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计划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邱谨仁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转身,从身边的一个包里取出透明的塑胶盒,打开终端机的摄像头,聚焦到盒子中,再点亮图像视窗,打开放大器。

    我凑近仔细看了看,原来在塑胶盒底部有几个像黑芝麻的小东西,被高倍放大后,显现出有趣的样子,形状更像一个长了八个触角的椭圆型,身上有一条弧形的浅色斑,看上去象是一个上翘的嘴角,因为恰好在椭圆形的中央,看上去倒是很象是一副笑脸,充满喜感。

    “这是什么”我有些好奇地问,

    “你该听说过独欢草的大名吧”,邱谨仁拿眼瞟着我说,

    我这时才想起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这个名字,不过具体的内容实在想不起来了,只怪自己平时把精力都投在工作上了,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就是看过,也基本都丢脑后了。我用t终端机查一下这个独欢草到底是什么精灵古怪的东西,信息库中头一句话就是:独欢草,非自然物种,个体细小,有剧毒。

    我一惊,心想怎么会有人发明这种东西,当下流行人工非自然筛选物种培育新的植物物种,得益于生物工程学的大力发展,人们通过优化筛选培养很多非自然品种的植物,有的形体远远大于原来的物种,比如有人研发出了重达250公斤的卷心菜;花盘直径达2米的向日葵;

    记得前两年,bj植物园在城南开的新园展出了很多体态巨大的新植物,我们几个要好的哥们儿假期去过一次,那感觉简直是进入了童话世界里的巨人国,人们站在3,4米高的蘑菇下合影留念,在小山一样的南瓜上刻上自己的命字,坐电动升降机到巨竹上的餐厅一边品尝各类巨型蔬菜烹制的菜肴,一边俯瞰植物院里神奇植物。。。。。

    新园里还设置了一个巨人住的房子,里面按照蔬菜的比例重新规划了日用品的尺寸,于是,我们看见了楼房一样高的桌椅,货船一样大的拖鞋,游人像老鼠般穿过老鼠洞一样的入口,从桌子底下穿过,桌子底下则是另一番天地,有素食餐馆,旅游纪念品商店,咖啡馆,博物馆,科技体验馆等等,远处传来阵阵的巨响,据说那是巨人的鼾声,对于参观者而言,这绝对是一次非常难忘的体验。

    除了这类巨型植物,人们还开发培育了很多超小型的植物,比如黄豆大小的仙人球,高不过尺的白桦树,有些甚至要用放大镜才能看见,比如这个独欢草,只不过,相比那些体型巨大的植物,这些小家伙远远不那么吸引眼球。

    除了专业人士以外,多数人连他们的准确名称也叫不出,他们多数是用来提取生物制剂的,也难怪,人们不可能记住所有的新的事务,特别是这些日常生活中难得一见的东西,这个独欢草显然是用来提炼神经类药物的。数据库里并未就它的毒性给于更多的说明,所以,我问邱谨仁这些独欢草是哪儿来的

    邱谨仁叹了一口气,“在我的饭菜里找到的,更准确的说,是在我的呕吐物中发现的”。

    “究竟是怎么回事”

    “还记得上个月,我因为食品中毒住院的那一次吗”

    “当然”,我回应道,“那次可把我们哥几个吓坏了,你那次连胆汁儿都吐出来了”。

    “嗯,那次可是把我害苦了,多谢你们几个的帮助,及时把我送到医院里,不然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邱谨仁似乎又回想起那个痛苦的下午。

    “别这么说,大家都是朋友,帮忙是必须的,再说了,送你去医院也不是什么天大的难事儿”。我很满意自己的回答,

    “可你想过是什么原因吗”

    我愣了一下,这个问题确实是我没有想到的,虽然出院时,我也曾问过邱谨仁,是什么导致了这次上吐下泻,但记得当时邱谨仁只是说是食物中毒,没啥大事儿,所以,当时大家也没有细想,没有料到事情会是这般严重。

    可为什么邱谨仁当初不把真实情况告诉我们呢如果他有顾虑,也可以单独跟我将啊,在我的印象中,我一直互不怀疑的相信,如果说在自己身边找出一个生活幸福,事业成功的实例,那非邱谨仁莫属,可刚刚听闻得这一切,显然太出乎所料了。所以,我着实的愣了半晌,也没有回过味来。

    “为什么”我机械地重复着问题,

    “这也是我想搞清楚的事情,但我需要一个可靠的人帮忙”,邱谨仁灰暗的眼睛里忽然闪耀出一丝光亮,

    “告诉我怎么帮你,放心吧,我一定全力帮助你”,我拍了一下邱谨仁的肩膀,原来叫我来就是这么一回事,我的心里踏实了许多,尽管还有很多疑问缠绕心间。

    “我打算离开一段时间,单独去调查一下,所以,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我需要有人暂时做我的替身,代我做一些事情,以免被人怀疑”。

    我又是一阵脑子短路,“你说啥,做你的替身,可咱俩这身高,这长相,差距有点大吧虽然上学时,有人说咱俩儿长得太像了,跟亲哥俩儿似的,可不用仔细看,也能分出谁是谁啊,找人化个妆骗骗不认识的人还行,让周围的熟人一看,也就是人家打个愣神的工夫,就能知道我是假扮的,对了,这事儿你和你家里人说过吗”

    “我就是不希望周围的人知道这件事,所以,这件事我没有告诉除你之外的任何人,也只有你我才信得过”,邱谨仁慢慢地说。

    “可那也得有操作可能才行啊”,我还是不同意他的计划。

    “这一点你放心吧,没有操作性的计划毫无意义,我当然有办法处理这个问题”。邱谨仁悠悠的说得,“关键的问题是要征得你的同意才行”。

    我实在不知道邱谨仁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做朋友这么多年,本以为已经完全彼此了解了,可现在忽然发现自己对他还是有些不了解,以我对他的了解,邱谨仁并不是城府很深的那种人,相反,倒是有一些直肠子,有话直接了当,不藏着掖着。

    虽然有时候也知道耍点儿小伎俩,骗骗人,但不多久就会把事情挑明,从来没有例外,这也是我比较认可他的方面,虽然工作以后,邱谨仁进入老爸单位,在基层锻炼了几年,逐步从基层提拔到中层,高层,最后担任分公司总经理的职务,坐在经理室时候要端着个架子,可下班以后和哥们儿在一起时,依旧是上学时的老样子,打打闹闹,不像个成人的样子。

    可今天的邱谨仁给我的感觉完全颠覆了原本的印像,难道真是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情,让他有了一个如此大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