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鏖战(三)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冷兵时代的装备虽然没有一定的制式和样式,但基本上可以从盔甲的覆盖面积和精细程度加以判别,这个女骑士的盔甲是十分精巧的锁子连环甲,亮闪闪的,外面还罩了一件白色带有刺绣的战袍,这样的装束极为少见,显然不是普通玩家能够拥有的。她身后的几个护卫都是至少十级的高阶将领,可以从他们的盔樱看出来,这更加让我深信,这个女骑士的身份绝不低,要知道,在我不多的体游体验中,武力到十级的将领已经是牛人一般的存在了。

    更让我感到有趣的是这个女骑士使用的武器,居然是双枪,枪杆是白色的,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做的,长度倒是不长,看上去只有一米多长的样子,远比那些重甲骑兵使用的长矛短,枪樱有些奇特,一支是白色的,另一支却是斑驳的红色。

    女骑士的马也披着白色的锁子甲,上面用金丝锈了几朵金色的梅花,毫无疑问,这马,这甲均非凡物,价格必定不菲。

    他们到了以后,女骑士立刻吩咐身边的旗手打旗语,让不知所措的重装骑兵们绕过眼前的障碍,重新编队,继续向联军的阵地发起进攻。

    而联军那些正在收拾战场的步兵们,则立刻对企图绕路的重装骑兵们展开进攻,刚刚他们还对倒地的重骑兵一面倒的尽情杀戮,但现在情况却已经发生了变化,一旦跑起来,马上的重装骑兵们对于这些使用短小,笨重的武器的步兵丝毫不放在心上,只是简单的将长矛横着放在马鞍上,对着步兵的方向,只管将马催动起来,连看都不再看这些企退给予他们致命一击的家伙们。

    待一切安排妥,女骑士看起来很是满意,她将双枪交到左手,右手拿着马鞭,快速而随意地甩着,一下向前,一下向后。

    看着骑兵们走得差不多了,她忽然喊了一声,然后挥着马鞭,用力在马屁股上抽了一鞭,两腿用力一夹,白马犹如离弦的利箭一样,飞射了出去,十几个护卫也忙着打马扬鞭,努力地追了上去,向着臻境城堡方向飞奔而去。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心里不由得暗想,以此女的装备看,必然是一个武技高超之辈,不知道刚才联军中那两个大牛,红胡子和牛角帽与她相比,胜算几何如果他们在战场上遭遇,一定是一场十分过眼瘾的好戏。

    这时,我看见大量的轻骑兵也跟随重装骑兵冲了过来,他们不是被联军骑兵堵截了吗怎么又冲过来了难道红胡子和牛角帽没能挡住他们

    想到这里,我调转木马,朝着联军骑兵攻击的方向追了过去,很快,我就在河道附近看见了红胡子,他和其他多数联军骑兵们正被无数的路人甲军分割成几部分,并遭到围攻,红胡子带领手下的几十人正左冲右突,力图将被分割的部队重新连接起来,红胡子的剑很是威猛,所到之处,路人甲的战队被红胡子杀得毫无办法,几乎无法靠近他周围三米以内,但是愈来愈多的路人甲军围了上来,红胡子努力了多次,仍然不能将队伍聚拢起来。

    他的跟随中有的甲胄防护力已经处于最低值,身上也已多处受伤,鲜血染红了战衣,从扭曲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们正强忍着身体的剧痛,顽强的支撑着。

    而路人甲的骑兵仍然不停的涌了过来,一部分直接越过这些被包围的联军,朝着城堡的方向进军;一部分则加入到对被围联军的攻击当中,红胡子的体能还不错,看来他的热血值还很高,但他的同伴们则有些不妙,跟随中有的甲胄防护力已经处于最低值,身上也已多处受伤,鲜血染红了战衣,从扭曲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们正强忍着身体的剧痛,顽强的支撑着。

    但,除了一些还能保证短时间内,不被砍倒以外,更多的则在对方的攻击下,不断的受伤,不断的被倒下,当然,他们也让路人甲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周围“死亡”的路人甲军的“尸体”遍地,血流成河,由此可见,红胡子这群玩家的战斗力和战斗意志很强。

    我朝另一个方向飞去,想看看牛角帽的情况如何,看看他的情况会不会好点儿,或是也在陷于苦战之中。

    待到了近前,我才惊奇的发现,这边的联军已经被完全包围在一个小圈子里,周围是测测叠叠的路人甲军,不断在攻击圈子里的联军,而联军大概只剩下几百人左右,正在拼死地支撑着。

    圈子的中心,一个人正拄着一把刀,努力地支撑着因疼痛而扭曲的身体,一脸痛苦的表情,虽然没有了头盔,我还是几乎立刻从他的盔甲的纹饰上认出了他,这不就是牛角帽吗刚刚还英姿飒爽的他怎么落到了这般地步我看见他后背左侧有一个伤口,正不断地向外冒血,献血已经将盔甲和裤子染红了,整个人因失血过多,甚至已经失去了站立的能力。

    同一时间加入战斗,那边红胡子还在支撑,但牛角帽显然被什么人击伤了,可以牛角帽的身手,可谁又能击伤牛角帽呢

    以我从各人装备的判断看,联军里,金甲大将应该是实力最高的,红胡子和牛角帽和他比,丝毫不会差,这三个人应该是武力值最高,其次应该是绿蝎子战队里那些大将,他们的武力值绝对不低,联军里和他们相当的也有一些。再往后就应该是一些十二级和以上将领了。

    围攻牛角帽里的战将中多数是一些十级的将领,我很是怀疑,这些人能击伤牛角帽吗于是我选择了视频快退功能,回到前十几分钟前,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立刻,眼前展现了之前的战况,我看见了牛角帽异常神勇的身影,他收执盾牌,挥舞着弯刀,冲进路人甲军阵之中,所向披靡,如同战神一般,杀得路人甲军屁滚尿流,在他的带领下,联军的骑兵一度将路人甲军赶过了小河。

    正在这时,忽然从路人甲阵中杀出一元大将,从装备看,应该是一个十二级的将领,收执一柄长戟,猛的从牛角帽的一侧冲了过来。

    牛角帽刚刚干翻了一元十级的战将,还没摆好身形,对方的突袭使得牛角帽处于十分被动的状况,由于距离过近,对方的戟已经刺到了牛角帽眼前,再用刀来格挡,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