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邱谨仁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赵主任继续说道,我走访住户的时候都了解到了,所以,我说我很看好你们公司的未来发展。

    老年人有养老金可以支付租用机器人的费用,或者由工作的子女承担一部分费用,可你考虑过没有,现在的年轻人如果没有工作,将会是一种什么局面没有工资收入,他们将来就领不到养老金,领不到养老金,他们将来老了,就租用不起你的机器人,你就没有业务,没有业务,你的公司也就很难维持下去,对不对,我说的这些都是实际情况吧

    你现在雇佣一个大学生,就是为你们将来培养一个用户,就是为自己的企业拓展一寸生存的空间。现在政府非常重视年轻人的就业问题,就是从大处着眼,为社会的长远考虑,一个企业要考虑未来的发展规划,一个国家更是如此,如果现在不未雨绸缪,等将来问题爆发了,就要出大麻烦了。

    所以,为了我们自己的将来考虑,尽可能的提供给年轻人就业机会,就是帮助自己,帮助社会,因此,看待这个问题不能只把眼光局限在经济利益上,要更多的考虑到社会的利益,我说的对吧

    更何况,国家现在有专门的政策,鼓励招工企业多招收新的大学毕业生,每招收一名大学生,国家每月补贴企业一万元人民币,大大减少了企业的费用支出,实际上是对用人企业,对大学生,对社会的安定团结,对国家各方面都有利的。

    赵主任不愧是工作多年的基层干部,嘴巴也能说,道理说的是一套一套的。不过,我也不是等闲之辈,既然说不过你,咱还是继续缓兵之计,我说,那这样,等小谢回来,我们两个合计一下,再给您回话,你看行不行

    赵主任说,不用那么麻烦,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做通你的工作,小谢我也很熟,他的工作我来做,现在你只要表个态就好了。

    我苦笑了一下,正在想该不该如何表态的时候,t终端机响了。

    看见电话号码,我心中不由得一阵窃喜,脸上留露的表情连对面的赵主任都觉察到了,不过人家没有动声色。我说:“赵主任,你先坐一下,我去接个电话”。便拿着终端机走出办公室,就在看见电话的一瞬间,我心里已经想好了如何回复赵主任的要求。

    电话是邱谨仁打来的,他是我大学同学,属于死党一级的,虽然毕业多年,但是一直走得很近,无话不说,有空的时候就经常一起出去玩,虽然都是快30的人了,而且人家还是公司的高管,但是还是跟当年上大学时一样,彼此没个正型,嘴上荤素不吝。

    现在的电话来的正是时候,等会儿,我就告诉赵主任,你说的事我原则上不反对,但现在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既然你不走,那我走,所以,没有时间奉陪啦。然后,我立刻叫车开溜,我会跟一声,让他别着急回公司,省得到时候被赵主任缠上,没完没了的耽误工夫。

    我接通了电话,没等邱谨仁开口,就急忙喊道:“你丫怎么搞的,大上班的就来电话,耽误我上班是不是”令我很意外的是,那边回应的语音很低,而且很深沉,完全不是他平时的风格,这让我很是奇怪,不过,我对此倒是不很在乎,反正解决了我现在的棘手问题,

    他说他现在有急事要见我,让我立刻照他给的地址去,不要和任何人说,一副神神秘秘的腔调。

    回办公室,我按想好的说辞向赵主任解释了一下,说明我现在必须立刻走,有急事要办,赵主任虽然十分的不乐意,但是还是起身告辞了,我说要不要我送你一段,反正不过是多输入一个地址的事儿,赵主任说不用了,你有急事,你赶紧去吧,别耽误了,我正好要到附近拜访几家住户,走几步就可以了。

    “改天我请你看话剧,正好我多订了几个位子,其中有几个角色是机器人表演的哦,你要不要试试,看看能不能和真人区分出来”我笑着问,

    “不了,最近工作上太忙,家里照顾不过来,等过了这段时间吧”,赵主任推辞道。

    望着赵主任离去的背影,我喃喃自语道:看来我应该专门开发一款机器人软件,再做个脸模,做个和我一模一样的机器人来专门应付赵主任啊。

    随便电招了一步自动通勤车,坐上车,便将终端机往车的电脑接收器上一靠,将目的地输入,电脑显示目的地,行车距离1950公里,预计15分钟到达。我把座椅放倒,躺好,闭上眼睛,心里琢磨着,京福酒店,他怎么跑到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酒店去了我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怪怪的感觉。

    邱谨仁的状态让我大吃一惊,两天没见,整个跟换了个人似的。原本一个帅气的小伙子萎靡得跟小老头似的,眼里红红的血丝表面他睡眠很不好,很可能彻夜未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要害我”,短短的几个字让我惊呆了。

    “不会吧,谁敢这么做,你可是堂堂绅丽集团公司大老板的公子啊,哦对了,你怎么和我约在这个酒店房间里碰头啊”我环顾四周,凌乱的房间,烟灰缸里满满的香烟头,还有桌子上吃剩的餐盒,都表明似乎哪里出了问题,要知道,平日里,邱总可不是这幅样子,那可是衣着考究,仪态端庄,活脱脱十八七世纪英国贵族的模样,和当下一比,根本是两个人啊。

    “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不会是抽烟岔了气,影响了大脑思维了吧哈哈”

    “哥们儿,咱不开玩笑,行吗”邱谨仁没精打采的说,我只好打住。

    “你说的实在让我无法相信,简直就是开什么太阳的玩笑,你家住山上,家里建的跟堡垒似的,你不是说,没有重武器,一个营的特战部队也攻不进你家的吗你自己出门又有保镖,专车能防大口径子弹,谁能动得了你一根毫毛啊,除非是我们哥儿几个有人要使坏,趁表示你不备,当面黑你一下子,除了身边的人,谁还有这本事啊”我继续表达我的怀疑。

    “确实是身边的人想害我”邱谨仁轻轻的说,

    “是谁”我急忙问,

    “不知道”,

    “那你怎么确信是你身边的人”我追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