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溃败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这对联军来说,几乎就是灾难。胜利的天平再也不会摆向他们。

    我下降高度,在联军密密的队伍中穿行,看着人们脸上呈现出的各种不同的表情,他们或者紧张地注视着前方的战况,或者和旁边的同伴交头接耳,还有的干脆坐在了地上,休息起来,似乎外面阵阵的厮杀声,对他们毫无影响。

    似乎战斗还离他们很遥远,他们大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毕竟这里离鲜血横流的第一线还有几百米远。

    突然,异常刺耳的哨声响了起来,很多人不觉地转头向发出哨声的地方张望。哨声自然是从城堡的瞭望哨发出的,这一回,瞭望哨更是扯着嗓子喊了起来,一边喊,一边用手指向远处的某个地方。

    人们显然对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缺乏准备,纷纷踮起脚尖,朝着哨兵所指的方向望去,很可惜,由于视线受阻,他们根本无法看到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看着哨兵火急火燎的样子,有些人错愕不明,有些人不以为然,而有些人甚至笑了起来。

    我将木马的握手望上一抬,身子便随着木马升上了半空,在这里我终于看明白了哨兵发出的警情。

    就在双方焦灼的战斗一线后面大约一百多米,一架攻城用的抛石车正在迅速的搭建起来,抛石车可以将巨石和燃烧着的木桩投向坚固的城堡,直接击碎城墙或者引发城中的大火,是冷兵时代,极具威力的攻城工具。

    但,显然,从这架投石车指向的方向看,它要攻击的目标显然不是城堡,而更像是人群极其拥挤的联军方阵,此时的联军已经被盟军狠狠地挤在了一块两平方公里左右的方形地块里,动惮不得。这何尝不是是使用投石车绝佳的机会。

    而不远处,还有更多的投石车正在安装,很快就会有十几架投石车安装完毕,等待联军的将是一波波飞泄而下的巨石雨,这对密集队形的被攻击方,将是无法承受的打击。

    更为关键的是,很多联军还没有意识到灭顶之灾即将降临。

    第一发被投石车抛进人群的是一块巨石,在人群中激起了漫天的尘埃,像落入滚热油锅的一滴水,伴随着人们的惨呼哀嚎,霎时间向四方炸裂开来。

    人们霎时间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几乎是第一时刻做出了应变的行动,人们开始向四个方向突围,刚刚还在阵中静卧的战象和在旁休息的主人们也紧急开拔,他们也无法承受类似的重击,但,出路在哪里呢除了背靠城堡的一侧,其他的三个方向已经被盟军死死拦住了突围的去路。

    第二发投射而来的是一发滚滚燃烧的火球,拖着一股浓浓的黑烟,在人们绝望的惨叫中,落在了一处拥挤的人群之中,在地上立刻溅射而起的无数火球,向四外猛地射了出去,周围百米内的人们像是被烈火灼烫了一般,从各自的位置上跳了起来,带着被点燃烈焰,带着变了腔调的嘶喊伤,绝望地想从密集的人群中,挤出一条生路,但他们的挣扎都是枉然,人群太拥挤了。

    战象和骑手们已经顾不上同为战友的其他人了,他们迈着大步,从不甘的同伴身上踩了过去,他们宁可冒着被对方的弓箭射中的危险,也不愿被凌空而下的巨石击中,虽然对于玩家而言,这只是游戏,但游戏中对伤痛的模仿还是真实得让他们无法接受。

    即使还有高阶的战将,但他们已经无法控制局面了,对于死亡的恐惧是人的天性,尤其是眼睁睁地看到敌人的攻击从天而降,而自己却无可奈何,人们本能地选择了逃跑。

    很多人开始尾随战象们往外冲,他们知道,只有战象能够突破现在焦灼不下的战线,骆驼兵,骑兵也纷纷加入,一支人数客观的突围队伍在十几头战象的带领下,朝着城堡正面的盟军冲了过去。

    虽然更多的巨石和燃烧弹继续落下,更多的人被击中倒地,更多的浓烟和尘埃弥漫开来,但是此刻人们没有了开始时的慌乱。他们已经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冲出去,和盟军决一死战。

    多数战象倒在了突围的道路上,盟军早已发现了联军的意图,原本朝着其他方向的弓弩纷纷集中地射向这些庞然大物,尽管全身披挂着护甲,但无数的弓箭还是插满了战象的身上,在夺路狂奔几百米后,有的战象终于支撑不住,轰然倒地,将其在身上的骑手狠狠地摔了出去。

    但,盟军的封锁线也被战象们撕开了缺口,无数的联军冲了出来,和盟军战士混杂在一起,一场短兵相接的肉搏战进入了高潮。

    原来四四方方的战线也看不见了,双方战士陷入了一场混战,冲耳不绝的金戈相击之声,不断有人倒下。

    从空中向下俯视,绿色的地面上不断呈现着黑色与各种颜色的交融与碰撞,间杂着兵器耀眼的闪光,有时某个地块里,运动的黑色点在不断减少,活动的杂色点暂时取得了数量的优势;但多数地块上,运动着黑色点不断地混入杂色点之中,越来越多的杂色点静静地停在了绿色的大地上。

    活动着的黑色点朝着仍然活动的杂色点涌去,多数的杂色点落入了黑色点分割包围之中。

    我下降高度,从酣斗的人们头顶上掠过,来到一处围观者聚集的地方。这里汇集了大多数旁观者,似乎有什么吸引他们的东西。

    我看见了金甲大将,正在和十几员黑衣大将缠斗。周围仍然有一些联军将士在拼死抵抗,但人数上的劣势使得他们的努力正渐渐地失去意义。

    很多联军将士开始选择往城堡方向撤退,或许依托城堡的庇护,他们还能够得到片刻的喘息。

    金甲大将这时也开始往城堡的方向突围,显然继续缠斗下去毫无意义,而围困他的那些对手也非泛泛之辈,他们的战术很有效,依靠人数的优势,并不会靠太近,只是围住金甲大将,不任其脱身,然后再慢慢消耗金甲的体力,等到金甲的体力不支时,再不断降低金甲大将甲胄的防护值,再不断寻找攻击的时机,等金甲大将的体力和甲胄防护值都降低到某个数值时,就不断会有人用搏命的方式,冒险攻击金甲大将,如果一击得手,成功者将得到极大的奖赏。

    这是面对高阶将领时,己方人多时的一种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