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严老特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而这次约定的跨平台主题大战首战将在本周五晚七点揭幕,随后将在周六和周日晚上举行第二和第三场主题竞战。

    对于“绿路联盟”的提议,“绿路联盟”的支持者自然是十二分的赞同,纷纷在网上用语言“同赤盟军”,讥笑盟军中反对参战的支持者是懦夫,并积极准备,组成各种战队,要在即将举行的竞战中给盟军的支持者一点颜色看看。

    而“同赤盟军”内部则分成了两派意见,一派认为,这明显是对方的阴谋,试图以此引诱盟军的支持者加入到游戏之中,通过震撼性的体感效果,促使盟军支持者改变态度,支持“绿路联盟”的合并计划;

    另一方则认为,既然双方在网上口水战由来已久,大家光动口有啥意思何不借此机会给对方一个迎头痛击,让他们知道盟军绝不妥协的意志,在精神上给对手一次狠狠的打击。

    我现在听到的就是盟军内部的讨论,很显然,大家的意见都不统一,但很明显,随着竞战时间的临近,越来越多盟军的支持者意识到,与其纠结于是否参加游戏,不如好好的准备一下,在即将到来的游戏中,击败对手,为本方赢得尊重。

    而束手旁观,只会使得本方的力量更加弱小,双方的实力对比更加悬殊,此前的网上统计数据已经表明,加入“绿路联盟”一方的人数已经达到了八千多万,而“同赤盟军”一方,目前只有约七百多万人,双方的人数相差太大。

    因此,已经有很多盟军的支持者呼吁大家以大局为重,放下争执,积极准备参加到竞战当中来。

    我看了看正在专心聆听讨论的黑人司机,问道:“你是不是支持联军”黑人司机点了点头,用力拍了拍胸脯,又挑起大拇指比划了一下。

    我觉得有点儿好笑,本来国内体游公司的内斗,结果搅得玩游戏的一并发疯,不光国内的游戏玩家发疯,连在国内的外国人也掺和进来。

    “那你会加入这次跨平台域界大战吗”我又问,

    “当然,这是我的职责”,黑人很严肃的说,脸上的表情也跟着严肃起来。

    我几乎要笑了出来,但看着黑人脸上严肃的表情,我强忍住,没有笑出来。

    “怎么称呼您”我问道,

    “哦,我叫黎安”,黑人伸出了手,我们握了握手,“我明晚会参加第17关臻境城堡的保卫战”。黎安说道。

    我点点头,向黎安做出一个胜利的手势,“那祝你们好运,打败绿路联盟”。

    黎安显得很兴奋,一路上开始开始兴高采烈的向我讲述对这次游戏的看法,讲他的亲朋好友在他的鼓动下,也会来和他一起并肩作战,讲的同伴谁和谁力气有多大,只要他们几个联起手来,一定能把敌人干翻,云云。

    快到目的地时,黎安甚至要退回我的车钱,被我婉拒了。

    车子很快到了约定的地点,原来是一处茶楼,周围虽不如城里的商业区繁华热闹,环境倒还不错,街道整洁,临街的店面多为复古设计,茶楼正好在街道一角,古朴之间却有着卓然不凡的品位,看来严老特做了个很好的选择。

    转身和黎安道别,并告诉他,如果我有时间一定会去现场看他们作战的,然后我推开了茶楼的大门。

    待进得门,迎面便走来一位端庄的女服务员,还没等我开口,女服务员便问:“请问是邱先生吗”我点点头,“请随我来”,女服务员转身领着我沿着楼梯上了2楼,推开了一间包间的门,示意我进去,然后对我说,“严先生让我告诉您,他一会儿就到”。

    我谢过了服务员,她退了出去,轻轻地把门掩上。我看了看四周,这是一间仿照宋代茶室的规制装饰的房间,地上铺的是细密的席子,中间放着一张古朴的茶桌,周围放着两付倚靠,供不适应跪姿或席地而坐的茶客用的。

    茶室的两面侧墙上分别挂着两幅对子,字体飘逸,看似出自名家之手。

    对着门的一面墙上,是两扇不大不小的木制对开窗,比较奇特的是,窗前摆放了一个大的木制展示架,架子上放着许多形态各异的佛造像,或闭目凝神潜心修炼,或四肢舒展动态十足的。。。,只是此时此刻,这些造像给我的感觉多少有些不那么舒服。尤其中间位置那个体型较大的佛像,怎么都感觉像是一个判官一样审视着我。

    这时,门开了,刚才那位女服务员端着茶水和几样小点心走了进来,把几样茶点放在了茶桌上,并倒上茶水,我喝了一口,问道:“这时什么茶”

    “六安瓜片,先生”,女服务员答道,“是严先生要求的”。

    我点了点头,女服务员退了出去。

    想不到这个严老特依然记得邱瑾仁的饮茶喜好,也那怪,班里的同学给他起的这个外号可不是白叫的。

    我坐下来,赶紧就着茶吃了几口点心,肚子真是饿了。

    这时候,门被推开了,只见严老特手里夹着挎包走了进来,瞧见我,鼻子里“哼”了一声,大喇喇的在我对面坐定,也不说话,从包里拿出一包烟,点燃了一支,放在嘴里吸了一口,然后,慢慢地从嘴里吐出一股蓝蓝的烟雾,这才开口说道:“我说今天早上怎么一出门就听到喜鹊在叫,感情是要有贵人光临”,说着,拿眼斜了我一眼,继续说道:“这贵人能百忙之中,从日理万机的繁忙中抽出时间,来看我这旧时的老同学,真是让我感动到哭啊”。

    我打断了他,说道:“我怎么敢忘记了你这个老同学呢,前两天工作太忙,顾不上,里里外外都是要操心的事儿,也没来得及跟你联系。现在事情全忙完了,这不,我不是马上登门拜访你来了,哦,对了,这个茶馆该不是你的产业吧”

    “呵呵”,严老特笑了笑,没有否认。

    “想不到老严本职工作之余,还有此闲暇,打理一家茶馆”,我说,

    “哪里,主要是方便工作,平时和客户见面谈业务,喝茶应酬比较多,后来干脆就自己开了一家,有客户来就在这里喝茶聊天,图个方便自在”,严老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