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真正的强者敢于面对任何挑战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手术台上,小白被安放躺着。

    夏冰筋疲力尽,靠在墙边,道“东西都在包里面我带来了,你马上给他输血另外把你的治疗育苗都拿出来”

    死人脸整天躲在地下室,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看到小白这副样子,忍不住问“这是怎么了前几天还好好的”

    夏冰把黑发别在身后,没好气的说,“还能怎么手贱让人捅了,差点小命玩完”

    博士这里虽然不是医疗室,不过一点简单的手段他也可以胜任。

    虽然缺很多专业设备,不过难不倒两人,不大会儿就忙的差不多了,也才几分钟而已。

    主要是小白现在只需要静养身体,不需要大型手术。

    “诊疗器电子心率仪”

    “用不到他现在没生命危险,只是很虚弱给他点时间恢复”夏冰身体有点摇晃,扶着金属台,看着博士也累的一头汗,继续问“你这里安全吧”

    秃瓢博士头顶的几根毛站了起来,他擦了擦额头,瞪着眼睛疑惑的问“安全什么意思啊反正十几年没见到过外人来”

    “嗯,那就好了我去休息一会儿你来照看他顺便准备点吃的”夏冰好几天没休息好,没吃好,刚才又消耗巨大的体能,这会血糖低,有点坚持不住昏厥的意思。

    加索尔博士看到夏冰这样子,马上找了一只血糖补充剂,在柜台边,给她来了一针。

    夏冰扫了小白一眼,看到他睡的安详,这才放心转头,离开主实验室,挑了个阴暗潮湿的小房间进去。

    加索尔博士和她生死患难,是极为信任的人,现在也不用太担心了。

    一天一夜,还算安全的渡过。

    醒来之后,嗅到了食物的香气。

    夏冰抢过了博士刚做的黑漆漆的面条,回到小白床边喂他。

    小白又醒了,看到夏冰,看到博士的实验室,再看看身上的针管,松了口气,可没等笑的出来,眼皮底下就出现奇奇怪怪的恶心东西。

    夏冰犹犹豫豫,看着小白的模样,转身问死人脸老秃毛“博士你确定这玩意能吃”

    加索尔捧着自己的小碗,吹着热气,那里面就剩了点面汤,被抢走了食物,对方还这么不客气的指责,换做别人,博士肯定要生气的。

    加索尔竖着眉头说“当然能啊你什么意思,这可是我亲手做的。”

    夏冰用筷子挑出一根黏糊糊的面块,问了一句,“这玩意,你用的是面条做的吗还加了什么”

    “是啊还加了甜酱和胡椒,还有点葡萄酒”

    夏冰一头黑线,“你可真不愧是生物学专家,你以为做饭也跟实验一样吗什么都能加一点会吃死人的。”

    夏冰忍住,没把黑暗料理摔在地上,那就得饿肚子了,现在两人都饿不起。

    小白看了那面半天,舔了舔舌头,“尝尝再说呗”

    夏冰看向小白的眼睛,不确定问“你确定吃得下不需要我再给你做一份”

    话说,他当初也是个煮面大师,黑暗料理界的扛把子,书友作者群响当当的人物。黑的面也做过,虽然用的是可乐。想来的话,当初是为了欢迎一个同行到家里蹭饭,自己都吃不饱饭的小白,就拿这玩意哄弄人家,然后成功的把人家吃的肠胃感冒灰溜溜跑了,后来发生什么,小白并不知道,可能那家伙是去医院躺了半个月。反正,接下来再也没联系到那个苦逼的同行,更没有人敢去小白家里蹭饭,所以在作者群的身份从扑街咸鱼没人搭理,成为了小有名气的料理大师,直到某一天噩耗你已经被移除该群。

    “来吧真正的强者敢于面对任何挑战”小白几天下来也就灌了点营养合剂,现在对他来说任何食物都是可以接受的,绝不挑食,对他这样一个超级吃货。

    夏冰一头黑线,盯着小白那骄傲的神态,顿了顿手中的动作。

    “我呸你个软蛋还真正的强者你别侮辱别人了,你就是个吃货”

    小白咧嘴笑,“好吧真正的吃货从不畏惧任何挑战”

    其实不管多难吃的食物,只要夏冰喂他,小白都乐得吃,那份温暖,无可替代。

    夏冰这才端着碗,戳出一块来,吹了吹热气,喂了小白一口。

    几秒钟后

    小白眼睛亮了起来,舔了舔嘴角,没想象的那么难吃啊

    别说这加索尔的手艺还真的不错,很有天赋,不愧是全世界活的最久的生物学家之一。

    一天之后。

    穿着动力装甲的战士在城市制造了很多混乱,早已经逃脱了敌军的围捕。

    此刻,他已经来到自己得知的临时基地,米尔达机械军团。

    从后腰机械的保管盒内取出到手的u盘,抓在手中,趾高气扬,意气风发地,大步走进了众人等待多时的房间。

    摘下了头盔,露出一个白人帅哥的面孔,自信的微笑,甩了甩带着汗水的发帘,他立马吩咐“实验员准备开通数据通道”

    女助理是个辣妹,纤细的白色紧身装,把身材裹的曲线玲珑,只有脖子和脸部是露出来的,白色皮裤小屁股很翘很挺,让人忍不住伸手戳戳,走起路来十分性感,此刻踩着高跟鞋过来问,“如您所愿大人已经到手了是吗”

