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回到现实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金甲大将当然知道这其中的门道,所以,在体力出现不支之前,他选择往城堡的方向突围,显然,他并不知道城堡已经被对方攻破,所以,当他终于杀出一条血路,来到城堡下时,看到敌方的骑兵和步兵已经潮水般涌入城堡,一脸惊异的神情,他显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但他还是带领少数联军将士冲进了城堡,也许他还心存侥幸,希望能夺回城堡吗

    和我开始时预想的一样,“同赤联军”面对数量远多于己方的“绿路”盟军,显然是无法取胜的。何况从战场的走向看,“绿路”盟军显然是做了战前部署和相关准备的,在这一点上,“同赤联军”明显没有做足准备,对可能面对的困难局面没有预案,所以临战之时,才发现对方的实力远远超过之前的想象,而己方的军力根本无法扭转劣势,所谓胜负,其实只不过是挣扎多久的问题。

    战场上的联军被分割包围,数量越来越少,联军的战旗正不停的倒下。与之相反,盟军的黑色和橙色大旗已经团团将城堡围住,越来越多的盟军开始大量进入到城堡。

    忽然,一股浓浓的黑烟从城堡中冲天而起,直上云霄,在夕阳的映衬下,分外显眼。狼烟,是向自己的友军示警和求助的信号,但,一切是不是已经太晚了。

    相邻的战境情况如何他们真的有能力来救援臻境城堡的友军吗

    我选择了退出,顺便进到游戏的论坛里,与战场的激战相比,这里的口水战更加惨烈。

    这是一个临时的论坛,主要是为了让那些参加游戏和旁观游戏者进行交流的地方,但显然这里的交流火药味浓到了极点。

    无数的发帖和回帖,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我随意进入了几个帖子,里面双方正激烈的打着嘴仗,其激烈的程度甚至才超出了刚刚观看的臻境城堡的争夺战,好不容易看完了几个帖子之后,我大致对不久前结束的这些网上大战和双方急辩焦点有了些了解。

    联军的参与者指责“绿路联盟”不遵守游戏的规则,为达到目的不惜使出各种肮脏卑鄙的手段,并肆意为己方的犯规编造各种借口,即使取得了胜利,其行径也令人不齿。

    比如臻境城堡前面的一个战境,叫做“十八连寨”,是一个山地作战的战场环境设置,依山而建的十八个山寨,高度渐次升高,有一条山路连接,每个山寨都有用实木搭建的寨墙等防御工事。作战双方的一方占据山寨,依托工事抵御对方的进攻;另一方为攻方,要逐个攻击并占领这些山寨,虽然只是木制的工事,但由于有起伏的山势作为屏障,攻击者即使人数占优,但进攻面狭窄,人数优势发挥不出来,加上从低处向上仰攻,十分不便,所以攻击方要获得胜利,显然难度不小。

    根据游戏的通常设置,进攻方需要从山下开始进攻,夺取最低处的山寨,然后再渐次攻击其上的山寨,直至夺取全部十八座山寨,获得最终的胜利。

    此次网域大战,双方约定可以在进入战境时,可以任意选择角色和进入战境的通道位置,这样人数较少的同赤联军自然选择了防御的一方,“绿路盟军”则成为了进攻方。

    和通常设置的不同,进攻的“绿路盟军”没有从山下的某个位置进入战境,而是选择从山顶的位置进入战境,这样,同赤联军原本依托山势进行作战,其防御工事带来的优势顷刻间荡然无存,原本需要仰攻的“绿路同盟”现在只需要顺着山势往下,进攻联军几乎毫无防御的后背就行了,加上人数的优势,可说是顺势而下,势如破竹,原本要耗费很久也未必能拿下的十八座山寨,在极短的时间内便被“绿路同盟”攻占了。

    这样一来,同赤联军的参与者当然不干了,破口大骂“绿路同盟”为达目的,手段太过下流,毫无游戏规则意识,有些人情绪激动,甚至爆了粗口。

    当然,“绿路同盟”这边也不甘示弱,反唇相讥道“如果我们选择做防御的一方,你们就会老老实实从山脚下进攻,而不会投机取巧从上面进入战境吗既然游戏设置是这样的,我们这么做就不算违反规则,你们要是有意见,为啥不去找双方游戏公司要个说法呢”

    “同赤联军”顿时火冒三丈,回帖到“你这不是废话吗你们人这么多还要选择防守一方,天下还有你们这么不要脸的人吗”

    “绿路同盟”的人这时颇为得意的说,“谁让你做了个那么糟糕的选择,你要是选择了同盟,不就没有这么多烦恼了吗哈哈”。

    “同赤联军”被掖得大怒“我呸,去死吧,无耻的懦夫,老子再怎么也是条英雄,你们都是一群无耻的胆小鬼”。

    类似的争论此起彼伏,双方谁也不能说服谁,数以千计个回帖中充满了各种愤怒,调侃,谩骂,揶揄,无奈,鄙视。

    虽然也有一些相对客观的发言,比较理性的评价了双方的战场表现,但架不住大多数头脑不冷静的发言者狂轰滥炸式的争吵,这些客观理性的发言很快就被双方的恶言恶语淹没了。

    我特意找了几个有关臻境城堡一战的帖子,看看参战的双方对此战的评论,除了上面说到的情绪发泄帖,有些帖子还是很客观的说出了联军失败的主要原因准备不足。对“绿路同盟”战队分别出现在城堡的两边入口,让联军首尾难顾也颇有不满。

    又看了几个帖子,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匆匆退出了论坛,关机,然后上楼回床上睡觉。

    尽管明天是星期六,不用去上班,但听邱谨仁的父亲邱承继说过,下午要举行家宴,而邀请的客人中有一个我实在不想见,但又无法回避的人晏文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