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杜文善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经过我身边时,晏文苏还伸手捏了一下我的下巴,调皮地眨眨眼,似乎为了表明我们之间特殊的关系。

    我只能苦笑。

    我把她们安排在场地靠山边的角上,这里离主活动区稍远一些,是安德森太太名单里注明的机动位置,看夕阳的话,位置绝佳。

    罗石宏的到来,让我的感觉松快了一些,不管怎么说,罗石宏是今天来客中最让我没有压力的。毕竟是同学,尽管我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但自己人的那种感觉真是让我感到了一刻的放松。

    不过罗石宏有个不大不小的毛病话太多,大家谈兴正浓时还好,但如果你想独自一个人安静一会儿的时候,最后离罗石宏远一些,不然,真会被他喋喋不休的话题搞崩溃。

    我把罗石宏安排和晏文苏她们在一个桌,反正他们彼此很熟,不需要我介绍彼此,而且他们也没把自己当外人,自顾自的去要酒水饮料,不需要我分神照顾。

    随后又来了几拨客人,晏文苏的父亲郭文宇和母亲晏女士也到了,我把他领到了2号桌,这一桌应该都是邱承继最亲近的朋友。

    终于,在控制器上看见了杜文善的到来,对于这一刻,我已经等待了很久,我已经无数次的演练如何面对杜文善,如何不卑不亢的向杜文善表达自己不屈服,准备抗争到底的态度。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挺直身板,准备见一见这个传说中的大人物。

    虽然事先已经准备一番见到杜文善的说辞,但想到要马上见到杜文善本人,心里还是不免紧张起来。

    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了,手心里满是汉,我把手擦了擦,又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努力地坚持着,看着远处的拐角处,等待着杜文善的到来。

    等了好一会儿,才看见一个仪态端庄的中年妇女和一位身材高挑身穿深色长裙的姑娘走了过来,后面不远处,一个留着小胡子,梳着背头,身材微胖的男人走了过来,我仔细的看这个中年男人,除了那副黑框眼镜有些文艺范,根本就是一个后厨的厨师长嘛,整个人哪有一丝江湖大哥的气质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老杜吗

    “帅哥,我们的座位在哪里啊”,正当我沉思之际,刚才的中年妇人和身材健美的姑娘已经走到了跟前。

    这让我多少有些措手不及,好在我反应够快,今天的来客家属一般都安排在比较固定的区域,所以,我立刻微笑着领她们走向5号桌。

    待转身找那位厨师大叔时,却发现人家已经金刀大马地找到一张桌子坐了下去,我正寻思着如何走过去和他“理论”一番时,就看见邱承继和一位高个子,戴着金丝边眼镜,头发花白的老者朝着入口处走了过来。

    我只好向入口处赶了过去,准备迎接邱承继他们到来,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正在讨论什么严肃的问题,

    待他们走到跟前,我马上迎上前去,微笑着打了招呼,并朝着老者模样的人微微鞠躬,说了声“伯父好”。

    老者眼里满是慈祥,听了我的问候,很是高兴,很是热情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过身对邱承继说,“老邱啊,还是你和文婷教导有方,瞧瞧,你家瑾仁这么年轻,还这么能干,真是难得的人才,着实让我羡慕啊,还是上回我说的,要不让瑾仁做我的义子,如何”

    邱承继没有应声,只是笑着答道“哪里哪里”,一边看着我,脸上似乎很是满意。

    我转身,引导他们走向一号桌,那里已经有几位客人了,见到邱承继他们,这些客人立刻站了起来,彼此打起了招呼,甚至开起来玩笑,看来又是一桌熟客,这时,我听见有人喊着,“老杜,听说你最近有笔大买卖,听说很赚钱,怎么不拿出来大家一起发财啊”

    老杜我心里一惊,难道这个老者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黑帮大佬杜文善我抬头,仔细看着这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会不会是另外一个杜姓客人我心里嘀咕着。

    “不敢不敢,买卖是不了算的”,说着老杜转头看着邱承继,笑着说“我这不是等着老邱给我回复吗”。

    这时更多的人凑上前来,似乎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

    而我注意到,邱承继这时却转过身,径直走向旁边的一张桌子,和那么小胡子厨师长模样的人很客气地打了个招呼,握了握手,然后坐近身子,两个人低声细语聊了起来。全然不顾一桌子的老友。

    看着客人们渐渐到齐了,我转身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安德森太太,示意她要不要让邱承继上台讲两句,并宣布冷餐会开始。

    但安德森太太的目光似乎更专注于邱承继和小胡子的交谈,没有留意我的暗示。

    那边一号桌,刚才那位仪态端庄的中年妇女和那位身材极好的女郎正在和桌上的其他客人打着招呼,老者正在向其他客人介绍那位女郎,刚刚事发突然,没有看清她的长相,现在有空闲,我不禁仔细端详她,看得出来,这位女郎不仅身材好,长相也是一流的,我暗暗拿她和邱谨仁女友晏文苏做了个比较,结论是各有优势,论长相,晏文苏稍好,但论身材,还是这位女郎更胜一筹。

    很快我就知道了,这位女郎是这位杜老先生的女儿,而那位中年妇女则是杜先生的妻子,这位女郎的母亲。

    这位杜小姐,不仅人长得美,身材健美,而且很有人缘,不仅和年长的客人们相谈甚欢,还很快与晏文苏他们打得火热,不但帮忙满足大家各种要求,就连服务生都很乐意和她接触,一个人满场穿梭,很受大家的欢迎,好像她才是这里的主人,而我是她的客人。

    不过,我倒是没有丝毫不悦,因为她的到来,倒是减轻了我的许多应酬。

    她也和我聊了一会儿,从聊天中得知她叫杜亭鸾,她老爸就是大名鼎鼎的杜文善,我竭力掩盖自己的惊愕,虽然已经有预感,但是还是有些惊讶,杜文善居然是一副如此文质彬彬的学者模样,太让我意想不到了。

    说实话,如果不知道杜亭鸾和杜文善之间的关系,我甚至对她颇有一些好感,但一想到杜文善手下那两个凶神恶煞般的手下,我不禁有些悻悻然,于是找了个借口,找晏文苏他们去了。

    毕竟,我现在是邱谨仁,我需要演好我的角色,而直面晏文苏是我必须要演好的一场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