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汪侦探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华小姐走后,我在终端机上找到了那个聚兴茶楼,然后转身来到窗边,朝着终端机给出的方向看,从得到的信息看,这个茶楼离我现在所在的位置并不远,正常速度,有个7,8分钟就能走到,但,我心中考虑的是要不要去的问题,在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地方与一个陌生人见面,是不是会给我带来不可预测的风险特别是不久前刚刚见到的两个凶神恶煞般的家伙,更让我感到自己面临的凶险已远远超过自己原来的想象。

    忽然,一个念头划过脑际,正是这个念头让我立刻做出了决定。

    我摘下终端机,放到办公桌上,急忙出了办公室,离开前,特地跟华小姐打了个招呼,让她尽量替我打个掩护,说完,我便走出办公室,搭电梯下到一层,再穿过大堂,出了大门,径直朝茶馆方向走去。

    如果此前我还在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那么现在我更在乎的是,找出事件的真相,而这个神秘出现的人恰好是我需要的线索,找到他,或许可以帮我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不再如坠入迷雾般的混混沌沌,为此,冒一点点风险也是值得的。

    聚兴茶楼在一个转角处,在一栋大楼的二层,一层是一家体感式式游戏厅,门口有不少等候的人,总有人进进出出,从窗户看见去,至少有几十个各色大圆球分布其中,有的缓慢转动着,有的正激烈的抖动着,不用问,游戏正在激烈进行中,从游戏厅大门外侧的一个楼梯上去,就到了聚兴茶楼。

    茶楼里的人不多,只有三四个茶客,与楼下形成了鲜明对比,我环视了一圈,想努力分辨出哪个是我要见到的那个人。

    坐在里面的一个胖子引起了我的注意,很显然这个人刚刚进行了一场大运动量的活动,而且还是刚到不久,他正一边急急地擦着头上的汗,一边和茶保说着什么,我向那个人走过去,

    茶保转身去准备茶饮的时候,我直接坐到了那个人的对面。直视着他,并仔细留意他的反应。

    很显然,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待茶保走远,这个人压低了声音对我说,“我到的时候,正好看见霍如刚他们的车在楼下,我怕和他们撞见,就特意等了一会儿,等他们坐车离开了,我再上的楼”。

    我问“那你什么时候到的”

    “两点差一刻吧”,那个人回答道,

    我现在有时间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这是一个样子很普通的人,身材微胖,留着分头,眼睛只剩下细细的一道缝,但眼神中流露出的,心里寻思怎么说,才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因为依稀知道对方姓”汪”以外,我对面前这个人一无所知。

    “看你这一身汗,刚才一定累坏了吧”我忽然灵机一动,

    “是啊,从你们公司出来,再立刻赶到这里,确实消耗了我不少体力”,那个人这时看着恢复了不少,脸上也正常了许多。

    “真是难为你了”,我盯着那个人的眼睛说,

    “哪里,应该的,干我们这一行的,为完成客户的委托,一定会付出十二万分的努力”。

    听到这里,我依然猜到了分,这个人想必是个私人侦探,找我的原因,必然是邱瑾仁委托他去查询什么事情,而这个今天一定是来汇报情况的。

    想到这里,我便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

    “哦,请稍等一下”,那人说着,将擦汗的手绢放到一边,从座位上的一个背包的夹层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张纸,双手递了过来。“请您过目”。

    我接过递来的那张纸,简单的扫了一眼,便已认出这是一张坤丽公司的进货入库单,让我颇感好奇的是,入库单内容和日期均是人工手写的,而不是以通常机打的那种形式,入库单的日期是2068年8月13日,单子上显示了当日入库的一批来自供货商“铭源良制”的芯片,单子上标明了芯片的规格及数量若干。

    除了手写这个问题以外,似乎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但是,既然对方拿出这个单子来交差,显然问题不会这么简单,其中必有蹊跷,只不过,以我现在对事件的了解,远远不能猜测这张入仓单所能透露出的问题。

    我极力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不去问诸如“你怎么认识霍如刚他们”,或者“你为什么会给这样一张入库单给我”这样明显是局外人才会问的问题。而我必须让对方相信自己就是邱瑾仁,这样才有可能从对方那里了解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而我内心确实有很多问题要问,比如这张入库单的意义何在和霍如刚索要的东西是不是一回事为何邱瑾仁自己身为坤丽集团公司的一名高管,为何要委托他人找寻本公司内部的一张普通单据难道这就是邱瑾仁人身安全受威胁的原因吗

