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冷餐会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不爽的是,再过半个多小时,我就要站在栖凤崖小广场前,欢迎这位黑道大哥,我心里琢磨着该用一副怎么样的表情来迎接这位传说中的大人物呢或许我应该冷冷地看中他,然后以坚毅的表情告诉他,我,许子恒,不,邱谨仁,是不会因你们的淫威而屈服的,最后,我会握着他的手,对他说,你敢如此的欺辱我,是因为你相信自己的实力,但你没有想到,你的对手有着不屈的精神和无穷的勇气,我会让你知道,自己当初低估了这个对手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有些热血沸腾,握紧拳头用力挥了挥,整个人都感觉变了一样,很有一番叱咤风云的豪气。

    我穿上选好的西式礼服和衬衣,穿上光可鉴人的皮鞋,对着镜子摆了几个姿势,看着镜中的“自己”,感觉很是满意,虽然穿礼服一直让我浑身不自在,但不得不说,穿上礼服以后,整个人都挺拔了许多,气场都大了好多。

    时间过得很快,下午两点二十五分,我最后整了整衣服,转身下楼。朝着栖凤崖的方向走了过去。

    转过邱瑾义小楼,就看见栖凤崖那边又变了一番光景,草坪上早已布置得妥妥帖帖,白色的桌椅摆得整整齐齐,桌上摆放着艳丽的花束,洁白的桌布和餐巾,几名酒店的服务人员正在忙碌地穿梭期间。

    烧烤架摆在了整个草坪的里侧,为的是不让油烟影响到就餐的客人。入口不远处,就是摆满各色可口食物的餐台。

    踩在打印整理好的草坪上,感觉犹如踩在了厚厚的羊毛地毯上,软软地又极有弹性。

    一阵风吹来,一阵浓浓的花香扑鼻而来,这应该是特地设置在草坪附近的丁香花氛带来的味道。

    这时,我看见了安德森太太,她已经换上了一身深色的连衣裙,胸口别着一枚胸针。她正在场地各处巡视,看见我便走了过来,对我说“邱先生刚才让我告诉你,今天来的客人中,有一位卢德臻先生,他来的时候,请你领他到2号桌,不要忘记了”。安德森太太看着我,在等待我的肯定答复。

    “谁是卢德臻”我问道,想想今天来的客人中,我大多不认识,如果是晏文苏还好,跟她在一起的,一定是她的父亲郭文宇,罗石宏一家也是如此,只要有罗石宏的,一定是罗健强一家人呗。

    可其他人怎么办呢人家从上到下,老的小的,我都不认识,到时候,我走上前去,怎么和人家打招呼呢总不能说“伯父好,伯母好,这位兄弟姐妹好”吧那还不丢死人了

    邱承继特意关照的这位卢德臻先生,显然不是熟客,所以,正好可以打听一下,事先有个准备,省得到时候抓瞎。

    “哦,卢先生是邱先生特意请来的贵客,所以邱先生特意嘱咐我,让我关照你把他领到2号桌”,安德森太太说道,

    “那我怎么能认出这位卢先生呢”,我把我的困惑讲了出来,

    “哦,这个很简单”安德森太太随手拿出了一个小的控制器,指着屏幕说,“因为来的客人事先都做了登记,所以他们的车一到,你就可以在这上面看到他们的名字,他们的车会停在喷泉那里,然后由服务生领到这里来见你,你可以看见他们的名字出现显示器中喷泉的位置,就可以知道谁会是你即将见到的客人”安德森太太的解释很到位。

    “好了,现在这个控制器归你了”,安德森太太朝我挤了挤眼睛,

    “你只需要留意谁是下一个客人,记好客人坐的桌号,然后把它放进你的兜里,和客人寒暄几句,把来的客人领到预定的桌子就好了”。安德森太太补充道,“对了,你带了我给你的客人名单了吗”

    “这真是太好了”,我高兴地几乎叫了起来,“是的,我当然带了”。

    我几乎要亲安德森太太一口,这实在是解决了我的一大难题,否则,今天真要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我场地里走了一圈,确定好桌子号码和所在位置,确定好从入口到桌子最恰当的路。

    九月份的bj,天气依然很热。早上虽然下了一场暴雨,但在太阳的照射下,气温没有下降。此时已经接近下午三点,阳光有些斜斜的照射在周围的山头上,像是覆盖了了一层耀眼的金光。

    收到通知,第一位客人如期而至,看控制器提示,是一位姓箫的客人,场内的工作人员立刻各就各位,准备开始工作了。这时不知从哪里走出以为穿燕尾服的欧洲中年人,手拿小提琴,来到场内的表演区,开始拉奏小提琴,演奏的居然是克莱斯特的爱之喜悦。

    我定睛看了看,虽然这个演奏者神态自然,步履轻盈,甚至在看到我关注他时,还冲我做了一个鬼脸,但我依然凭直觉认定,这是一个演奏机器人,他的脸膜做得很好,脸部控制程序决对是一流的,模仿人的表情堪称惟妙惟肖。只不过,对于我这个浸淫机器人服务业多年的资深人士而言,识破它的身份是轻而易举的事。

    我转过身,只见迎宾小姐扶着一位中年男人走了过来,中年男人已经脱去了西服,随便的搭在自己臂弯上,另一只手里握着一杯开胃酒。

    我连忙迎上前去,满脸微笑,问了声“箫伯伯好”,然后将他领到了座位上。

    “您喝点什么”我问道,

    箫先生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说到“先给我来一杯蓝薄荷水吧,这天真是有点儿热啊”。听到要求,站在桌旁的服务生立刻答应着去准备蓝薄荷水了。我和箫先生随便闲聊了几句,便转身回到宴会的门口,准备迎接下一位客人。

    晏文苏她们是第二个到达的客人,除了晏文苏和姜婷婷,还有她们另外一个好友,名字叫冯安妮什么的。

    几个姑娘过来的时候,看着很是高兴,晏文苏穿着白色的衬衣,浅灰色的裙裤,脖子上戴着一副绿宝石的项链,头上还戴着一顶白色的草帽,身上飘散着一股淡淡的,沁人心脾的香气,在尚感酷热的午后,这种味道让人感觉上很清爽,晏文苏说她们本来要早一些到的,主要怪姜婷婷做头发花了太多的时间,姜婷婷听了很不满,装做很生气的样子,大声抗议说明明是你做头发的时间比我们都长,怎么怪我了呢说完几个女孩嬉笑着追打着进了会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