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栖凤崖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我走过去,打了个招呼,然后不解的问“你在找什么”

    “哦,我正在找蓝丝丽,这个小家伙似乎有些反常,昨天在留言板上乱涂乱抹,看不懂她要表达什么,今天早上她也没有订她的早餐”安德森太太的脸上现出不安的神情,“所以,我担心她出了什么事情,想找到她看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我就放心了”。

    我心中不由一惊,不由得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正是因为自己一时疏忽,没有想到可能发生的状况,差一点让蓝丝丽遭到致命一击,如果蓝丝丽由此出现情绪异常,也就不难理解安德森太太所说的不正常现象了。

    多少有些心虚,我匆忙点了点头,和安德森太太道别,转身去周围走一走。

    对于邱谨仁家的环境,我大体还是知道的,毕竟来过很多次,各处的路径也比较熟,绝不会走错路或者走失。

    邱谨仁住处的西南方向不远处,就是邱瑾义的的住房,兄弟两人的住房看上去相差不大,不过,我从来没有去过邱瑾义的房间,虽然因为邱谨仁的关系,我和邱瑾义彼此认识,但见面也不过是打个招呼,没有过深的交往。

    似乎邱瑾义还没有起床,楼上卧室的窗帘低垂,不知道邱瑾义昨晚是不是睡得很晚,

    根据以往我来邱家时的观察,邱瑾义总是看上去很忙的样子,跟我们也只是简单地打个招呼。虽然看上去总是笑嘻嘻的,不像是个很难相处的人,但我总是有一种感觉,觉得邱瑾义不像一个容易打交道的人。

    忽然,我想起了一件事情,听邱谨仁讲的过,大概一年多以前,邱瑾义出了一次事故,据说是不慎从高处上摔了下去,结果很不幸,邱瑾义的某一节脊柱摔断了,虽然经过治疗,将损伤降低到了最低限度,没有造成瘫痪,但整个人的行动还是很受影响,只能拄着拐杖一点一点挪动身体,两条腿无法像常人那样正常行走。

    所以,邱瑾义日常行动要坐在行走机上,靠行走机的帮助才能完成日常行走,上下楼的动作,为此,邱家专门给他配备一辆专用的运输车,这种车比我们日常用的通勤车大了很多,几乎相当于我服役时,部队中那种自控射击的装甲车的大小了,运输车内部备有两套外骨骼型行走机,以及一个轮式行走车,车里甚至配备了全套的办公系统和生活设施,这样邱瑾义在上下班途中,也可以办公,甚至睡上一觉。

    我不知道邱瑾义那次事故的具体细节,比如发生的地点,和具体经过,但会不会是人为引起的事故也说不定。联想起邱谨仁说的话,我开始有些怀疑,发生在邱瑾义身上的这次事故,愈发地值得探究了。

    但当初邱谨仁讲起这次事故时,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感觉是在说发生一个不相关的人身上的事情。那种不冷不热的调调,现在回想起来,确实很是奇怪

    想着以后要是有可能,倒是可以打听一下相关的情况,顺着这件事情去查,也许会有些收获。

    走过邱瑾义的小楼,再望西走,便是邱家大院中最大的一处平整的草坪,大概有个三百多平米的样子,草坪西侧靠近山崖边有护栏,是观看夕阳落山的绝好位置。

    能在山上保留这么大一块空地,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了,邱家给这里起了一个很雅的名字栖凤崖听上去倒不像是平整的空地,反倒是更像一个三面深谷的险地,其实只是草坪的西侧靠近山崖而已。

    下午的冷餐会应该就是在这里举行。这里位于邱家大宅的西边,有很好的视野,如果天气好,还可以在这里观赏落日时的那一刻辉煌,当初第一次来邱谨仁家做客时,我们哥几个就站在这里,一边打闹,一边等待落日的那一刻,记得那次拍了很多照片,照片中的我们可以说身姿雀跃,仪态万千,自我感觉好极了。可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样子真可谓是丑态百出了。

    我不由得笑了,几年的大学时光,有太多的美好记忆。而,毕业后的几年,从参军服兵役开始到退役后和小谢合伙,一起开创自己的事业,期间又经历了不少艰辛和磨难,正是这些艰辛和磨难,让我从一个年少不知愁滋味的莽撞少年成长为一个能够自食其力的有为青年。

    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却真的让我有些挠头,让我不知所措。

    沿着栖凤崖旁的小路,再往东北方向走,就是邱家大院中的主体建筑,邱承继夫妇居住的大宅了,那里也是邱家大院中的功能区所在,厨房,餐厅,健身房,图书室,总设备控制室,第二会客室坐落其中,邱家的雇工以及多数服务机器人都居住和配置在这里。

    我决定掉头往回走,这时一架保安飞q恰好飞过我的头顶,嗡嗡地叫着掠过邱瑾义的房子,向着邱谨仁的房子飞了过去。

    回到邱谨仁的小楼门口,我看见喷泉那边正停着几辆运输车,几个穿工作服的人正操纵设备,从车上往下运物件。

    安德森太太正在一边,很专注地看着一切,并时不时指挥自己的服务机器人做些辅助工作。

    我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休息一下,睡个回笼觉。若不是早饭吃得太撑,不得不出门溜达一下,我现在早就进入梦乡了。

    连澡也没有洗,顾不上换睡衣,我爬上床,倒头便睡。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t机的蜂鸣声惊醒,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午11点半了,安德森太太给我发来信息,告诉我邱先生已经回来,说中午要一起用餐,让我准备一下,一会儿餐厅就开饭了。

    我答应了一声,随即翻身下床,准备洗个澡,换身衣服,去餐厅吃饭。

    临近中午,太阳高照,温度比早晨高了很多,地面的水汽基本已经被晒干。我出了楼,沿着早晨散步的道路向主楼走,

    路过栖凤崖时,正看见几台草地编制机停在那里,草地上的草已经被拔除,地面又经过了平整,就等待编织机上阵了,而工人们都不在,似乎已经去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