘的,留一个人在门口盯着他。

    紫箬没死,沐小白特意看了看她,还好不是骷髅。

    不过她现在有点冷清失神,只是抓着小白的后领,彻彻底底被吓到了。

    “你还好吧”

    “嗯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你哪有对不起,胡说什么”

    “我喜欢你。”

    “喂我们不会死的有我在”

    “我都知道,没关系”

    紫箬把小白安置在座椅上,靠在他身边,亲亲的吻了小白的脸颊一下。

    小白还想挣扎,他对着灰袍指了指自己的黑色书本,“我劝你们别跟我闹,这本书知道吧他叫死亡笔记,我把谁的名字写上去,谁就会死,厉害把、”

    对方脸皮抽了抽。

    顿了顿,小白胆子更大了,这货嚷嚷着“你叫啥,在下江湖人称风情浪子,剑术举世无双,你快快报上名号来我不杀无名鼠辈”

    对方终于忍不住了,声音沙哑的开口“别闹了,我知道你们是但丁的继承者我不会杀你们”

    小白松了口气,面不改色,“一把年纪很有自知之明,还不错看在灰胡子的份上,今天我也不出手了”

    灰胡子在这里可是不该出现的名词,对方当然不怕这个名号了。

    小白刺激到了他。

    “你再说一个字我让你们灰都不剩”

    紫箬帮小白把嘴堵住了。

    灰袍很明智的点了点头,然后,小白捏了捏那小手,居然又开口了“你敢对魔王不敬”

    对方抬手。

    小白也抬手,举起了黑色的书,非常炫酷。

    只是,这场闹剧

    对方冷静了点,还是慢慢地放手,瞪了眼小白,小白也放手。

    “你杀了我们制造的实验体我们浪费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你不是恶魔,我现在就杀了你”

    紫箬哭着抱着小白,“小白哥哥,我不想死,你闭嘴好吧”

    小白有的时候是个傻帽,有的时候是个天才。

    虽然他不太清楚自己还有什么底牌和对方抗衡。

    不过他觉得但丁这个名字分量很重,从对方的眼神里得知这个消息。

    既然对方没有一见面就杀了他,和小五和冷哥一样。

    那么杀他的可能性不大。

    而且事实也说明了,就算他吵了点,对方依然食言了,没敢动手。

    作为继承者,沐小白慢慢谈查到自己的优势。

    他渴望了解但丁。

    但他不敢这么大张旗鼓的问。

    更不敢问这群来历不明,可能是敌人的人。

    那么就装的有恃无恐一点,而且这不是得到了意外的消息吗

    当他们安静在角落,剩下的灰袍出现了,提了一个箱子,在满是狼藉地面上,拖到房间中央。

    小白肯定,自己检查的时候没见过。

    只一种可能

    那个封闭的密室,大铁门之后。

    箱子打开了。

    黑色展台,盖着黑布。

    有人一扯,抓开黑布,玻璃之后的玩意露出来,白色的骨刃,很离奇的造型。

    是一个小小的匕首,二十厘米长,匕首两面黑色,刀刃是红色,一道红色曲线很漂亮,手柄缠绕着白色骨制,细小的雕刻品,刀面与刀柄是一个宠物精灵球一样的结构,不过是平面版的,黑色的。

    那匕首插在一个腐朽的石头上,石头有个人形。

    这会,灰袍排队,然后放血。

    一人一滴血。

    匕首产生了奇怪的能量,小白恶魔之力透出感应,蠢蠢欲动,像是遇到了美味。

    灰袍看了他一眼。

    “这是远古记忆的祭品不是你的。”

    “我能照个相留个纪念吗”

    小白没等回答结果,拿出爪机,咔嚓一下。

    对方没暴怒,为首的白袍冷冷的说“我们是一条船上的,希望你明白。”

    “船什么的算了,我不喜欢坐船哥们喜欢飞机。”

    “你明白就好”

    “你们在干什么”

    “不需要你管,等完成这个仪式,我们就让这里消失,你们最好提前走”

    小白当即抽出身体一丝丝的力气,僵硬的笑着,拉着紫箬奔着大门走,“玩炸弹啊等我跑远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