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摊牌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紫箬从床上慢慢醒来,身边熟悉的小白,他在呼呼大睡,但一双手可没闲着,抓着让人羞耻的地方不放开。

    要不是心理受到创伤,太过恐惧,需要陪伴,她可能也不会睡在这里。

    费力的抢回自己薄薄一层透明的睡衣,有点身体发烫,轻咬贝齿,她把枕头塞给小白抱着。

    关上卧室的门,喘了好几口气,才感觉紧张缓解了一点。

    眼睛有点湿漉漉的,擦了又擦。

    她不知道第一次和人睡觉该干什么,或者怎么去照顾人,包括怎么讨人喜欢,那可是一个男生,而且还对他表露足够好感的前提下。

    “如果可以给他做一顿早餐”

    想着,她忐忑的忙碌起来。

    不过动静很小,生怕把人惊醒。

    为了能赶在小白醒来之前完成工作,她只是披了一个外套,没来得及洗漱并且置换,穿着很少。

    不大会儿

    房门响了、

    酒店很人性化没安置门铃,而是用轻柔的敲门声和住户打招呼。

    “来了”紫箬知道自己做不好,所以在做饭之前,额外点了一点早餐过来。

    手忙脚乱,开了门。

    她有点傻眼。

    一身服务生打扮的美丽女人出现了,推着餐车。

    说是美,是因为的确很美,除了身上的制服,和一个正常服务生的气质格格不入,直发修长,戴着眼镜,化着淡妆,如出水芙蓉一样清新的面孔。

    她的目光正在往房间里面看,眼神扫动,透过穿着透明睡衣的紫箬,努力在找什么。

    紫箬本想自己端东西,没想到对方开了门,自己进来了,还这么没有礼貌。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夏冰。

    她用熟练的方式混入酒店,搞了一套衣服,恰好潜入这个房间。

    本想着能给小白个惊喜。

    现在还没看到小白,对方先给他来一个大大的惊喜,这妞是谁为什么穿这么少可恶的小白

    夏冰摘了外套,从房间检查一圈,看到小白还睡得和死猪一样,顿时把目光放在浑身性感过分的紫箬身上,声音听不出喜怒。

    “长得不错吗呦还会做饭吗”

    “你要留下一起吃点吗你不是送餐员”紫箬看着她,这么主动的人,搞不好是小白口中那个母老虎。

    “嗯”夏冰回到了沙发,有点发直的盯着电视墙。

    紫箬有点害怕,忐忑站着,抱着胸前的围巾,对方像一只很凶的母老虎,而她是可怜的小白兔,作为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别说撵走对方,她连反驳对方的勇气都没有。

    她猜得不错,夏冰和小白形容的很类似。

    虽然没什么判断依据,不过对方真的比她高一点,大一点

    抱着正妻来了的心态,她更害怕了,捏着自己本就不多的衣料,问道。

    “你要吃水果吗”

    “哼马上把那牲口叫起来”

    “哦”

    房间内

    小白醒了,看到性感的紫箬,很不友善的想要动手动脚,结果出现了夏冰那张脸,小白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

    看到两人一起来到床边,他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处境。

    虽然很高兴,可,更加的尴尬。

    “你你你”小白颤抖地指着两人。

    “惊讶吗我找到你了瞧瞧我发现了什么”夏冰抱着双臂,大胆的挑起紫箬一侧的秀发。

    小白在床上,魂飞天外,不知所措,一副被人抓现行的模样。

    “那个紫箬,房间还有方便面吗”

    “有”

    “拿两袋”

    夏冰以为小白一早来就让她吃这个,更难看摆着脸色,就不打算先解释解释吗

    紫箬回避,夏冰抱着一副看透你的架势,斜眼看着“玩得很开心吗学生妹嗯长得还不错”

    话只是摇头。

    方便面来了,小白当即丢在地上,扑通一下跪着那,“两位上座。”

    男人嘛膝盖是软的,不管发生多大的事,跪一跪就解决了,沐小白将不要脸的好心态发挥到极致,当然,主要是害怕夏冰生气,上回事情还没解释明白,今天这么一闹,万一夏冰真的离他而去,小白会哭死。

    可能这一幕太突然了。

    两个女生有点懵。

    但话很诚恳,给这位姑奶奶解释她也能多少听进去一点,“虽然我说什么你都可能不相信不过我以我的人格保证,什么都没发生紫箬是个很有原则的女孩你有所不知,这几天发生了很多可怕的事,她很害怕所以我们才暂时住在一起”

    可能这场面画面感太强了,夏冰虽然感受到小白对他的重视,可依然接受不了。

    “起来说话”

    小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早晚都得给美女跪,他根本没起来,思想觉悟非常高,“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问她她会把这几天发生的事都告诉你,你也可以自己检查我是不会起来的除非你原谅我”

