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 章 半夜惊魂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想到这里,我用终端机启动了3d乐园的机器人,在模式项下选择了“保镖”模式,当按下确认键后,我立刻听到了城堡里发出一阵阵齿轮转动的声音,紧接着便是窸窸窣窣的声音加入进来,再过了一会儿,就听到一声接一声敲击地板的声音。

    我看见那座古堡的大门缓缓地打开了,从大门里并排走出了三个机器人,紧接着又是一排三个,这些机器人身穿黑色的斗篷,脚上穿着皮靴,手里拿着一根很长的长矛,大约有70公分长,黑黝黝的,矛尖却银光闪闪,估计十分锋利,。

    我刚刚听到的敲击地板的声音,就是这些机器人的脚落在地板上发出的砰砰声,我数了数,这时从古堡的大门里已经走出了差不多40排机器人,而所有的机器人的脚步都是整齐划一,所有的脚都同时落在地板上,又同时抬起另外一条腿,所有,我只能听到一声接着一声的踏步声,若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这是一百多个机器人发出的脚步声。

    机器人朝着卧室的方向前进着,在路过楼梯和电梯口时,一侧的机器人忽然转向,走向楼梯口和电梯口,待走到位置,又忽然分做两列,站在了楼梯口和电梯口的两侧,然后一动不动的静立在那里。

    而剩下的两列机器人则径直地走进了卧室,一列走向卧室的窗户,并在窗户下和洗手间外把守,一列则围拢在床的周围,当一切就绪后,所有的机器人都静立着不动,四周立刻安静了下来。

    我一低头,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立这四个机器人,他们在我身边的四个角站定,随着我的移动而移动,几乎和我的步伐一致。看来这几个是我的贴身保镖了。

    看着这神奇的一幕,我心里感到十分有意思。真心佩服这套机器人的设计者,能让这些小尺寸的机器人拥有如此出色的功能。

    心里想着,又去珍宝室的刀剑柜里,找了一把短刀,打算放在枕边,这样一旦有什么危急状况,在这些机器人的帮助和警示下,我也可以用这把短刀自卫一下。晚上的安全问题不用担心了。

    晚上十点,我洗漱完毕,上床准备睡觉,明天是周末,不用赶着上班,照例我会晚睡一会儿,玩上一会儿网游再睡觉。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身体经常处于高度紧张中,所以,我决定早些睡觉,恢复一下。

    突然,我听到一阵急促的报警声将我从浅睡眠中叫醒,我扭头一看,正是我放在枕边的t终端机发出的啸声,我连忙拿起t终端机,看见屏幕上已经显示出一段视频,这个应该是守在楼梯口附近的一个机器人的摄像头拍摄并传过来的画面,视频画面虽然有些暗,但我还是看出,那些担任警戒任务的机器人正围住了什么东西,只是看不清楚。

    我选择了夜视模式,只见楼梯的扶手上有一团白色的光,仍然看不清细节。

    屏幕上跳闪的是“攻击”选项,我迟疑着,如果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就展开攻击,要是误伤了无辜怎么办所以,我决定到现场去看个究竟。

    来不及把终端机套在前臂上,我已经拿起短刀,开了卧室门,打开了过道的照明灯。

    当灯光点亮的那一刻,我看见就在面前不远处,站着一个身材异常高大,浑身罩着黑色大袍的人。我的心不由得一沉,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个人右手戴着皮制的手套,抓着一个带刺的铁球,球上连着一条铁链,铁链的另一端缠绕在左手臂上,这个人戴着头套,脸部位置黑黑的,根本看不清面容,此时,他正站在我不远处,似乎虎视眈眈地看着楼梯口。

    我随着看向楼梯口,才发现原来很多机器人已经聚集在楼梯口一侧的扶手附件,手上的长矛直直地指向楼梯扶手上方的某个物体。

    我定睛一看,那不是蓝丝丽吗此刻,它正蜷缩着身体,不安地巡视着周围,仿佛要在这铜墙铁壁的包围中觅得一次逃生的机会,但,很显然,从现场的局势看,机器人已经把守住了周围所有可能的空隙,蓝丝丽逃生的可能几乎不存在了。

    而我此时也终于明白了,那个高大的身着黑色罩袍的也是个机器人,它是在其他机器人封索住对方以后,给与对方致命一击的终结者,而不是我担心的刺客。

    所有,我很快就在终端机上找到了放弃攻击的按键,并消除了对蓝丝丽的围堵。

    转瞬间,所有的机器人都回到了原来的警戒位置上,那个高大的终结者机器人则转身,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古堡”,古堡裂开了一个大口子,终结者闪身钻了进去,消失不见了,古堡又再度合上了。

    蓝丝丽见包围解除了,转头看了我一眼,纵身跳开了,几个纵跃,又消失不见了。从我进到邱谨仁住处的那一刻,我就感到蓝丝丽似乎有意躲着我,看来这回得罪了她,不知道它的心里会不会记仇,对我的印象是不是更差了。

    我暗自庆幸自己处理得当,没有失误造成惨剧,不然真不知以后怎么跟邱谨仁解释,弄不好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同时,也暗暗惊心这套“木牛流马”居然还有这样强悍的功能,有了它的防护,安全问题应该更加不用再担心了。

    回到卧室,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11点了,我忽然想起,应该给严老特发个消息,报个平安,顺便问问他那边有什么进展。时间虽然有点儿晚,但猜想此时严老特应该还没有睡。

    消息发出,很快就有了回应,但只有短短几个字:“我还在队里,稍后联系”。

    我骂了一句,这个严老特,难怪没时间写作,时间都花在游戏里了。

    “你在哪个界域里哪个组队”我追问了一句,

    “这个再聊吧,我现在有点儿忙”,严老特过了一会儿才有了回复。我对他的回复很是不满,这个问题有啥好隐瞒的。

    忽然,我想起了黎安,以及他说的“全网域界大战”,今天不是七点半钟开始吗按时间算,现在或许正是双方杀得正酣的时候,就算俺不加入他们其中的任何一方,但不妨碍我作为旁观者观看一下他们的战况,想到这里,我便穿上衣服,下楼,来到邱谨仁大宅的地下影院。

    有趣的是,当我迈步下楼时,床边的几个机器人立刻有了反应,除了在我身边四角的四个以外,其余的机器人分两列纵队跟随我进了电梯,一起下楼,并一刻不离我左右。

    邱谨仁的影院里,可以观看各类型的影片,也可以对接各大体游公司的体游游戏,对于游戏设备我不是很在行,但对于我这样经常搞机器人程序编程的人来说,丝毫没有难度。

    很快,我连上游戏端口,找到了黎安说的“同赤联盟同赤联军”的参加者之一蓝魄游艺公司的“臻境城堡”,我不想看当下的结果,所以选择了大战约定开始的时间前的一刻钟:晚上7点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