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突然的转折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我心里在想,如何将自己的遭遇讲给严老特听,如何向他证明我说的一切。便问道:“老严啊,记得你当年有写侦探的爱好,好像还有在网上发表了,不知最近有什么作品吗”

    “哦,别提了,自从上了班,就很难有自己的时间了,别说写作,赶上忙的时候,连睡觉时间都不够,哪还有工夫写什么了,现在谁还看,尤其是那些长篇大部头的作品,你就是给人家当场念着听,人家都没空搭理你”,严老特一脸无奈的说。

    “想不到老严业务这么繁忙,这生意量一定很大吧”我问,

    “哪里,再大也大不过你啊,邱大经理”。严老特吐出一口烟,“对了,你这次来有什么事儿吧刚才你打车的时候。。。”严老特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我知道,进入主题的时候来了。

    我沉吟了片刻,脸上也严肃起来,我知道,要说服严老特相信我身上发生的这一切,是很难的,因为,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我也不会相信这一切。

    我压低了声音,开始讲述在酒店内发现的死尸,当然,我是以邱瑾仁的身份讲的,现在还没有到讲述更多事件内容的时刻,我一边讲,一边注意观察严老特的表情,刚刚还懒懒散散,一脸揶揄神情的严老特脸上忽的专注了起来,眼帘低垂,看着茶盘,手里拿着香烟,在烟灰缸边沿上来回摆弄,听我讲完,便将烟头摁灭,拿起夹包,对我说:“走,咱们一起看看去”。

    我连忙摆手,跟他解释了我为什么不能去的原因,我担心自己到那里就无法脱身了。严老特听了点点头,说“好吧,你在这里等我消息,我去去就回”。

    我叮嘱他说“记住,千万不要报警,不然我会有麻烦的”。严老特思考了片刻,说:好吧,你放心,这事儿交给我吧,对了,你在哪个房间”

    “好像是808”,我回答到,

    “哦,是那个套间”,严老特说完,转身出了门。

    我终于舒了一口气,神经也慢慢放松下来,从早上起床开始,自己就被一个接一个意外惊到了,我庆幸自己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应变方法,不然现在已无法脱身。

    可我心里明白,现在只不过是临时地逃离了现场,但问题并没有真正的解决,所以,我面临的依然是难解的困局。

    严老特能是帮我解决困局的那个人吗我脑子里胡思乱想着,门又被推开了,那个女服务员走了进来,这一回,她带来了一份烧鹅饭套餐,原来时间已经是中午了。

    我很快吃完了饭,心里在估算着时间,严老特现在应该在房间里,面对着那具尸体在仔细的勘察,真是难为他了,吃午饭的时间,估计严老特中午是没有什么胃口了。

    本想给小谢打个电话,告诉他我最近不能上班,让他费心坚持一下,顺便交代一些公司里近期要做的事情,委托小谢去打理,但一来没有带终端机,二来就自己现在这口音,任谁也不会相信是徐子恒,恐怕小谢一定会误以为是什么人恶作剧了。哎,管不了这么多了,先渡过眼前这个难关吧。

    门被轻轻拉开了,严老特闪身从门外走了进来,低着头没有说话,默默的脱了鞋,做到桌子的对面,从怀里掏出一包烟,又掏出打火机,点着了烟,慢慢的吸了一口,完全不理会对面坐着的一脸着急的我,这着实让我有些困惑,“怎么样,你进到屋里了吗”。听到我的发问,严老特才抬起头,脸上显然出一副让我琢磨不透表情,目光穿过浓浓的烟雾投射在我身上,缓缓的说:

    “没有”

    “什么没有”

    “没有你说的那个”

    我有些犯晕,不仅仅是因为严老特回答的内容,更因为他的反应实在令我感到费解,本该是破天惊的撼雷,却化作一片春风夏雨般的宁静,莫非他根本就没有进到房间

    “你不会没有进去吧”我试探着问,

    “进去了,可是,没有”,严老特故意提高了调门,象是故意在作弄我,把话说的一断一断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不能一句话说利落了”我的话语中多少透着股怒气。

    严老特没有接我的话茬儿,伸出手,用食指在身前的茶案上敲了两下,我知道,这似乎是在启动感应式计算机。

    果不其然,随着食指的敲击,本来空无一物的茶案上出现了一个闪烁的红色亮点,紧接着,一块键盘的影像投射到了桌面上,严老特用两只手在桌面上快速的敲击着虚拟键盘,随着不断的敲击,投射到桌面的图案也不断变化着。

    在输入了一串密码之后,茶案上随即显现出一个3d的视频,因为是3d影像,所以,虽然我坐在严老特的对面,和严老特的位置相反,但是我仍然能清晰的看见视频,尽管图像是相反的,视频一开头就拍摄了一个门牌号:8808,正是我的那个房间的号码,视频下角的注释显示了拍摄的时间和地理坐标,应该不会错了。

    紧接着画面视角向下,拍摄到一只手拿着门禁卡,打开了房门,看上去应该是严的手,右手开的门,而左手在拍摄。

    进了门以后,严老特特意在门口处停留了片刻,然后慢慢进入了房间,镜头在客厅内逐一扫视,很快便朝着衣帽间寻去,而随后播出的画面则让我大吃一惊,画面在衣帽间的外面停顿了一会儿,我估计严老特在做心理准备,毕竟要马上面对一具死人的尸体,就算严老特这样的非人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而衣帽间门被打开,感应灯闪亮的那一刹那,我几乎叫了起来:没有真的如严老特说的那样:没有

    尸体不见了。

    画面开始上下摇动,我看见严老特的手在拨开衣物和衣架,找寻每一个角落,但很显然,偌大的一具尸体是不会有了。镜头向下开始拍摄地毯,一路拍摄到了洗手间,但地毯上很干净,什么血迹也没有,洗手间内的地板上也没有任何痕迹,奇迹就这样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