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晏文苏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相比一号桌的客人,晏文苏他们这桌可就热闹多了,因为都是年轻人,大家聚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题,聊不完的天。

    罗石宏喝的有点儿多,所以嗓门有些大,他正在一边喝着酒,一边讲某个朋友的嗅事。周围的人都兴致很高,随之罗石宏的讲述大呼小叫着。

    在众人的起哄中,我轻轻地把晏文苏拉到一边,找了一个背静的地方坐下,给她要了一杯蜂酒,真打算跟她解释一下近期没有和她联系的原因。晏文苏倒是先问了我一个问题。

    “那个杜小姐,你觉得怎么样”

    “哦,还不错,但是比你差远了”,虽然问题来得有些突然,但我自己觉得回答还算满意,

    晏文苏轻轻笑了笑,“你没有听说圈里那句生女当如杜亭鸾吗”

    我摇了摇头,心里琢磨着晏文苏到底在在乎什么

    从晏文苏脸上少了我料想的那种喜悦之情,似乎心里在想什么事。我心里想着是不是因为杜亭鸾太过风光,抢了风头,故此,晏文苏不高兴。

    于是我忙着找话题,忽然我想起来,晏文苏自己可是开了一家体游游戏公司,虽然行业内算不上楚翘,但是也是全国排名前十几名的,要知道,以现今体游行业的竞争而言,能挤进全国前三十名,已经是极为不凡的水平了。

    想到昨天的盟军和联军的网上大战,我觉得或许是不错的话题,于是,我便问道“听说最近两家体游公司要一统国内体游行业,而且引发了两派的竞战,不知你的公司有没有涉及其中”我凝视着晏文苏的脸问道。

    晏文苏笑了笑,但笑容几乎转瞬即逝,似乎这个问题让她有了些更深的忧虑,她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怎么,情况不理想”我不由得问道。

    “也没什么,公司发展了,总会冒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让你烦心”,晏文苏又笑了笑,表情轻松了很多。

    “怎么样你那边的事情办得还顺利吗”晏文苏转而向我发问,

    “还不错,一切还算顺利,希望将来执行的时候,不要出些节外生枝的事情”,我回答到。

    一阵短暂的沉默。

    “昨天的网上对抗,你一定知道吧”我努力地寻找话题,心里想起了昨天联军和盟军的多界域对战。

    “当然,这可是体游界的大事,作为从业者,怎么能不知道呢”晏文苏回答得很干脆,

    “哦,那你怎么看昨天的结果”我试探着问到,

    “昨天的结局事先已经预料到的”,晏文苏的回答很平淡,

    “那这件事对于绿路联盟和同赤联军有什么样的影响呢”我发现自己对这个问题着实很好奇,所以我真想借这个机会听一听,作为一家体游公司的掌管者,对于这一次网上大战的观点。

    但见晏文苏依然神情轻松的慢慢说道“不是有一句老话吗赢者通吃,绿路联盟的优势是早前获取的,而今这个优势依然无法无解,所以,他们很有信心打赢这一场同联军网上对决,这也是他们主动挑起这一次网上决战的底气”。

    “可是,昨天才是第一场啊,今晚和明晚还各有一场,你怎么现在就判断你们会输呢”我真有些替同赤联军感到不平。

    “昨天的冷兵时代其实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晏文苏转头看着我,一字一板的说,

    “那倒是,可冷兵时代的参与者数量很重要,人多力量大啊,不过在火器大规模使用的二战,已经未来星际争夺的年代,人数的优势已经不明显了,联军只要充分利用好自身的优势,还是有望在后面的二战鏖战和天际纵横两个战场赢得转机的”,我觉得自己的理由很牵强,完全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而找的论点,这些说辞对于晏文苏来说,完全构不成对抗,她不用费心就可以击溃我的观点。

    “想不到,你还是联军的忠实支持者,我们很是受宠若惊哦”,晏文苏做了个鬼脸,装出一副极度兴奋地样子,做出鼓掌的样子。

    我立刻装作很是受用的样子,一脸的沉醉,配合一下晏文苏的表演,我想如果这时有人看见我们两个的样子,一定会相信眼前的这两个人是十分亲密的关系。

    晏文苏的表演很是持续了一会儿,因为她又趁兴跳了一段舞,很是激情飞扬,动作很专业,颇有感染力,我差点也不由自主地和她跳上一段了。

    虽然我知道晏文苏的体质和运动协调能力很好,除了舞蹈,跆拳道水平也很高,但印象中,总是觉得她更偏于内向的性格,今天却让我看到了未曾见识过的她的另一面,随着舞蹈,那眼眉间的灵动绝对是专业舞者的表现。

    我并不知道为何晏文苏会突然变得如此兴奋,尤其是看见她刚刚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这期间的转变是何原因呢难道我说的什么话起了作用我摇了摇头,给了自己一个否定的答复。

    她或许只是一时兴起,随性而为;或许是释放心中的压力;又或许,她是故意而为之我想起了蜜蜂是通过舞蹈来与同伴交流及传达信息,莫非晏文苏这一段舞,是一种测试

    也许这是邱谨仁和晏文苏的约定,如果是邱谨仁本人的话,在这种情况下,应该也跳一段舞来证明一下自己的身份。

    而像我这样的冒牌货,就不会对此有正确的反应,那么晏文苏很容易就能分辨出真伪。

    多妙的安排啊我几乎相信了自己的推想。

    晏文苏很快就从兴奋的状态恢复安静的状态,她理了头发,脸上的表情也淡定了很多。

    我仍然继续着我的提问,“为什么你判断同赤联盟会输掉这次对抗”

    “你应该知道蒋敬智答吧”晏文苏说,

    “是那个只能问答软件吗”我反问道,

    “是的,就是那个问答软件,比赛之前,有很多人专门去问这个蒋敬智答,到底谁会赢得这次网上对抗战的胜利,你知道蒋敬是怎么回答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