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不速之客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罗石红则是我们大学的同学,经常一起胡闹的玩伴,他父亲也是晏文苏父亲和邱承继的大学同学。

    安德森太太则是邱家的女管家,爱尔兰人,爱丁堡大学毕业,据说是和先生离婚了,带着儿子到中国找机会。后来不知怎么找到了邱家,干起了管家的活儿。

    在很多人纷纷雇佣机器人打理繁琐的家务时,邱家却雇佣了一个真人来当管家,也真是让人看不懂,不过,这个至少说明,人家雇得起。

    我答应着,想着从邱承继的口中是得不到更多的信息了,便站起身向邱承继告退。

    “对了,听说昨天你出门没有带t机,你的同事们找了你好一阵”,邱承继忽然问道,

    “哦,是的,我在广州有一个大学同学,本来没想见面,昨天临时来了个电话,说既然来了,那就见个面吧,临出门走得匆忙,忘记带上t机了”,我连忙答道。

    “好吧,下回注意,你现在是一个部门的主管了,凡事都要考虑周全,不要因为疏忽,造成不必要的麻烦”,邱承继说道。

    我答应着,转身离开了董事长办公室。

    邱瑾仁的办公室在11楼,我进入电梯,电梯自动识别出我的身份,并且从系统内查出我被召唤到总裁办公室,直接设置了到达的楼层。

    很快电梯就就到了11层。

    一出电梯,我就看见华小姐,我经常到邱瑾仁的办公室,自然认识作为邱的秘书的华小姐,平日里斯斯文文的她,今天看上去一脸的焦虑。

    我正感觉纳闷,华小姐已经走上前来,在我耳边压低声音说:“那两个人又来了”。

    “哪两个人”我有些疑惑。

    “就是您出差前找上门来的那两个人啊,长得那叫一个凶神恶煞的,好像一个叫霍如刚,一个叫寸进心”。华小姐的语气有些颤抖。

    “好的,谢谢你,放心吧,我现在就去会会这两个人”,我安慰着华小姐,迈步向办公室走去。

    虽然有了华小姐的提醒,但当我进入办公室的那一刹那,我还是被眼前的所见惊到了。

    只见邱瑾仁的位子上坐着一个身材巨大的人,巨大到难以找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简直不敢相信有人能长成这样魁伟的身材,这个人看上去有四十多岁,留着极短的寸头,头发白了很多,黑灰色的脸,狮鼻阔口,身上穿着一件藏青色带竖纹的西服,让他的身材显得更加魁梧,西服内是一件黄绿色的t恤,让我不由得想起动物世界里的银背大猩猩。

    此时,大猩猩正叼着一根长长的雪茄烟,吞云吐雾,房间里一股子臭臭的雪茄烟味道,闻起来,让人一阵阵作呕。

    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堂堂坤丽公司怎么会让这样无理的人闯入,还堂而皇之地坐在分公司主管的位置上,在禁止吸烟的室内若无其事的抽着烟,居然没有人管,真是怪事。

    看见我进来,大猩猩丝毫没有从座位上起来的意思,反而一副嘲弄的表情看着我,仿佛我就是那逃不出如来佛掌心的孙猴子,而他便是那玩弄孙猴子于掌心的如来佛。

    随着一声冷笑,大猩猩终于开口了,“想不到吧,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顿了顿,大猩猩夹着雪茄又在嘴里嘬了两口,随即,嘴里喷出一股淡淡的蓝色烟雾。

    “我上回就说了,这件事躲是躲不过去的,不论你跑到天涯海角,这件事还是要有个交代的”。大猩猩声若洪钟,震得办公室里嗡嗡作响,说完这句话,大猩猩用满是血丝的眼球翻了我一眼。

    “虽然,邱公子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大猩猩语气忽然加重了很多,“但是,在这件事上,你只有配合我们,按我们的要求去做,才能够彻底与这件事脱开干系,任何抱着侥幸心里,企图用骗人的小伎俩逃脱惩处,都是不会得逞的”。大猩猩的眼睛瞪着我,仿佛就要一口把我吞掉。

    我心里忽然想到,难道这就是邱瑾仁说过的,有人要加害于他的那件事吗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你能不能把事情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忍不住问,

    “哼”,大猩猩鼻子里哼了一声,“邱公子,现在都到了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装傻充愣”大猩猩看着我,眼里透着讥讽和不屑。

    “我们今天来,就是为了提醒你,到最后期限还有三天,请邱公子千万不要忘记了哦,我们对你可算是仁至义尽,对得起你了,下面怎么办,邱公子要想明白哦,不要到了一切无可挽回的时候,那时候,可不要怪我们不够意思哦”,大猩猩冷笑着。