    “嗯拿回来了,虽然有点小波折一切还好时间紧迫,这里的兵工厂已经全员出动了,在权力搜寻我们的位置我们十五分钟后离开这里忙了十五年,潜伏任务总算是到头了这下可以不在鬼地方天天混日子了”美国白人大帅逼把刚解下来,手中一个小玩意丢了过去,转头离开。

    机甲战士看着人们忙碌,站在玻璃后面的装备舱,解除了装备,从高大的动力机甲下来,直奔基地深处会议室,那边两个同伴正在等他。

    一个年轻的美国人,另外一个是一身黑黝黝的非洲裔,是他这次行动的伙伴,身份是能力者。

    他们正在房间角落,一个鱼缸面前赏鱼,看着氧气装置咕嘟嘟吹泡泡。

    他们等到了新来的人,会和在一起。

    高大黑人上身裹着白色绷带,下身小短裤,此刻手臂拿着一瓶神秘的液体瓶子,里面全是浓稠的黑色,他边喝边问,“上头的意思你都明白了”

    新来的人,有一点“嗯,如果使徒行者的动力部分,能完成改装升级。大概,在军团的职位,我可以官升一级”

    另外一个矮个子少年,他的头发梳得整齐发亮,漂亮的金黄色,泾渭分明顺在脑后,此刻也笑着问“雷神装置能让我们使徒动力源完成技术革新,看起来你很有信心了和我们谈谈行动过程怎么样”

    “这个吗也没什么意思”高大的帅逼瞧了眼金发小个子,一步步走到三人中间,虽然嘴上说没什么意思,他还是侃侃而谈“总体来说一切顺利,研究所里,那些傻乎乎的研究员笨蛋没有任何防备他们这群傻子,根本没想到核心基地有人当间谍,而且我行动很快,一拿到所有资料就撤退,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晚了根本抓不住我,后来拿到计划好的动力装甲,行动就更顺利了,基本没遇到什么巨大的阻碍。哈哈,那群笨蛋,估计这会正在请求国防部和中情局支援,不过我们马上离开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他已经忘了传说中的白大虾,没去谈他们的小插曲。

    “真是一个幸运的好日子。庆祝下,喝一杯”

    黑人犒赏他,把手里头黑黝黝的玩意递了过来。。

    大帅比可不是能力者,更没这怪异的胃口,他后退一步,道“喝不起现代石油价格飞涨,这好东西你自己留着吧”

    对方道“不是石油是醋酸”

    然后又递了过来。

    “算了,无福消受”

    “可是我喝够了舍不得扔啊”

    高大的美国帅哥抢走铁胃的瓶子,把剩下了半瓶东西丢在鱼缸。

    黑色液体滑落在清澈水中。

    顿时,整个鱼缸都是变得浑浊不堪,一时间,蓝色水槽的精美气息全无,鱼儿惨烈地窒息而亡。

    “还说不是汽油,你这个混蛋”

    “哈哈”

    几个人相视而笑,抱在一起。

    “除了官职,我钱大概赚了多少”

    “你这回的任务佣金,在纽约够换两套超级海景别墅了发达了”

    “我看能在胡夫金字塔,换个最顶端的豪华观景区,没有木乃伊我进去躺”

    高大男人很客气,知道他们又是开玩笑,“哈哈,有那么夸张吗一点小钱”

    几个实验员从后面过来,还有刚才的女助理,一个主管穿着大褂,站在前面,他有点严肃的抓着u盘,咬着嘴唇,看着他们,没说话。

    男人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皱眉转头问“怎么了为什么没疏散人员派来接我们的飞机呢”

    为首的白大褂摇头,呼了口气,道“这个是假的u盘,你带回来的这个”

    一句话,人们都傻掉了,晴天霹雳。

    “假的”

    “你被骗了而且,我们刚才给军团传过去一大堆黄色文件,上面已经生气了”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地面光滑的地板在灯光下闪闪发亮,映照出每一个人脸上的滑稽。

    某人要疯了,想到那小白恶俗滑稽的面孔,想到他那古怪的,多管闲事的疯子。

    “有检测到跟踪系统吗我们这里还安不安全”

    大褂看了眼还傻站在那的白人男子,虽然很呆滞,仍然从他的脸上读出非常精彩的表情,于是心惊胆战的说,“不确定不过我们被定位的可能性很大”

    死一般的安静。

    “销毁这里,截断信息通道,马上撤离本部”小个子金发男子下令,狠狠瞪了身边高大男一眼,率先大步走开。

    高大帅哥这时候,死死握着拳头,咬着牙齿,额头青筋抽搐,目中怒火喷射出来,深深呼吸两口气,可胸膛还在剧烈起伏。

    想到了沐小白那恶毒的嘴脸,高大男人简直疯了。

    这时候,黑人从他身边走过,拍了拍他的肩膀,叮嘱说。

    “任务继续在我们被干掉之前,拿回雷神装置的技术数据”

    前面的一批实验员,大褂导师都悻悻地走了,留他一个人在原地,虽然没人去责怪他,可他还是随时可能精神失控。

    他就站在房间这里,对着空无一人的鱼缸,怒骂道

    “该死的你们给我等着我要扒了你们的皮”

    站在原地良久,大步朝着自己的动力装甲走去,那一个玻璃舱后。

    一路上,他恶狠狠的说。

    “该死的黄皮猴子该死的东方人狡诈的混蛋”

    怎么说呢带着满腔喜悦从战火中归来,最后当着所有人的面,被人狠狠耍了一通上级的嘉奖变成了批评。

    这心情,怎一个爽字了得。

    他面部扭曲,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气愤中颤抖

    然后,重新穿上了完全没有任何损伤的动力装甲,黑色的杀戮机械,带上金属头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