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云上斋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趁此机会,我也仔细整理了一下行李,早上走得匆忙,没有仔细翻看邱谨仁的行李,只拿了几件衬衣和内裤,鞋只是脚上穿的那双。而实际上从衣帽间里放的衣物,鞋子看,邱谨仁可是带了很多的,足够穿一个星期不重样的了。

    这也符合他本人的风格,平时就比较注重仪表,一直是我们同学里现实的贵族样板。尤其是上大学时他很喜欢穿的各类西装,这在我们眼里,简直就是政客和老古董才会穿的服装,所以,开玩笑时就又多了一项打趣的内容,“呦,邱爵士,今天穿这么隆重,莫非是要参加爵位加封典礼”,每每这个时候,邱谨仁就一脸的不屑状,“你们这帮子土包子,懂什么”

    毕业后,邱谨仁到父亲公司上班,依然西服革履,道貌岸然,一副我行我素的架势。

    外面的客厅里,严老特似乎在翻腾什么东西,弄出了些声响,我走出卧室,看见严老特正将几个旅行箱从储藏间捣鼓了出来,脸上一副凝重的神情。

    “怎么了”,我不解的问到。

    “你自己的东西你没有留意过吗”严老特没有抬头,眼睛扫寻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被严老特的举动彻底搞晕了。

    “你没发现自己的行李箱少了一个吗”严老特又是一副讥讽的表情,

    我没有再问下去,因为我根本不清楚邱瑾仁到底带了几个行李箱,而严老特发现了少了其中的一只。

    检查过房屋里其他角落以后,严老特打开了客厅的“立可视”,输入密码,打开了刚才在茶馆播放的视频。

    立刻,一段3d视频投射在客厅中央,正是酒店前台办理入住的一段影像记录,视频里,邱瑾仁一行正在办理入住手续,他们身后是他们的行李箱,陆续地由行李房的机器搬运工从车上搬了进来,其中有一个大尺寸的行李箱尤为显眼。视频中这个大行李箱最后被机器搬运工送到了我的房间,整个过程就像发生在眼前一样,那个大行李箱正好从我和严老特面前被运到电梯口,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摸到一样。

    可这个箱子并没有在房间里,显然,严老特说的一定就是这个行李箱。

    “可能他们把它移到其他人的房间了”我说,

    严老特没有说话,只是把镜头切换到我房间外,然后快速的播放视频,视频里的一切在快速的运动着,来往的客人和酒店员工快速地进入视野,又快速地离开了。

    我看见了邱瑾仁几次进出房间的镜头,但视频里没有出现这只行李箱的影子,它太大了,大到可以装下一个成年人,应该是装运机器人的那种,可这样的箱子为什么会放到邱瑾仁的房间里呢我想不通,估计严老特也想不通。

    “再往后看看”,我说到。

    严老特没有说话,视频在不断快速切换和播放着,眼见到了今天上午“我”从房间里出来,后来,又是严老特进入房间,又出了房间,可就是没有看见这只大行李箱从房间里搬出来过。

    “你进来的时候,看见这个行李箱了吗”我问道,

    严老特摇了摇头,没有做声。

    “奇了怪了”,我不禁说到,“难道这么大个的行李箱自己凭空就不见了”简直是挑战人的想象力。

    严老特还是没有说话,一脸严肃的站在那里,足足过了半晌,才悠悠的说了一句:“莫非真是见鬼了”

    五点五十分,我和严老特下到了酒店大堂,虽然心里有事,但脸上还是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广州坤丽的黄经理以及坤丽总公司的几个同事已经在那里等了,见我们下来,立刻过来打招呼,两部商务车已经停在酒店的门前,地址早就输入到了车上电脑里,一行人坐车直奔餐馆。

    餐馆离的不是很远,很快就开到了,老远就看见了餐馆的名字:云上斋,被光影打出了3d造型在半空中慢慢飘飘荡荡,另人有些想不到的是餐馆居然在地下,实在令人跌了回眼镜,门里的景象更是令人惊讶,到处是浓浓的云雾,无法看见餐馆内部的景象。

    在前台美女服务员的引领下,我们一行十多人,站在一摆渡平台上缓缓向下滑行,很快我们就被浓浓的云雾包裹起来,目力所及,只能看见极近处同伴的身影,但面容却一点也无法分辨,更不用说看清周围的环境了。

    忽然前面的景象豁然开朗,摆渡平台到了一处大厅,原本缠绕四周的云雾降到了膝盖的高度,整个人仿佛一下解脱出来一般,人也感觉清爽许多。我看了看四周,严老特和几个同事还有广州公司的黄经理都在,很多人不禁对餐馆的环境设置大加赞叹,一个劲的说没有想到,从表情看,黄经理的脸上很是得意,对我说:“怎么样这个地方您还满意吧”

    我点了点头,又疑惑不解的问道,难道这里就是餐厅怎么这么空空荡荡的看不见一桌吃饭的”听了我的疑问,黄经理笑了,忽然向远处挥挥手,我看见远处忽然站起来两个人,正疾步走了过来,定睛一看,原来是黎经理和经理助理阮小姐,看来他们是先到一步在此等候了。

    黎经理上前和我们握了握手,简单的寒暄了几句,然后问我是不是现在可以开饭了,我看了看四周,一片云雾啊,就是要吃也得有桌椅碗筷吧,这空荡荡的大厅,怎么吃啊

    黎经理看出了我的疑问,便示意服务生开始,服务生立刻举手做了个手势,少许,便看见大厅的一角,一块悬挂的纱帐款款飘了过来,紧接着又是一块纱帐,。。。前后有近二十多块纱帐鱼贯而来,在我们不远处围起来一个里外三层的空间,从外面看不清内部的细节,只能隐隐约约看个大概。

    我们从纱帐留下的一个入口进入这个纱帐围成的小包间,发现里面已经有了桌子和椅子,细看之下,居然是从地板上升起来的。

    果然是不同一般的餐厅,连吃饭的场地都是如此不同。按照次序坐定,大家刚刚聊了几句,无非是赞扬黎经理选择了这么有意思的餐厅,和对餐馆下的心思表示叹服,正当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热烈讨论的时候,就看见远处的穹顶之上,飞来了几个长袖飘飘的古装侍女,手里端着冷菜和酒水饮料,在空中宛如仙女一般,原来这纱帘还有这样的好处,从外面看不清里面,而里面到是能看清楚外面的情况。

    待那几个仙女飞到了近前,便由高处围绕纱帐慢慢盘旋而下,由入口处鱼贯而入,将菜品和酒水摆放齐整,每个仙女都异常漂亮,看得大家都呆在座位上,完全忘记了吃饭这回事,同事小林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其中一个侍女,嘴巴差点流出哈喇子。

    我这才想到,这些飞天的仙女应该都是机器人,由极细的钢丝吊在空中“飞行”,待到了地面,再脱去钢丝,上完菜,估计又会挂上钢丝飞腾而去,果不其然,这些侍女上完菜后,又鱼贯而出围着纱帐“包间”转了一圈后,又飞了起来,顺着原路飞了回去。

    前面的仙女刚走,紧接着又有一群古装仙女飞来,这回是上热菜了,如此走马灯般很快就将饭菜上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