    “我们”我心里一动,转过身,巡视四周,这才发现原来身后站着一个一身黑衣的年轻人,瘦高的个子,苍白的脸色,左脸上还有一道骇人的伤疤,他正双手揣在兜里,,一双褐色的眼睛,冷冷的盯视着我。

    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这个家伙虽然没有那个大猩猩魁梧,但是面相却更加的凶恶,更像一只饿狼,一双闪烁着逼人寒光的眼睛死死盯着将要入口的猎物。

    这时,大猩猩已经站起身,迈着水桶一般的粗腿,像一座山般移动到我的跟前,口里说道:“好漂亮的办公室啊,只不过,很可惜”,话音未落,冷不丁,一个如足球般大小的拳头忽然闪现在我眼前,大猩猩得意的狂笑,似乎对自己的身手很是满意,他在我眼前使劲晃了晃拳头,晃动中,我看见了那只握成拳头的手的小拇指上,套着一只大号的戒指,似乎在哪里见过,但一时想不起来。

    “跟我玩,你还嫩了点儿”。大猩猩一脸的鄙夷,“你叔我当年叱咤拳击场的时候,你小子还穿开裆裤玩泥巴呢吧哈哈哈”。大猩猩又咧开大嘴放肆地狂笑着,笑声在空气中回荡,嗡嗡作响,震得窗户直响。

    听到这里,我忽然想起大猩猩是谁了,曾经在网上看多过历年自由搏击冠军的专文介绍,好像有这么一个人,名字也想起来了,就叫霍什么刚,记得文章中对他的描述是力大拳猛,经常开局不久就将对手击倒在地,最快的一次,曾经开场不到20秒,就一拳打得对手直接倒地昏迷不醒。

    连续三年独霸自由搏击110公斤级全国总冠军,后来的情况,文章没有更多的介绍,不知道这个霍如刚现在的情况,不过看眼前的情况,应该不是什么好货色,八成是混社会的,实在想不通,邱瑾仁怎么会和这样的人有牵连。

    霍如刚用手指指着我的脸,一字一顿,恶狠狠地说:“你给我记好了,三天之后,我要的东西,你给我准备好,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够意思了”,说完,又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叼着雪茄,一转身走出了房间,那个饿狼般的寸进心随即跟了出去。

    待这两个凶神恶煞走了以后,我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邱瑾仁为何会惹上这样的人霍如刚要的东西是什么这个和邱瑾仁所说的那件事是不是有直接联系,我的脑子里一阵阵的发紧,想不出头绪来。

    能解答这一切的,只有邱瑾仁本人,但邱瑾仁现在到底在哪里我现在真的开始恨邱瑾仁了。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华小姐推门进来,我才从胡思乱想中摆脱出来。我坐在办公椅上,半天无语。

    这时只听见华小姐压低的声音:“邱总,有人找您”。

    我猛地坐直了身子,用眼睛盯着华小姐,问:“是谁”

    华小姐被吓了一跳,不光华小姐,连我自己也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跳。看来自己被刚才那两只恶鬼吓得不善。

    华小姐定了定神,从兜里掏出一张密封了的纸条递给我,我翻开纸条,只见纸上歪歪扭扭的写着:下楼,马路对面,西行200米,聚兴茶楼,二层,不要打我电话,落款极为潦草,我辨认了半天,才隐约看出有一个“汪”字。

    我问华小姐:“这是谁送来的”

    华小姐:“刚刚有个穿着消防服的人进来,跟我说:把这个给你们邱经理,就说有人要见他,说完,没等我追问他是谁,就匆忙跑出门去了”。

    “看清楚长相了吗”我急忙问道,

    “没有,那个人带着低沿帽,头低低的,看不到脸”。华,

    “那有没有查过监控,看看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我问,

    “我马上去查”,华小姐答应着,转身走了出去。

    没过多久,华小姐就回来了。

    “刚刚查过监控了,这个人是从地下停车库进入大楼,然后走楼梯上到这层的,但所有录像都没有录到这个人的正脸”。华,

    “所以,无法看到这个人的长相,对吗”我问道,

    “是的,不过,我们可以估算出了他的身高,174米左右”,华道,“从他选择的路径看,应该是对咱们大楼非常熟悉的人”。

    “不错,你说的对”,我很同意华小姐的看法,“但,你怎么解释他穿的消防服”我问华小姐,

    “哦,这个我查询了行政部,他们说今天又一个和消防中队联合举行的消防演习,那个人应该是偷偷溜进地下停车库,并从停在那里的消防车上偷了一套消防服,穿上以后爬楼梯上到11层”。

    “嗯”,我点了点头,“应该就是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