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冒险导致的意外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凌晨,京承高速上车水马龙,进京和出京方向的道路上,绵延不绝的运输车队正以近两百公里的时速飞驰着,一眼望不到尽头。

    得益于卫星的电子导航和自动驾驶系统的助力,这些大货车完全是由卫星指挥系统掌控着行驶。而它们的所谓“司机”们,则多数躺在驾驶室后边的卧铺上呼呼大睡。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雾气,在车灯的映照下,整条高速公路如同一条发光的长龙横亘在山岭之间。

    远处,进京方向的道路上,那些大货车的上方,大约离地四五米处,忽然出现了4个快速移动的亮点,它们时而起头并进,时而追逐前行,忽高忽低,忽左忽右,急速向这边飞驶过来。

    很明显,这是一群追求惊险刺激的年轻人,为了体会肾上激素的快感,在操玩飞炫摩托车。

    驾驶飞炫摩托车,可以飞快的沿着山坡,或冲上山顶,或冲下山坡,过程都十分刺激。而擦着高速车辆驾驶摩托车,则是非常危险的一种体验,由于通过的车辆体积不同,由此产生的气流扰动会经常发生变化,贴近飞行的摩托车经常会被气流冲击得忽上忽下,弄不好会造成摩托车失去控制,撞向行驶的汽车或坠下路旁的山谷。

    如果是在两个方向行驶的车流中间驾驶摩托车,则是更加危险的,简直是走在生死一线。

    而,这恰恰是年轻人们极其热衷的一项举动。甚至不惜违规冒险,也要越雷池一步。

    半空飞行中的四个人都穿着黑色的摩托车服,其中最为显眼的是一个背后插着四面靠旗,头盔面具为京剧脸谱的驾驶者,这显然是仿照京剧武将的装扮,在风的扰动下,四面靠旗扑啦啦的急速抖动着。驾驶者的面具不时变换着脸谱样式,四面靠旗也随之变换着图案。

    此时,“脸谱”正扭过头,和身体左侧的一位同伴进行交流,这位同伴的面具是一种浮雕式的,是当下最新式的款式,可以完全还原佩戴者同期的脸部表情,甚至能再现出一些超出人类所具有的动物面容,此时,“浮雕”展现出的是一副洋洋自得的神情,想必是刚刚他做出了些令他自己很满意的高难度动作。

    二人身后,离得近的一位驾驶者的面具又有所不同,头盔的形状和面具是完全一体的,这样可以变换成雄鹰的头部或者其他动物的模样,此时,他的头盔恰好变换成一只威风凛凛的虎头,虎视眈眈地看着前面的两位同伴。

    最后一位的面具像极了一面镜子,但不好理解的是,即便你凑到镜子面具近前,也无法从面具之中看见自己的身影,这实在让人有些捉摸不透,这个到底是不是一面镜子莫非这个骑者也同样令人难以琢磨吗

    仅从面具的款式看,这几个人的摩托装备都有非常高的水准,不是随便的大陆货可比,当然,玩飞炫摩托车的主,很多人都是有钱的主。

    此时,“脸谱”正在进行一项非常危险的尝试,他正飞行在一辆大型箱式大货车的上方,他开启了摩托车的追踪功能,将摩托车的速度与下方的货车车速同步锁定,又将摩托车的车头逐步压低,将离货车车顶的距离缩短到30公分,摩托车与车顶形成了一个45度的夹角,整个人与车顶平行,然后两手慢慢松开车把,站在了摩托车的踏板上。摩托车的飞翼边缘几乎贴在了货车的车顶上。

    “虎头”发出了一声怪叫,像极了老虎的吼声,原来这个面具还带有拟声的功能。“浮雕”的脸上显现出一副赞许的表情,唯有“镜面”毫无表情,冷静地在一旁观看。

    疾风中,“脸谱”和他的飞炫摩托车就向是固定在了货车顶部,随着货车的行进,起伏,亦步亦趋,宛如钉在车顶一样。

    此时“脸谱”的心情一定好到了极点,因为他正闭着眼睛,脸部上扬,整个人一副沉浸其中的样子,任由背后的靠旗在大风中肆意的煽动。

    京承高速的进京方向,一路都是缓缓的下坡,虽然自动驾驶系统控制着汽车的时速,但很明显,相对于出京方向缓缓上升的路况,进京方向的各种车辆更容易进入高速状态。

    前方是一个大转弯,大货车和各种其他车辆开始沿着高速路扭动着身子,并减缓了速度,毕竟将近200公里的时速,很多大货车又是满载货物,如果不减速,将很难控制行车状态,所以,耳边传来一阵接一阵汽车刹车的巨大摩擦声,很多货车的车身微微一颤,车身微微下俯,像是人们起跳前的下蹲,不多久,又迅速的挺直了身子。

    这些微小的改变对“脸谱”并没有大的影响,摩托车的寻迹功能迅速洞察了被跟随对象的体位变化,并很及时的做出了反应。

    一切都在驾驶者们的掌控之中,再行驶一段距离,他们这次的驾驶活动即将结束了,活动结束后,他们将坐另外的车返回城里,照例找个酒吧庆祝一下,好好放松一下自己,发发一路拍摄的视频,享受一下激情驾驶后收到同好们的热赞,想着都是醉了,所有的人都放松了警惕,而正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最早预感到意外发生的是“浮雕”,他激动的大吼了一声,提醒“脸谱”,因为他看见“脸谱”跟随着大货车前面,另外一辆大货车车身忽地下坠了一下,并迅速的反弹了回来,相比之前的车身变化,这一次的下坠和反弹,之间的间隔极短,但幅度大很多,可如果不是紧盯着观察,几乎会漏掉这一变化。

    前车一定是路过了一个低洼的路面,所以,车身才会有这样一个反馈,而紧邻其后的“面具”跟随的大货车也将驶过这一低洼路面,同样会迅速的下坠和反弹,如果只是轻微的位置变化,对紧紧跟随大货车的“脸谱”的摩托车不会有什么影响,因为“面具”的摩托车车头距离车顶只有十公分距离,迅速而大幅度的反弹超出了飞炫摩托车的反应能力,必然会造成摩托车的车头和货车车顶发生碰撞,这一碰撞必然使摩托车原本保持的平衡态势发生变化,而“脸谱”此时正双手离把,整个人与车顶平行地站在摩托车车上冒险。此刻这样的碰撞,对双手离把的驾驶者而言,显然等同于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