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敌人来了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而我的注意力则更多地被他们右手边的一支队伍所吸引,这支队伍的人数大约有七千人,但阵中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玩家,猜想可能是受到召唤而来的国外志愿者,相比其他的战队,他们多数穿着欧洲中世纪时代的装具,从装备水平看要好过大多数参加者很多,高级别的统领不少,有的甚至快赶上那个金甲将军了。显然这些玩家在游戏上花费的时间更长,投入的金钱也更多。从他们头上掠过时,能听到人们在用不同的语言加手势比比划划地在交流着。

    其中还有一群披挂整齐的战象,它们巨大的身形尤为显眼,不远处还有一些骆驼骑兵,手持弯刀和长矛,穿着五颜六色的战裙,看来都是来自国外的玩家。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喧闹的人们逐渐安静了下来,鼓声也渐渐平息了下去,有些人干脆坐在了地上,仿真游戏里玩家的体力也是会耗尽的。

    人们开始焦急地等待“绿路”同盟军的到来,

    正在这时,忽然起风了,刮得战场上所有的旗帜扑啦啦作响,东方升起来来一阵浓雾,将远处的景致遮挡得严严实实。

    忽然听到有人吹起了哨,人们循着声音望过去,原来是城堡上专职瞭望的人在一边用手指示着远处,一边在努力地吹响消息哨,提醒人们有情况,顺着手势的指引,人们看见了很远的东边,层层叠叠的山区上空,飘荡着一股黑黑的浓烟,“是狼烟,他们在发求救信号”人们惊叫着。

    坐着的人们也马上站了起来,不安地向远方冒烟的地方眺望,又是一股狼烟升了起来,很快第三股狼烟也冒了出来。

    人们开始紧张了起来,各种不详的猜测开始在人群中传播。显然,对于远方同盟的求救信号,大家都没有了主意。

    金甲将军似乎也没有了主意,他将其他战队的统领招呼到一起商量对策,正当他们刚刚聚到一起,又一个新的情况出现了。

    正当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的时候,我听见远处传来了一阵阵战鼓的响声,声音虽不响亮,但还是有人觉察到了,开始四下查找,鼓声急促而很有节奏,“咚咚咚”,“嘚,嘚”“咚咚咚”,“嘚嘚”,随着时间的推移,鼓声也渐渐响了起来,更多的人们停止了交谈,侧耳倾听并找寻鼓声传来的方向。第

    很快,人们就确定了鼓声是从东边那片山区传过来的,远处的狼烟已经渐渐散去,几乎看不出痕迹了。而横亘其间的浓雾依然遮挡着人们的视线,让人无法看清楚后面的情景。

    空中有几个旁观者已经按捺不住,急急的朝着鼓声方向飞了过去,我将自己拉升到城堡同高的位置,这样就能和城堡上的哨兵一样看到几乎同样的场景。

    几乎同时,我听到了城堡上哨兵们的高声呼喊和哨声,远处的浓雾中,一面黑色的旗帜渐渐显现出来,宛如海面上露出的虎鲸背脊,虽然距离很远,但是估算下来,这面旗帜不会比“臻境城堡”上悬挂的大旗小多少,根据我所知道的情况,这说明对方至少是一个万人级别的战队,我自己有限的游戏经历中,只见过一次千人级战队的旋踵战旗,其余都是百人级的弑虎战旗,万人级的丹墀战队旗还是头一回见过,感觉确实不一样,比我以前见过的那些大多了。

    黑色的战旗在浓雾中缓缓前行,如同一个黑色的幽灵,让人心中感到一阵阵的寒意。而渐渐响亮的鼓声则让人感到隐隐的危机。

    又是一阵哨声响起,城堡上几个瞭望哨一起大声喊了起来,“快看左边,不,还有右边”。我定睛一看,在刚刚的大旗左边和右边又各冒出一面黑色的丹墀大旗,看来不止一个万人战斗哦,至少是三个,不对,我马上否定了自己,因为我已经看见,在这三面大旗的左右和后面,又有五面大旗冒了出来,乖乖,这已经是八万大军了,双方人数上已经旗鼓相当了。

    哨声,又是一片哨声,人们开始尖叫起来,在最早出现的大旗的同一排,人们已看见了更多的大旗,数了数,总共八面大旗,而他们后面,又依稀是同样的八面大旗,而真正恐怖的还不止这些,因为第三排大旗已经冒了出来,如果按照之前的数量估算,第三排也是八面大旗的话,对方的人数将是这方的三倍左右。

    在空中游走的观战者这时异常的兴奋,这样的阵势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也没有想象到的,能看到这样的大战真是饱了眼福。

    这时,对面的浓雾中飞出来几个骑木马的观战者,朝着我们这边飞了过来,速度极快,眨眼间就飞到了近前,“八排,是八排”,他们朝着每一个遇到的观战者大喊,兴奋得脖子都红了。

    我摇了摇头,心里实在为盟军们担忧,以对方的人数看,盟军一点获胜的机会都没有,连守住城堡的机会也很小,这种一边倒毫无悬念的战斗从开始就失去了意义。

    底下的盟军大概还没有想到对方的真正数量,尽管现在他们已经看见了第四排的大旗出现在浓雾中,我飞到他们面前,看见了他们直瞪瞪看着远方的眼睛,张开的嘴,和写在脸上的惊惧,无助和绝望。

    这时,第一面大旗已经走出了浓雾,被风吹动展开的黑色的大旗上,显露出一条大大的绿色蝎子尾巴,旗下有一员骑着黑马,浑身黑色甲胄,手持黑樱大枪,戴着黑色纹饰面具的大将,右胳膊上缠着一条白色的饰带,大将身后是一排一排黑衣黑甲的武士,也在右胳膊缠着同样颜色的饰带,大旗后有些小一些的千人旗,旗上面也尽是蝎子尾巴图案的纹饰。

    看来这是同一个战队。

    同一排的八面大旗都已经走出了浓雾,每面大旗下照例都有一员黑袍大将,在方阵最前面的是一整排黑衣鼓手,双手正有力的敲击着腰间的大鼓,发出一阵阵有节奏的闷响。

    他们的身后是持长矛和弓箭的武士,右胳膊上缠着不同纹饰的饰带,看他们每一个人的装备已经是很高阶的武士了。

    “咚,嘚,咚”,“咚,嘚,咚”,鼓声愈发响了起来,如同雷声般震耳欲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