    当着外人,夏冰被他搞的一肚子气。

    恶狠狠道“你说的”

    然后,夏冰大张旗鼓的搜查。

    抽屉的套套完好的,床上很干净,卫生纸没用过,一番检查,卧室被翻遍了,然后看向了紫箬。

    当即如拎小鸡一样把人拖出去了,把他一个人关在这。

    小白有点怕,贴着墙壁偷听,生怕夏冰把人掐死,可听不到什么动静,他拨开一个门缝。

    当即看到香艳的一幕,紫箬被按在柜台上,整个人弯成了直角很羞耻的被控制住,那屁股微微翘着,简直恶俗。

    夏冰正打算下一步检查。

    小白不敢多看,关上了房门,祈祷着好运,千万别查出什么。

    十几分钟,房门开了,夏冰拿着毛巾擦拭着手。

    紫箬有点羞于出现,躲在别的地方。

    “起来吧人渣、”

    看样子夏冰相信了,这又离奇又不太可能发生的事。

    小白跪着,“上回的事”

    “我知道你也有难处不是刻意瞒着我的我可以不计较了不过你不能这样瞒着我小恶魔”

    “恶魔”

    夏冰靠在他的面前,用一种自信而务定的语气,“怎么了你以为能吓到我小恶魔承认吗”

    小白点头,一副恭维的模样,“女王大人慧眼识珠”

    夏冰为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可没心思跟他开玩笑,仔细问“滚你是什么类型的恶魔有没有潜伏期”

    小白不懂,摇头“我的变身是可控的,不会失去理智而且我也从没用它干坏事”

    “那女孩知道你的事”夏冰猜的真准。

    “隐瞒对她很不公平”

    夏冰点头。

    什么,这时候紫箬进来了,她有点事失常和小白一样跪在地上,也把夏冰当成了母老虎。

    紫箬说“我都知道他能变成很可怕的怪物”

    “咳咳你跪着干嘛”

    “小白是个好人,请你不要在为难他了他救过我一命,真的。”

    可能紫箬觉得小白现在太可怜了,辛辛苦苦拼命救人,到头来被人误会,毫无尊严的在这下跪,紫箬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

    虽然小白很一厢情愿。

    紫箬是误会了,夏冰根本没把小白怎么招,明明是这家伙自己不争气,看到她就膝盖软。

    她暂时被打败了,放过了二人。

    “咱们还是聊聊恶魔的问题吧我可不想哪一天被什么圣堂,葬魔,抹杀之类的组织找上门来在某一天梦中死的不明不白。”

    小白站了起来,扶着紫箬。

    夏冰看了看他们,“别那么害怕,说心底话,我并不在乎你偶尔玩一玩只要你有本事,让人觉得留在身边有足够的价值”

    小白下意识反问“那你还检查我什么”

    “因为你并没有我说的那么优秀,另外我受不了你的欺骗,不过现在我放心了”

    “这个意思,你是不生我的气了”

    夏冰冷冷的回了这一个字,“嗯”

    “我就知道,哈哈”

    小白膝盖一软,面对夏冰宽广的胸襟,伟岸的心态,五体投地的跪了。

    可能是对方的宽容给他脸了。

    他忽然想到,自己好歹是个恶魔啊

    恶魔有恶魔的尊严

    怎么会屈从于弱等文明的恶俗制度

    那是严重的种族歧视和不尊重恶魔祖先

    小白忽然觉得前途一片大好,无比光明

    恶魔不需要压制自己的内心

    就和他的贪婪无度是一样的只有无尽才能满足他的追求。

    小白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因为心爱之人的原谅而兴奋,又因她的宽容而亢奋,灼热,颤抖

    甚至可以带着恶魔无上荣光去拯救世界了

    紫箬担心的问“他这是怎么了”

    夏冰后退几步,生怕连累自己,回答“不知道”

    小白躺在地上,眼睛泛白,笑着,抽搐着,很吓人的样子

    夏冰从背包拿出一支药剂,准备注射。

    紫箬问“是不是那天战斗受伤了”

    夏冰看了对方一眼,她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战斗,不过看样子对方说的是真的。

    “试试这个吧”

    夏冰已经打定了主意,小白这家伙还要找加索尔好好检查检查,等查明明白白的,她才敢继续跟小白交往,在博士做出保证,可以继续发展之前,决不让他提早碰自己,比如睡个觉或者深层次交流什么的,想都不要想,千万不能稀里糊涂的毁掉自己人生,她才不是那样的傻姑娘。

    恶魔可是危险玩意,别看小白外表人畜无害。

    必须,从头到脚,从外到内,从基因到意识深层,都得检查检查,夏冰需要干净卫生的好货。

    不然生个小恶魔畸形什么的,这可没地方说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