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柴书彦 一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那一定是一边倒的回答喽”,我说道,“可一个问答软件真的能预测到真实的比赛结果吗”

    “是的,蒋敬智答给出的胜率,同赤联盟只有万分之三,基本上是说,同赤联盟没有丝毫获胜的机会”,晏文苏又补充道“蒋敬智答是一个系统软件,收集了可以收集到几乎所以的社会信息和数据,它的分析很有参考性”。

    “那它对于今晚和明天的胜负也是这样的预测吗”我追问道,

    “是的,只不过相对于昨天的胜负概率,后两天的数据略好,其实也只是好一点点罢了,对于同赤联盟来说,仍然是一个令人灰心的数据”。

    “看来问答软件也有蒙对的时候”,我有些不甘心地说,

    “当然不是蒙的啦,人家是做了周密的分析和推算的”,晏文苏对我的观点表示了异议,

    “如果我修改一些参数,比如事先在网上统计得出的双方参加的人数,或许这个胜负几率就会变化,没准儿是一个颠覆性的变化”。我觉得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有些偏执了。

    “那也没有用,因为蒋敬智答系统参考的数据量很大,你所说的参加人数只是其中的一项,系统会根据以往的数据进行比对,做数据分析,那样的话,即使你把联盟的参加人数增加了很多,最后的结果也不会有大的变动,那样的话,结果是一样的,换句话说,如果你想要得出一个有利于联盟的数据,你要修改的数据很可能是几万个,但失真的数据其实毫无意义,不是吗”晏文苏看着我说。

    “好吧,我承认这个预测的结果”,我回答到,“但为何系统中的数据中,会有这么多有利于绿路同盟的”

    “你总算问了一个靠谱的问题了”,晏文苏笑了,应该说晏文苏是个美丽的女子,尤其是笑的时候。

    “我猜你一定可以非常准确的回答我的问题了”,我说,

    “这个话题回答起来有些复杂,需要一些时间,不过今天正好有空,可以给你解个惑”晏文苏的表情有些轻松。

    “你一定听说过柴书彦和他的宝搵食盒的故事吧”晏文苏问道,

    “这个当然,现在甭管多大岁数的人,只要张得开嘴的,谁没吃过宝搵食盒啊”,我答道,

    “这件事的源头就要从柴书彦和他的宝搵食盒说起”,晏文苏顿了顿,摆开一副开讲的架势。

    于是,晏文苏就开始讲述的关于柴书彦和他的不凡经历,当然对于其人其事,我多少也是有一些了解的,所以,下面的文字是我的转述和一些补充及评论。

    话说当初,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让原本与餐饮行业毫无交集的柴书彦进入餐饮业,事情的开始是这样的,柴书彦的一个朋友,羽联投资公司的合伙人,低价收购了一家著名的餐饮连锁公司,原本公司的持有人投资失败,只得将公司的股份低价转让给柴书彦的朋友,拿钱走人。

    那时候,餐饮市场上正进行着激烈而又残酷的竞争,因为大众就餐习惯的变化,传统的餐饮公司在面对餐饮物流企业的竞争中,全面落败,逐步被餐饮物流企业收购,在这个大环境下,持有一家餐饮公司,绝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即便是低价收购来的。

    果不其然,柴书彦的朋友原本打算以较低的价格收购进来,然后转手卖给餐饮物流公司,从中赚一笔,但是不料想,人家出的价格比收购时的价格还低,出售不划算,搁在手里持有成本又很高,自己搞经营又不懂行。

    他的朋友为此很伤脑筋,一次和柴书彦吃饭,席间谈起了这件事。

    柴书彦当时正在做自己的老本行,按他的话讲就是买锅炉的,作为一种中国北方过冬的必需品,锅炉在中国北方普及率很高,由于传统的锅炉大多使用煤作为热力的来源,而煤燃烧后造成的空气污染曾一度使冬季的北方雾霾严重,对于物质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劳苦大众来说,不能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为此,国家启动了供暖系统的升级改造,将原本使用煤加热的供热设备,逐步替换成使用天然气的采暖设备,这是一项耗资巨大,且工程量着实不小,所以,替代工程持续了很久。

    但,等柴书彦大学毕业,进入到此行业时,已经是工程的尾声了,最好的阶段没有赶上,作为锅炉销售的他只能辗转于北方各地,找寻可能的用户,并走访老用户,技术支持和后期维护,尽管柴书彦很努力,也很花心思,但无奈锅炉的使用有周期性,不是销售额一直维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不见大的起色。

    为此,柴书彦一直闷闷不乐。

    吃饭那天,柴书彦刚刚被销售主管无恶意的一句玩笑话惹得一肚子气,当时几个销售难得凑在一起,正坐在办公室里喝茶聊天,柴书彦坐在那里话很少,整个人显得不太兴奋。

    主管凭着对他的了解,知道柴书彦又在琢磨销售的那些事,想跟他开个玩笑,调节一下气氛,那个主管平日里跟柴书彦的关系不错,所以开玩笑的时候也没有想太多,看见柴书彦整天愁眉不展,便开玩笑说“我说柴书记啊,搞销售工作,关键是要用心,想客户之所想,念客户之所念,生意遍地有,看你怎么搂,生意自己不会跑上门来,要经常跑客户嘛”

    听主管这么说,柴书彦随口回了一句“谁说我没有跑,国内北方城市我几乎都跑遍了,该走访的客户一个没有拉下”。

    主管一听,也随口来了一句“光国内北方城市怎么够,那些地方设备早更新过了,要想生意有大的增长,就要跑那些未开垦的处女地,比如,比如”主管一时想不起哪些地区属于尚未开发的处女地。

    主管一听,也随口来了一句“光国内北方城市怎么够,那些地方设备早更新过了,要想生意有大的增长,就要跑那些未开垦的处女地,比如,比如”主管一时想不起哪些地区属于尚未开发的处女地。

    “比如南北极吗”柴书彦反问道,“如果公司报销路费,我倒是很愿意走一趟,可是结果大家都知道,那里没有多少人居住,不会有市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