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倪大师的飞行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黎经理听了,忽然沉默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摇了摇头,我只好作罢。

    “还有一个问题,广州哪一家机构在做记忆移植比较好”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黎经理转过身,望着我,眼神里似乎有一些疑惑,“不光广州,全国类似的业务已经全面停止了两个多月了,邱经理难道没有听说过吗”

    “哦,这样啊,我确实这方面没有关注过”,我连忙给自己做解释,心中的疑团却更加浓重。

    我们被黎经理他们送回了酒店,和黎经理告别以后,我拽住了严老特,也没有搭理其他人,直接回到了8808号房间,一进屋,我们立刻又进行了一番巡视,房间内的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几个行李箱依然躺在客厅的地毯上。

    我和严老特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心照不宣的在房间内依次查看了一番。

    刚才吃饭的时候,除了必要的寒暄,严老特基本上没有怎么和别人交流,大家都在谈论餐馆的奇妙设计的时候,严老特也是一言不发,我知道,他的脑子里一定在琢磨那只不翼而飞的行李箱。

    而我现在倒是觉得轻松了许多,毕竟原本难解的困境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相比之下,丢了一个行李箱根本不是什么大事,谁让我是个领导呢

    人在长时间的重压下,忽然被卸掉负荷,总是难免会忘形的,我不禁轻松地哼起了歌,严老特白了我一眼,似乎有些不满。

    “也许是倪见行大师把行李箱变没了”,我试着用开玩笑的方式让严老特放松下来。

    不知是否是玩笑起了作用,严老特终于笑了笑,不再苦着脸在那里冥思苦想了。

    “还记得倪大师当年表演的凌空飞渡吗”我趁机转移话题,

    “呵呵,那是当然,我还记得他双手平展,仰着脸,微闭双目的神情。摄像机从右下方跟拍他御风飞行的镜头,当阳光照在他头顶上,他浑身被金光包裹的那一刻,我简直看呆了”。

    严老特的神情仿佛也回到了过去,在重温当年见证奇迹的那一刻。

    那一年我们还是品言大学大二的学生,作为当年最为轰动的社会事件之一,倪见行的飞行魔术表演最为令人记忆深刻。在表演结束后的整整一个月里,人们都在谈论这件事。

    不论是飞行距离还是高度,那次飞行都创造了一个新的记录,以至于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挑战者敢于望其项背。飞行从当年建成的bj最高建筑1610米高的“九霄”大厦的三分之二处开始,飞到距离东四环外的梨天广场,飞行距离135公里。

    倪见行不穿任何飞行助力设备,仅穿着标示背心和贴身衣物完成了全部飞行。

    这个成为了表演结束后的热议话题,很多人对此持怀疑态度,因为没有任何飞行工具的前提下,人是无法完成这么长距离的飞行的,即使是依靠滑行和风力等外部因素,也是无法完成这样的飞行的。

    很多人给了各种各样的猜测,有人说有一家媒体配合他的飞行,用其伴飞的设备加上极细的钢丝悬挂住倪见行,使他完成了飞行,反对者对此观点不屑一顾,一通狂批打得发言者屁滚尿流。

    也有人说,应该是有人在地面上设置了反动力装置,使倪可以在空中飞行,又不被发现,但反对者认为,如果地面真有反动力装置配合,那么一定会被地面上观看的人们发现,尤其是飞跃广场时,地面人头攒动,反动力设备根本无法穿过。其他的假设和猜想无一例外,都无法给出令人信服的解释。

    与此前所有的飞行表演不同,飞行全程是由穿着飞翔背心的摄影记者和多家媒体的飞行摄像机伴飞,全程拍摄和监控的。所以,作弊且不被发现是很难的,但,任何合理的猜测都无法解释飞行是如何做到的,好事的记者从倪的助手那里并没有得到一丝一毫有价值的东西,倪见行本人对此是三缄其口,直到今天也没有解密。

    和大众热烈讨论相反的是,魔术圈内的人士倒是一片沉默,即使面对传媒记者的采访和提问,魔术师们一致选择了闭口不言,不回答任何相关的问题,后来终于有一位魔术师在记者的百般追问下,见躲闪不开,无可奈何之下,说了一句让很多人不解的话,他说:“我不认为这是魔术,所有,我无法回答你们的问题”。

    不是魔术,难道是妖术人们感到大惑不解,难道就没有人能给出科学的解释吗于是,大家的目光投向了物理学专家,丢下了这些可怜的魔术师,不再为难他们了。

    对于魔术师的反应,有人打趣说,倪大师的水平超越同行们太多了,这些魔术师连一点门道也看不出来,自然成为人们取消的对象,而此时若是哪个不知厉害的魔术师敢轻易下结论,一定会更加被人瞧不起,所以最安全稳妥的办法,就是只能闭上嘴,不发表任何观点,以免自找麻烦,惹火上身了。

    而被人们寄予热望的科学家们也没有能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当年大学物理系的一位教授曾经专门撰文,指出了此次飞行事件中不符合物理原理的诸多细节,但飞行表演是在无数人的现场和同步转播中,圆满完成的,人们自然不满这种毫不解决问题的文章,这位教授被淹没在一片嘲讽和批评的声浪中。

    讨论持续了整整一个多月,虽然后来又陆陆续续被人们提及,但正如我所说的那样,没有结果。

    倪大师后来还表演过很多惊世骇俗的魔术表演,也依然无法用常理做出合理的解释,但相比之下,还是这次飞行表演给我留下的印象更深。

    所以,当尸体离奇失踪,偌大的行李箱不翼而飞这种古怪的事件发生,又怎么能不让我想起倪大师当年的种种匪夷所思的魔术呢这世界上如果还有什么可以解释今天发生的无法解释的现象,那只有把这种神奇不可思议的事情归咎于倪大师所为,才是唯一可以接受的答案。

    至于倪大师是不是真的参与其中,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