    “汪先生”,我放慢语速,轻轻地说道,“除了你我,这件事还有别的人知道吗”。

    “绝对没有,绝对没有”,汪侦探加强了语气,“您叫我小汪就行”,那个汪侦探诚惶诚恐的补充道。

    “希望如此”我幽幽的说,然后看着汪侦探的脸,注意观察他的表情变化。

    看来对方对我的称谓没有表示异议,至少神情上没有什么异样,我的猜测得到了初步的验证。

    “我感到比较奇怪,为什么我一回到bj,就有人像是提前知道了消息一样,赶在我之前到了我的办公室,并在那里等着我,我在想是不是有人给他们透露了我的行程,所以,我的一举一动,对方了如指掌”。我用眼看着对面的汪侦探,似乎是试探他有没有把我的信息透露出去,使我被对方搞了个突然袭击。

    “您放心,我从未向任何人透露过我和您之间的任何信息,包括我的爹妈,老婆,都不知道我工作上的这些事儿”。汪侦探捶胸顿足一通的发誓。

    “那可能是我公司里的人透露出去的也说不定”,我说道,

    “有这个可能,毕竟您工作上的一切安排,您身边的人最清楚,他们要想知道这方面的信息,找个人一问,不久知道了吗”汪侦探回答道。

    “那,你说说看,我公司里,谁最有可能向他们泄露的我行程信息呢”我看着汪侦探,不紧不慢的说,

    ”这个嘛,在没有调查取证之前,我可不敢随便猜测,万一说错了,岂不是冤枉了人家”,汪侦探急忙答道。

    我点了点头,心里盘算着如何才能从这个汪侦探身上找到更多的线索。就见汪侦探将头凑了过来,低低的声音对我说:“说实话,我觉得如果他们真要从您公司同事那里套取点什么关于您的信息,没有谁敢拒绝的”。

    “什么你说什么”汪侦探的这一句话确实让我大吃一惊,

    “我的意思是,以他们的手段,如果真想从您公司的同事那里获取点什么信息,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关键的问题是,并不是贵司所有的同事都了解您的所有安排,或许只有那么几个人才会真正知道吧,至于具体是什么人对您的日常工作安排一清二楚,我想您心里应该最清楚”。汪侦探声音依然低沉。

    我的心一动,这个汪侦探果然是干侦探行当的,一句话就说到了关键点上,如果真的是公司内部的人走漏了我的信息,当然应该从知道我行程的人中去找寻。可公司中到底谁对邱瑾仁的行程比较了解呢

    “你是不是现在已经有怀疑对象了”我问道,

    “这个暂时还没有,不过,您的行程您的秘书必然了解,所以,华小姐应该是嫌疑人之一。公司里的副经理,几个部门主管也有嫌疑”,汪侦探说道。

    “你说得对,但要是这些人本身并没有直接和他们联系,而是无意中将信息透露给其他人,而其他人将这个信息出卖给了他们怎么办”我虽然同意汪侦探的分析,但仍然有些疑虑。“另外,你说的他们就是霍如刚他们吧”我补充道,

    “是的,当然是他们”汪侦探毫不犹豫的回答,见我一脸疑惑,他又补充说:“他们曾经找过我,要了解我和你之间的情况,被我敷衍过去了”。汪侦探很是得意地说。

    “哦,还有这事儿,具体说来听听”。我追问道,

    “那是我接受您的委托以后的第三天,那个寸进心就来找我,要我告诉他我们之间所有的谈话,我哪儿能告诉他呢,别看那家伙四肢发达,但这个脑子可不行,被我三句两句一糊弄,就乐颠颠儿的回去报告去了”。

    “后来呢他们有没有再找过你”我问道,

    “后来,那个霍如刚曾经打电话给我,又把那天的问题问了一遍,最后说,如果我对他说了谎或是有所隐瞒,他一定饶不了我”。汪侦探似乎对这个霍如刚有点顾忌,

    “你知道这个叫霍如刚的家伙,当年可是三届的散打冠军哦”。我看着汪侦探的眼睛问,

    “当然,就算我不干侦探这一行,我也知道他过去的那些事儿”,汪侦探短粗的脖子梗了梗,“我曾经侧面了解过这个家伙的一些历史,当年这家伙退出搏击行业以后,曾经开过一家保镖公司,但因为整个行业逐步被机器人保镖占据,他雇请的真人保镖不再吃香了,所以,公司也就关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