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衣帽间的死尸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有人怀疑是公司内部有内应,但当天当值的安保人员都证明自己并未脱岗,定时巡查记录也无懈可击,据一位在控制室内的安保人员回忆,当天监控录像显示一切正常,甚至还拍摄到了巡查人员的影像,凌晨6点,他经过大堂时,那张漫画还没有呢。后来的事情,他也十分不解,反复说这事儿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儿,要说怎么会发生的,只能归为灵异事件了。

    当然,这样的解释是没有人相信的。但因为一切都没有证据,所以,调查进行不下去了。

    这件事中,邱瑾义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邱谨仁也说不清,但对于没有查到任何线索的结果,他还是很满意的。这件事最后就成了公司内部茶余饭后的谈资,渐渐地被人淡忘了。

    我对邱谨仁家里的外戚与嫡亲的争斗不是很感兴趣,毕竟和自己没有太大关系,我和邱谨仁是最要好的哥们儿,除了朋友关系,我公司提供服务的机器人多数是坤丽集团旗下的自动化设备制造公司生产的,而这一块业务并不是邱谨仁主管的。

    所以,在购买价格和交货日期上,邱谨仁也帮不了我什么忙。对我而言,不论坤丽公司内部打成什么样,只要生产线继续开工,按期交付我的订单,于我就没有任何影响。

    只不过,如果这场争斗波及到邱谨仁,并对他的人身安全造成伤害,我一定会站出来,尽我的可能帮助他,这也是为什么我会答应邱谨仁的原因。

    走出洗手间,我想找件穿的衣服,因为身上还是件睡衣,衣橱在房间的门口左侧。

    客厅的地上铺的是一大块木棉花图案的地毯,大朵的木棉花很是好看,踩在软软的地毯上感觉真好,脚的感觉不会骗人的。

    但,在木棉花的花瓣上,我看见了一处暗红色的斑点,紧接着,又发现了一处,随后,在地毯上我发现了更多的斑点,这个发现另我感到一丝不安,这些斑点宛如一群游动的蝌蚪,一直通向衣橱,似乎像是指示标记,指引着我走向衣橱。

    这个酒店房间很大,我估计至少应该是行政套房级别的,因此它有一个独立的衣橱,不,准确的说,应该叫衣帽间,很大,在房间进门的左侧,有一个单独的门进出。而暗红色的斑点一直延伸到衣帽间的门口。

    我的头有点儿大,整个人还没有从刚刚突发的情形下清醒过来,新的发现让我更加难以接受,莫非是血迹那。。。我不敢再往下想下去。

    站在衣帽间门口前,我停留了片刻,定了定神。终于伸手打开了衣帽间的门。

    随着门的打开,衣帽间里照明灯自动亮了起来,就在灯照亮整个衣帽间的一刹那,我清楚地看见了地上的斑斑血迹和血迹的来源一具躺倒在衣柜边上的人体,我极力按捺住狂跳的心,一步步靠近那具人体,用手摸了一下那个人的手腕,冰冷的感觉,毫无生气。

    我条件反射般缩回了手,虽然心里有过准备,但直到亲手触碰到死亡的冰冷时,才意识到真实的可怕。

    这难道就是我,或者说邱谨仁要面对的危险吗

    我心里一片茫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那个尸体的半边脸上满是血迹,几乎掩盖了容貌,还好,依稀可看出模样,男性,大概30岁,下巴上短短的有些胡子茬儿,我仔细辨认了一阵子,确定这个人不是我认识的,和我素无瓜葛。至于和邱谨仁是否有关系,我倒是不清楚了。

    我看了自己的双手,干净得没有一丝伤痕和血迹。所以,这个人应该不是我杀的,但他为何会在这里呢而我却安然的睡在床上,居然没有被惊扰,这简直是匪夷所思啊。

    过了好一阵子,我才慢慢镇定下来,我又检视了尸体一番,尸体在左胸有一处刀伤,半边身子沾满了流出的血,但周围的地上和衣橱上倒是没有多少痕迹,莫非这并不是凶案的现场,而是被人带到了这里,至于为什么我没有听见,则很可能是被人在餐食中动了手脚,以至于对周围发生的事毫无知觉。

    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是为了给我,不,给邱谨仁加上一个杀人嫌疑吗可,稍稍动动脑子便会想到,怎么会将被害者尸体留在自己房间里的那样的话,岂不是天大的傻瓜吗

    可,既然如此,到底是什么人做的,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难道仅仅是为了泼邱谨仁一身脏水亦或又有什么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将尸体翻了过来,尸体的双手是被绳子捆在背后,那个绳子的系法很有意思。

    我走出衣帽间,来到客厅,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短时间里连续经历了这么多变故,让我的精神紧张到了极点。总也集中不了注意力,我知道的只有一点,接下来的一两个小时里,我必须做出决定: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面对这从未经历过的变故,我确实有了一种无助的感觉。

    我知道的是,现在身处广州市的一家五星级大酒店里,邱谨仁在此前曾经参加了一个招标发布会,并成功中标。而之后,也就是昨天,他刚刚和广州市相关部门会晤,难道这死尸就是昨天晚些时候被带到房间里的吗

    如果,我现在打电话报警,告诉他们我的房间里出现了一具死尸,然后告诉他们,人不是我杀的,我只是一觉醒来,发现有一具尸体恰好在我房间的衣帽间里,他们会相信我的说辞吗

    他们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地相信我是无辜的,尽管以坤丽公司的手段,我可以在半天时间被坤丽公司的律师取保候审,离开警局,但然后呢我应该会被要求不能离开广州,以配合警方的调查,直到他们确认,我与此案并无瓜葛为止。这样的话,我会滞留在广州一段时间,任何地方也去不了,我的脑子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莫非这就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为了让我滞留此地,然后我就不能在随后的日子里对他们要做的事情起任何阻碍作用,这样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可,究竟是什么事情,要让他们如此大费周章呢

    我的脑子显然无法胜任这样的思考,无法找出一个可能的解释,所以,我决定去找找线索,看看能否有助于我发现事件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