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 章 枫丹树传奇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很可惜,这种蓝色的丹枫树叶实际上只在现实中出现过一次,那是邱家为了验证自家的丹枫树,试用了一年某种配方,结果那年夏季,邱家居住山上丹枫树由初春时发芽开始,便长出了淡蓝色的嫩芽,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嫩芽长成叶子,颜色也愈发深重,这一变化很快就被丹枫树迷们发现了,不断有人在邱家大宅山脚下附件逡巡,试图找到机会溜进邱家大宅。

    但他们的努力最终证明是徒劳的。

    当夏季来临,山上的丹枫树叶变幻成一片靓丽的蓝色,大量闻讯而来的粉丝和观光客将山下道路两边人行道挤得水泄不通,甚至邱家人发现,每天下班回家变成了一件极为痛苦的等待,每天门口都聚集了大量的观光客。

    邱家对这些粉丝的举动无可奈何,但又坚持不让任何外人进入自家的大门,邱家的理由很充分,因为邱家大宅内有n多的安防设备,这些设备显然不会任由外来游客在山上自由走动,而关闭这些设备,又无法确保邱家在大量外来游人进入时的人身和财产安全,故此,邱家对公众发表了一份声明,洋洋洒洒近万字,对不接受任何外来游客,给出了一份解释和说明。

    简而言之:在山脚下看风景,可以;想借机上山游览没门

    因为无法进入邱家的宅邸,所以他们只能在山脚下找一处能够将蓝色丹枫树纳入背景的位置,拍下自己与丹枫树的合影。

    也有人使用鸟翼机从空中拍摄,效果很好,所以,一时之间,不论早晚,邱家大宅附件的半空中经常盘旋着鸟翼机,直到那年冬至,丹枫树开始落叶,这些鸟翼机才逐渐消失。

    打那次以后,邱家大宅坐落的这座山,便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焰蓝山。

    邱家也决定,如果没有迫切的需要,将不再发育蓝色的丹枫树叶,以免由此引发的各种不便。

    那年的春节,坤丽集团公司制作了一批贺卡,赠送给与公司有业务关系的合作单位,贺卡塑封了一到两片蓝色的丹枫树叶,一时成为了收藏界的热品。

    因为和邱谨仁的哥们儿关系,我从邱谨仁那里得到了一张该年的贺卡,尽管是只有一张枫叶的那种,但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天下最棒的礼物,这张贺卡至今保存在我自己家里的一个银制相框中。

    后来,就有人出面指责bj植物园,为何不发育蓝色丹枫树,这么美好的树种,不将它最美好的一面展示给公众,实在是暴殄天物,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批评的队伍中来。

    bj植物园迫于压力,只好出面解释,发育蓝色丹枫树叶的工作正在进行技术上的评测,待一有结果,会立刻做出合理的安排,云云。

    但公众对于这样模棱两可的答复颇为不满,批评的声誉愈加猛烈,狼狈不堪的植物园最后做出承诺,将在2069年发育蓝色丹枫树,作为庆祝建国120周年的礼物展示给大家。

    喧嚣声这才逐渐平息。

    而第二年,邱家又使用了另外的配方,使得丹枫树的叶子出现了另一种魔幻般的颜色,相比前一年的蓝色丹枫树叶,这一年只有一颗树使用了新的配方,那是邱家大宅主建筑,也就是邱承继夫妇居住的房子,大门入口处的那一棵丹枫树。

    当年闹蓝色丹枫树风波时,我和邱谨仁还是大学的同学。记得当时同学里很多都很关心,邱谨仁家第二年会不会继续发育蓝色丹枫树,毕竟家里有这么吸引大众的树种,一定是很值得骄傲的事情,所以,同学们很多认为,邱谨仁家明年还会继续发育蓝色树叶。

    当他们从邱谨仁口中知道,邱家不再继续发育蓝色丹枫树的时候,他们明显很失望,对邱家的决定表示很不理解,明明是大大的好事,怎么会不继续做呢

    有人不甘心,继续不停地追问邱谨仁,“如果不发育蓝色的丹枫树叶,那你们明年发育哪种颜色的呢会不会是彩虹色的”,“橙色的也行,我喜欢橙色”。

    面对同学的好奇,邱谨仁一脸严肃,“我爸决定了,今年是蓝宝石的蓝色,明年是绿宝石的绿色,后年对了,你猜对了,是红宝石的红色”

    而我则在一次与邱谨仁的聊天中得知,第二年邱家只发育一颗树,其他丹枫树依旧是原本的白色,而那颗用来发育的树的树叶的颜色是金色,对,金子的颜色,金色。

    后来见到了那颗金色树叶的丹枫树,那时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刮着微风,树上的叶子随风舞动,金色的叶片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金色的光芒,周围地上,喷泉的水光中,建筑的墙面上,被流动的金光映射着,让我几乎睁不开眼。

    我对邱谨仁说,“知道我现在最想干的事是什么吗”

    邱谨仁撇撇嘴,不屑的说,“你不会是想摇一摇这颗树吧”

    我哈哈一乐,“你还真有想象力”。

    “哪儿啊,已经不下十个人这么跟我说了”,邱谨仁面带嘲讽地说,

    “我说你怎么这么聪明,一下就猜到了,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有些忿忿不平,“不过,你得答应我,当时候给我找张贺卡哦”。

    “放心吧,谁让咱是哥们儿呢”,邱谨仁信心满满地说。

    很可惜,那一年的贺卡我没有拿到,为此我还气得两天没搭理邱谨仁,后来大家和好后,邱谨仁还常常解释,说那年的贺卡太少,因为就一颗树的,叶子远没有蓝色那年的多,他们自己全家就保留了6张,连邱承继自己最后都找不到更多的了,更别说周围的朋友了。

    我只好认了,只能找机会到邱谨仁家,让邱谨仁拿出那张有着金色和蓝色两张树叶的贺卡,放在自己手上端着,看够十分钟,使劲得咽了咽流到嘴边的口水,然后不舍的还给邱谨仁。

    邱家大宅的大门在山脚下,全部由电脑安全系统控制,门口有机器人保镖守卫,只有邱家自己的车辆才能进入,未经事先通报并经允许,外来的车辆只能停在大门外的小停车场,朋友可以特准进入山下面的车库,然后坐电梯进入邱家大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