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八卦传闻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也就是说,我的脸和邱谨仁的脸至少在外观上真假难辨,而且不是通过人工脸膜伪装而成,究竟是如何做到的,我搜肠刮肚也没有想起任何新闻信息,表明进来有相关的技术可以做到这一点。

    我的客户中,有一些退休的老年人,他们因为年事已高,生活上或不能照料自己,或者因为子女在外工作,无法经常见面,所以,他们在向我租用家政型机器人的时候,很多会要求我将机器人的面部容貌制作成自己子女的模样,再将声线做些调整,加入一些固定的行为模式。

    这样在与这些家政机器人朝夕相处的时候,就仿佛和自己儿女生活在一起,这样的要求我当然会尽力满足,在竞争激烈的家政服务市场,客户的要求就是命令。而只要按照客户的要求,提供了符合他们预期的产品,客户也就跑不了,会成为我们忠实的客户。

    只不过,我们自己在这方面毫无优势,只能将这一业务外包给一个朋友的工作室去完成,既满足了客户的要求,赢得了订单,和朋友的合作也非常满意,其实,朋友的业务量也很大,类似的客户订单也是源源不断,所以,不能简单说是我照顾了他的生意,要是没有人家的帮忙,我的订单保不齐也要丢。

    曾经和搭档过,要是有制作脸膜方面不错的人,我们甚至可以分一些股份给他,三个人一起合伙做,甚至刚毕业的大学生都可以,就算是开始水平不高,但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早晚可以把这一块拿下来。

    哎,那个赵主任怎么就不能找个我们真正需要的人才来。

    虽然还没有完全搞清楚状况,但相比刚刚的懵懵懂懂,现在总算搞清楚了,现在自己就是邱谨仁,哦不,邱谨仁的壳,我是芯,问题是,在这段日子里,包括前两天的所有记忆,我统统都失忆了,丝毫记不起来。莫非被人为抹去了

    这种技术我多少知道一点,只不过印象里多数是国内的几家大医院和研究所能够操作,我不记得广州是不是正好有这么一家。不过,为了让我做他的替身,邱谨仁也是够下功夫的,而这些更加加重了我的好奇。

    但好奇归好奇,再怎么待在屋子里思考也不会有答案,一切还是按照原定的想法走,先洗漱,然后下楼吃个饭,填饱肚子再说,我现在已经感到胃部在抗议了。对,先下楼吃个早饭,这个酒店的早餐应该不错,一会儿边吃东西,边想下一步怎么办吧

    看样子,邱谨仁是不会出现了,这小子一定躲了起来,也没准儿化装成某个人样子,比如,我的脑子里闪过了邱谨仁的舅舅聂超群的模样,那是一个集精明和狡诈于一身的家伙。

    虽然是邱谨仁的舅舅,但邱谨仁很不喜欢这个舅舅,很多次跟我讲起他这个舅舅在公司里是如何的霸道,如何专横,如何欺负人的,是的,聂舅舅,也就是邱谨仁妈妈的哥哥,是坤丽集团公司的财务及投资总监,主管公司的资金往来和投资金融公司,直接管理的子公司有二十多家,涉及的业务就更多了。

    这么说吧,凡是跟资金有关的事情,都归聂舅舅管理,甚至连集团公司的一把手,邱谨仁的老爸,邱承继拿他也没有办法,谁让人家是资金运作高手,公司的重大资金拨付,虽然要邱承继的签字同意,但同样也需要聂舅舅的签字方可生效,加上又是邱大老板的亲戚,做人又比较张扬,所以,聂超群在公司里可是无人敢惹的狠角色,身边自然少不了一群趋炎附势的人,而这些人多数又依靠溜须拍马,讨好聂超群,在公司的人事任免上获得好处,这些人逐渐在公司内部占据了中层管理的地位。

    有喜欢聚拢在聂老舅周围的,自然也有因为与之各见不同,或是对聂大舅行事极为反感的人,他们自然而然的站在了一起,成为了公司内部的另一派,他们当然要依靠邱承继来为他们撑腰了,而邱承继似乎也希望平衡聂超群的势力。如此,一部办公室政治的两套人马集结完毕了。

    两方的明争暗斗便如一部宫斗大戏一样上演了,乃至越争越烈,甚至由台下走上了台面。记得不久前,发生了一件比较有代表性的事件,有人在坤丽集团大楼的大厅里悬挂了一副大尺寸的漫画,画面中,体态臃肿的聂超群头戴皇冠,脸上抹着腮红,左手拿着财务印章,右胳膊搂着公司公关部女部长萧蔓华的细腰,周围环列着几个丑化了的部下们,个子都小小的,一个个点头哈腰的嘴脸。漫画挂在员工进入大楼的必经之处,几乎所有的员工都看见了。

    据邱谨仁说,他当天晚些时候去总裁办公室,正好撞见聂超群在父亲的办公室,脸涨得通红,一脸的不爽,显然是被漫画的事气到不行,而他父亲显然在安慰他,并答应要彻查此事,给他一个交代。

    但查了半天,结果却是没有结果,后来,好像聂超群也没有再提及此事,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当然,这只是双方争斗的一个小插曲,双方彼此的交锋的事迹之多,真可以写一百集连续剧了。

    这里有一个重要的人要讲,那就是邱谨仁的弟弟邱瑾义,邱瑾义是个电脑高手,所以在公司内负责网络安全和相关设备的管理,邱谨仁和舅舅的关系当然不会好,但邱瑾义和聂超群的关系倒还不错,因为,有一次邱谨仁向他弟弟抱怨舅舅的跋扈时,邱瑾义倒是很无所谓的说,你还不知道舅舅,他就是那样的人,跋扈时有点儿,可他毕竟是咱们的舅舅啊。平时家庭聚会,更是经常见到舅舅和邱瑾义谈笑风生,相聚甚欢,邱谨仁自此再也不在弟弟面前说起舅舅的不是了。

    而在漫画事件中,公司内部的安保系统恰好是邱瑾义的管理范围内,对事件做调查,自然要从内部的监控录像入手,但很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公司大堂的内部多个监控设备恰好在事发当天全部出现故障,未能捕捉到漫画张贴的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