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牛角帽之殇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就我所知,游戏是按照兵,将,帅三个总类加以划分的,兵是一到九级,一到三级用弓箭的箭羽图样来标示,因为刚加入的菜鸟的防护力,攻击力都很弱,所以,很多新人都是从弓箭手开始做起的,一个箭羽数量代表一级,两个箭羽代表二级,以此类推;四到六级用矛的图样来标示,因为这时参加者有了一些武力值和防护力,可以选择当枪兵了,四级的矛是光秃秃的,五级矛有一装饰的彩条,六级是两根彩条;七级到九级是盾牌加短剑来标示的,级别越高,盾牌和短剑的纹饰越复杂。这时候的游戏参加者武力值防护值都比较高了,可以较多的加入到正面格杀的战场对战了。

    如果武力值或防护值再增加,同时积分达到一万的话,就可以升级为将了,当然有的游戏参与者为了加快升级的速度,花钱直接提高武力值,防护值和积分,相比正常升级的就要花不少钱了。

    将的标示是头盔,级别越高,盔的纹饰越复杂,但最直观的辨别方法是看盔樱,一级将无盔樱,二级将有一根羽毛,三级将是两根盔羽,四级将是三根盔羽,所以,经常被称作“三毛将”,从五级将开始,盔羽变成了一簇盔樱,级别越高,盔樱越大,到十级的时候,看上去就像一团圆球,所以,十级将比较好认,不用数,只要看盔樱是一圆团,肯定是十级将。

    原本将的设定只到十级,后来很多玩家到了十级以后,武力值,防护值,以及大将需要考核的经验值,热血值继续增加,十级的设定不够了,又增加了两级的设定,上面三项数值中,两项数值超过十级标准10的为十一级,三项均超过的为十二级。这两级也好分辨,十一级是十级的盔樱加上一支另色的羽毛,十二级是两支。

    到了这两个级别,对于多数人来说,就已经到头了。因为多数人受限于体能等自身因素,无法再往前了,他们和同级别武将的对战成绩彼此相当,就算再花钱提升装备水平也意义不大了。

    但仍然有一些天赋异凛的人突破了这些限制,他们的身体条件极为出色,技击水平极其高超,以极高甚至是全胜的胜率战胜十级到十二级这一级别的战将,游戏中干脆以鸢尾花作为这些牛人的标识,一股认为,一朵鸢尾花大致相当于十五级,两朵鸢尾花相当于十八级,其中两朵鸢尾花级别的战将几乎可以秒杀十二级的,而多数小规模的战斗中,十级已经是很高的级别了,像我参加过得有效几次战斗看,数十人规模的战斗,一个十级战将几乎可以决定战斗的胜负,可见十级战将的厉害,但面对这些超高级选手,十级战将简直就是白给,正因为如此,很多人把这些用鸢尾花来标识的人都归为野兽级,而这个牛角帽恰好就是两朵鸢尾花,也是我见过的级别最高的战将了。

    数据表的第二行是两个数据,69023,前面一个应该是牛角帽干掉的人数,后面是牛角帽被干掉的次数,六千多次胜战,只有三次挂掉,两者之间相差巨大,这两个数字都可以点开查看详细,胜绩不必说了,这六万多人次包括了从普通兵到初级将,中阶,高阶战将,我特意看了一下三次挂掉的情况,貌似都是早期的败绩,也就是说近年来,牛角帽对战几乎是百分百全胜,难怪牛角帽如此彪悍。

    后面是牛角帽的其他信息,比如攻击值,防护力,经验值,热血值等等,已经相关数据的变化情况,反正就是一个字“牛”。

    如此一来,我更加好奇了,那个一击重伤牛角帽的白衣女子该是多少级呢我迅速找到女骑士的影像,点击并翻看她的信息。

    首先让我感到有趣的是总体评级一栏是空的,没有任何级别标识,这个让我感到不可理解。

    胜绩和败仗一栏,和牛角帽的数据不太相同的是,白衣女子的胜绩只有219次,而挂掉的数字是零,也就是说,白衣女子还没有输过。

    仔细看胜绩数据的明细,让我有些震撼的是,与牛角帽的“杂食”不同,这两百多次胜绩都是从高阶战将身上拿到的,几乎都是十二级及以上的,十级的都少见,甚至一花,两花的战将也不罕见,后来我甚至发现了一个三花战将,这个发现几乎惊到我了,因为此前三花级别的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要是按照传说的那样,隔级可以秒杀的话,那三花可以秒杀掉一花的战将,这简直可以说是骇人听闻了。但就是三花的战将,居然也输给了这个白衣女子,真是让我对此女子佩服到五体投地了。

    我也忽然想明白了,为何此女子没有总体的评级,原因太简单,因为此女未尝败绩,所以游戏无法给出评级,我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如果不是查看这些信息,谁会相信有这样的奇女子存在呢

    随手关掉了信息窗,再观看战场的情况,这时战场上的形势已经更加有利于路人甲战队了,牛角帽周围的同伴更加的少了,而与之相反,聚拢过来的路人甲战队的人数越来越多,牛角帽已经没有希望了。

    显然牛角帽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猛地挺直身子,用手将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又最后环顾了一下四周,仰起头,忽然大喊一声,“维克多”声若惊雷,周围的人都听得一震,几乎停下了拼杀,转过身来看牛角帽时,但见一股鲜血从牛角帽的脖颈处喷出,手上的大刀随之滑落,牛角帽高大的身体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大地似乎都震颤了一下,但见牛角帽双目圆睁,死死盯着天空,满脸悲愤之情,按老话说,真可谓“死不瞑目”。

    我不知道牛角帽最后吼叫的那个“维克多”是什么,但从牛角帽最后的表现看,确是很不甘心,若不是被白衣女刺伤,以他的身手,也不会落到这般地步,最后不得已自行了断,如此下场,让人不禁唏嘘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