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乏味的午餐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午饭被安排在了主楼的小餐厅,因为只有邱承继,邱瑾义和我三个人,中午的饭菜也很简单,我们各自按照自己的口味要了一份套餐,埋头吃了起来。

    邱承继看上去似乎有心事,虽然表面装做若无其事,但很明显,有什么事情让邱承继分了心,除了和我们心不在焉的闲聊了几句,他忽然问站在一旁的安德森太太,下午与惠彦公司的会谈是否已经安排妥了

    安德森太太感到有些意外,她凑上前来,说不是今天下午有客人拜访,我们都准备了冷餐会招待他们吗

    邱承继这才反应过来,自知有些失言,于是不再说话,似乎再考虑着什么。

    邱瑾义看上去比上次见面胖了不少,仍然安静地坐着,一副拒人于千里的架势。

    很快吃完了午饭,邱承继转头和安德森太太交代了两句,又叮嘱我和邱瑾义下午注意招待好来访的客人,说完,就转身去了他的书房。

    我和邱瑾义闲聊了几句,便各自回房间了。

    回去的路上再次经过栖凤崖,眼前的景象让我吃了一惊,刚刚还是一片寸草不存的平地,经过几个工人短时间的劳作,居然一半的面积已经被五颜六色的嫩草覆盖了,一台草地编制机正不停地按照电脑给出的图案,将不同颜色的草种到地上,宛如彩色打印机在打印一幅美丽的画卷。

    编织机使用了很多不同深浅的蓝色草,以及一些很亮眼的黄草,就我所知,多数时候,人们会选择油画作为草坪图案。那么,他们正在打印哪一副油画呢

    我走近看了看,觉得图案有些眼熟,我很快想起来了,编织机正在平地上打印的是荷兰后印象派画家文森特梵高的星夜,这幅画是梵高的代表作之一,是其在精神病院时创作的,这幅画虽然极负盛名,很受世人喜爱。但我觉得,这幅画忧郁阴沉的色调与冷餐会的氛围多少有些不搭。

    我问操作的工人,怎么会选这么一副画作为宴会的草坪图案

    “这是邱先生的选择”,不知什么时候,安德森太太出现在了我的身后,“我想,这幅画色彩虽然有些暗淡,但正是因为暗调的色彩,才能更好地配合下午绚丽的阳光,不是吗”

    我点点头,算是认同安德森太太的观点。

    “andy”,安德森太太喊着,andy是邱谨仁的英文名字,“如果你有空,请下午两点半钟到这里来,准备一下,迎接我们的朋友,我一会儿把今天邀请的客人名单给你送去。”

    “好的”,我答应着,转身回自己的小楼。

    我给晏文苏发了一个消息,问她什么时候能来,如果方便,请她早点到,我可以在,主要是为了弥补一下这两天没有和她联系的过错,虽然我不知道邱谨仁和晏文苏之间联络的频率以及聊天的内容,但我已经拿定了主意,等晏文苏一来,我就会装作最近发生了一些很重要,很麻烦,很神秘的事情,而这些事情,我只能以后有机会再告诉她,同时这也是我为什么这两天没有和她联系的缘故。

    很快,我收到了晏文苏的回复,她说她正和姜婷婷她们一起在发廊做头发,大概半小时以后出发来我这里,让我给她们留一个靠近崖边的好位置。

    我说没问题,心里踏实了不少,来的女伴越多,越能分担我面对晏文苏时的压力。

    正在挑选宴会服装时,安德森太太已经派机器人服务生把参加宴会的客人名单送了过来。

    看得出,安德森太太对宴会的细节考虑的很周到,一份客人名单被设计制作成了一本不大的小册子,可以方便的撞在衬衣兜里,上面有来客的姓名和身份标注,还有一张宴会场地的示意图,详细的标明了每个餐桌的位置,并给出了建议,建议客人坐在哪桌比较适合,看来安德森太太对于这些客人们很熟悉。

    此外,还标明了乐队和烧烤餐吧的位置,宴会过程等等信息,有了它,我的事情简单多了。

    同时,我注意到,小册子上宴会场地的草坪图案已经变成了星夜。

    我不禁点了点头,内心很是夸赞了一番这个客人名单的设计。也理解了为何邱家会高价雇请安德森太太的原因了。

    客人中,大多是邱承继的商业伙伴,客户,他们之间不少是当年大学同学,比如晏文苏的父亲郭文宇,就是邱承继的大学同班同学,罗石宏的父亲罗健强则是邱承继多年的老友和生意伙伴,罗石宏和我们是大学同学,也是一块儿玩的伙伴,是关系最近的几个。

    除了晏文苏和她的密友姜婷婷,以及罗石宏几个,大多数人我都不认识,这是我遇到的最大的麻烦,到时候,别见面叫错了人,那就非常尴尬了。

    但,这还不是最大的麻烦,因为我在客户名单里看见了一个让我非常无法理解的人杜文善,一个传说中的黑道大哥,一个有着n多江湖传说的人,他的手下昨天还跑到邱谨仁办公室里张牙舞爪,煞是嚣张。真想不到邱承继还和杜文善这样的人有交往,而且,看样子关系还很近。

    这就让人非常不理解了,既然能被邀请到邱家赴宴,而同来的宾客又都是邱承继的同学和好友,那么,这说明邱承继和杜文善关系很近,可为何杜文善的手下会去办公室威胁邱承继的儿子而且极其不友善,大有不满足他们的要求就撕票的架势。

    这真是一件让我想破脑袋也无法理解的事,而大猩猩和大灰狼找我麻烦的事情,相信至少杜文善是知道的,否则,以霍猩猩和寸灰狼的身份,给他们一百个胆,也不敢去动老大朋友家的公子吧

    如果杜文善知道并默许了这件事,那邱承继会不知道吗如果邱承继知道此事,作为一个父亲,能眼看着别人欺负自己的儿子而默不作声吗

    现实的情景是,霍猩猩和寸灰狼下星期一会到办公室找我的麻烦,而至少到现在,我没有看到邱承继的任何动作,这说明什么呢我觉得自己的脑仁有点儿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