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杜亭鸾

作品:《公元2069之错置的记忆

    就在绿路盟军和同赤联盟网上对决的前几个月,绿路两家公司宣布了一个规定,凡是在该公司体游设备上每完成4个小时游戏的玩家,都可以免费领取一个饭盒;每天各个游戏玩家最多可以领四个饭盒。

    结果,大量其他体游公司的玩家纷纷转投这两家体游公司,其他公司的游戏玩家流失严重,虽然他们也及时的推出了相同的奖励计划。但,一切为时已晚。

    讲到这里,晏文苏慢慢地转过身,看着远处渐渐落下的夕阳,喃喃的说道“其实,双方的胜负几个月前就已经决出来了”。

    我也转过身,看着晏文苏,说“他们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难道真的是为了一统体游市场吗”

    晏文苏淡淡地笑了一下,“再过几个月,你就能看到结果了”。

    “你认为他们会成功吗”,我问道,

    “情况对于,不很乐观”,晏文苏的口气出奇的平静,但我知道,所谓小的体游公司,自然也包括她的公司。

    “那这件事对你会是怎样的影响呢”我心里有些明白为何晏文苏刚刚会那样闷闷不乐了,只不过,我更想听听她的观点。

    “影响当然会有,目前看就是更加的忙了”,晏文苏忽地又笑了,让我有些摸不到头脑。

    “你知道,昨天的对战结束以后,我的公司光装备一项,买了多少吗”

    “这个我真的猜不到,不过要是我是他们,也会买很多装备,然后再找机会赢回来的”,我说道。

    “是的,这也是很多昨天游戏中失败的玩家的共同想法”,晏文苏用手指比划了一个数,“这是我们昨晚到今天中午卖出装备的金额”。

    “这么多啊”,我几乎是叫了出来,“难怪现在体游公司的市值这么高,你半天的销售额已经是”,

    我停顿了一下,把几乎到了嘴边的话,截留在了嘴里,我原本要说的是“你半天的销售额是我公司一年销售额的15倍”,但我意识到了我现在的身份,所以,我匆忙改成了“你半天的销售已经是坤丽集团一年销售额的六十分之一了,太不可思议了”。

    晏文苏笑了笑,依然一副醉人的笑容。

    这时,忽然那边一阵躁动,小提琴的乐曲声音一变,一阵活泼欢快的乐曲传了过来。仔细一听,原来是小提琴曲云雀,随着乐曲的演奏,表演者浑身随着曲调的变化,飞快的抖动,跳跃着。

    罗石宏他们很是兴奋,已经开始叫着跑到场地中间跳起舞了。

    只有那些邱承继他们那些中年人,倒是不为所动,继续着他们感兴趣的话题。

    “虽然他的演奏很棒,表演也很有激情,但我仍然感觉少了些什么”,我转头对晏文苏说道,我当然是指这位机器人表演者还达不到人类优秀的演奏大师的水平。

    “你是说他的演奏少了些感染力吗”晏文苏问道,

    “是啊,尽管不是很懂小提琴,可我还是听出这是一个机器人的表演”,我很信心满满的说。

    “可是他已经足够棒了,尤其是他可以毫不费力地高水平演奏几个小时,而人类呢,已经累趴下了”。

    “也是”,我嘴里表示着认同,眼光投向了远处,那边的桌子旁,邱承继和那个卢先生仍然在低低的私语,“他们怎么聊了这么久,什么事情让他们这么费心”

    “你是说那个卢先生吗”晏文苏问道,

    “是的,就是这位卢先生,我今天差点儿把他当成另外的一位客人”,我接口道,

    “哦,那有些不应该,这位卢先生可是你们行业应该认识的人啊”晏文苏说,“连我都知道他的大名”。

    “哦,这样啊”,我有些不好意思,“看来真是露怯了”。

    “他是社科院研究人工智能的,为政府制定相关政策意见的,两年前被聘为国务院参事,是人工智能方面一位很有影响力的学者”

    “那么,他们此刻在讨论什么呢”我趁机问道,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想必是与人工智能有关的吧”

    这时候,我忽然看见杜亭鸾走了过来,于是朝着晏文苏眨了眨眼。

    “帅哥,美女,你们在这里聊什么呢也不加入我们”,人还没有到,杜亭鸾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哦,没什么,我们正在说刚才那位小提琴表演者手里的小提琴是哪个牌子的”,我编了一句谎话,

    “这个问题吗,让我来回答你们吧,如果我没有听错,这把琴应该是制琴大师廖启正的作品”杜亭鸾的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哇,这么厉害”,我不由得发出感慨,“你一定受过专门的训练吧”

    “哪里,家父正好和廖大师认识,曾经专门请大师为我做过两把琴,所以对他老人家的琴比较熟悉一些,要是其他大师做的琴,我可能就听不出来了”,杜亭鸾说的有些轻描淡写。

    “这么说,杜姐一定是个小提琴高手,什么时候给我们表演一场啊”,我笑着说,

    “那可不敢,你家晏文苏可是拉提琴高手,我可不敢班门弄斧”,杜亭鸾笑着推辞道,

    “杜姐太客气了,你的演奏水平我可是见过的,绝对是专业级水准,你22岁那场演出视频我还有呢,经常看,看我和杜姐当年还有多大差距,每次都很失落,因为总也比不上杜姐”,这时,晏文苏在一旁插话道。

    我转身看了晏文苏,“要不你们两个表演一个合奏吧”,我说道,

    “而且,我知道杜姐还有更厉害的专长呢”晏文苏补充道,

    “哦”,我更加觉得惊奇了,“看来是真人不露相啊”,

    “不敢不敢”,杜亭鸾忽然大笑起来,笑得我有些不知所措,一边的晏文苏抿着嘴,也在偷笑。

    “好了好了,说正经事,下周五,我们俱乐部有一场马球赛,两位如果有空,欢迎到我们俱乐部来观看比赛”,杜亭鸾停了笑,

    “好的,如果没有其他安排,我们一定去”,转身,我看了看晏文苏,示意她给个答复,

    “那太好了,我正要欣赏一下杜姐纵马驰骋的英姿呢”,晏文苏的回答很是干脆,

    “那就说好了,周五下午三点,湛卢马术俱乐部,不见不散”,说完,杜亭鸾朝我挥了挥手,又和晏文苏来了个拥抱,转身向着杜文善那边走了过去。

    “没想到杜伯伯有这么优秀的女儿”,看着杜亭鸾走远的背影,我喃喃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