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鏖战(二)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此时此景不像极了不久前那部极为轰动的古装战争大片五原邑战中那场草场大战吗

    片中,男主角栾敏和他的伙伴们经过激烈的厮杀,终于将敌人的前锋部队奸灭,但自己也只剩下区区几十个人了,而且大多挂了彩,人也疲惫到了极点,正在这时,远处传来敌人进攻的号角,敌人的大部队排着整齐的队形,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黑压压的一大片,而栾敏和他的伙伴们这时却放弃了逃跑,执拗的选择了与敌人誓死相拼。

    影片中,栾敏看了看远处的敌人,又看了看周围的弟兄,拍了拍副将的肩膀,说:“走,干他们,今晚喝酒吃肉,不醉不欢”,众人哄的一声笑了,纷纷骑上马,掖了掖已经破裂的战甲,大声吆喝着,毫无惧色的冲向了敌军。夕阳下,数十骑人影朝着夕阳,向着远处黑压压的敌人冲了过去。

    这时影片忽然用了慢镜头,飞扬的身影,掀起的烟尘,马上将士桀骜不训的表情,耳边是作曲大师淳于岛作的主题曲燃我雄心,迸发而出的琵琶和着悠扬婉转的提琴,将人们的情绪带到了。

    地平线上,夕阳如血,几十条人影渐行渐远,化作一排黑色的剪影,渐渐地消失在血一般的残阳之中。。。而主题曲末尾的那一段高亢而激昂的笛声则直接让我泪奔了。以后,每每听到这首曲子依然不能自已。

    “呜,呜,呜”,路人甲阵中吹起了号角,将我的思绪拉回到游戏之中,听到号角声,前进中的重骑兵纷纷加快马速,将高举的长枪放平,直直的指向了联军,他们的长矛明显比联军的长不少,我不由得为联军捏了一把汗。

    八百米,六百米,四百米,。。。人们在呐喊,战马在嘶鸣,号角声,战鼓声,响彻云霄。

    眨眼之间,双方的距离又被拉进了很多。就在这时,联军的骑兵忽然做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举动。

    我看见红胡子和牛角帽忽然相互对视了一眼,彼此间做了个胜利的手势,然后开始大喊,后面跟随的骑兵也开始高喊,喊声像接力般传向后面的队伍。

    与此同时,原本如同一支利剑般向前突击的队伍,忽然从中间分开,整个部队像一个大写的“y”字,斜斜地冲向路人甲重装骑兵的两翼,那里正是路人甲的轻骑兵所在的位置。那些跟着联军前行的旁观者也随之分为了两支。

    这一突然的变化显然出乎路人甲重装骑兵的意料,他们原本飞速前行的速度似乎顿了一下,但他们已经不能停了,否则后面快速冲上来的后续骑兵会撞向他们,并把他们撞翻,踩在马下,所以,他们只有继续向前冲,何况他们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攻击联军的后背。他们几乎是和联军的骑兵擦身而过,有的重装骑兵还扭过头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轻骑兵和敌人撞在了一起。

    顿时,我看见了被撞飞的人,飘在半空的头盔,马鞭,一把长长的马刀从我的眼前飞过,

    吓得我连忙一侧身。

    很显然,轻骑兵的攻击和防护能力远不如这些联军的精锐骑兵,所以,他们第一时间就在联军的凶猛冲击下溃不成军,人仰马翻,轻骑兵们四散奔逃,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联军的骑兵几乎势如破竹,迅速地向路人甲军阵的后部突进。

    我转身再看那些重装骑兵,他们正努力向前冲,现在联军的骑兵已经完全分成了两支,斜斜地冲向重装骑兵的侧翼了。而他们身后只剩下人数不多的步兵,正列队准备迎击重装骑兵的攻击,我相信此时此刻,重装骑兵的心里一定乐开了花,因为对面的敌人实在不堪一击,直到他们看见了一条突然抬起的麻绳,麻绳的两端各有数十人拖拽,仿佛两拨人正在举行一场拔河比赛,而重装骑兵们的马却被这突然抬起的麻绳绊了个正着。

    虽然第一排的骑兵已经在努力的拉死缰绳,希望能立刻停住胯下的战马,但他们的努力是白费的,当他们的战马将将在麻绳的前面停住,后面的骑兵已经飞快的撞在他们身上。

    于是,整整一排骑兵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骑士被猛地抛向了空中,又猛地砸向了地面,战马在地上翻滚着,扭曲着身体,被直接按在了地上,紧接着,第二排骑兵重蹈覆辙,人和马又死死地压在前面的人和马身上,第三排,第四排。。。霎时间,哀嚎声,嘶叫声,乱成一片。

    联军的步兵已经走上前来,排成一行,拿着锤子,战斧一类的重兵器,像农人收割庄稼一般,朝着躺在地上兀自挣扎的骑士的头上一通敲砸,待对方没了挣扎之后,再找寻下一个目标,再重复相同的动作。

    一切简单而有效的进行着,他们不紧不慢地搜索前进,就像在自家的后院收拾花草,他们非常细致,绝不漏掉一个。而有些倒地的骑兵,看到自己无法避免同伴的可悲下场,为了免受那一下仿真度极高的重击,顾不上会被扣分的处罚根据游戏规则,未遭受中等程度以上的伤害,就擅自退出战斗的游戏玩家都会被扣除一定的积分,作为惩罚,拉动了手腕边的拉环,直接退出了游戏,身体变成了一股白烟飘散而去,只剩下笨重的甲胄瘫到在了原地。

    从空中向下看,绿色的草地上仿佛洒满了橘红色的甲虫动惮不得的甲虫。

    盟军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几乎在损失了二十排骑士之后,重装骑兵们才终于停住了向前的步伐,他们有些手足无措,前面的队伍死伤遍地,而且严重地阻碍了他们前进的步伐,要知道,只有快速的冲击,才能让重装骑兵的杀伤力最大化。眼看着对方的步兵一边打扫战场,一边慢慢地接近。重装骑兵们没了主意。

    正在这时,我听见路人甲军阵后方突然有十几匹马飞快的跑了过来,领头的一匹白马上端坐着一个白袍白甲的骑士,头盔上插着两支稚鸡翎,很是惹眼,虽然离着还有一段距离,骑士的脸上还戴着白色的面罩,但我还是从身材上一眼看出,这是一位女性骑士,我还可以肯定的是,从这个女骑士的装备看,一定是对方级别很高的将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