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74章 云守一与东方

作品:《天纵武神

    “云守一,不当缩头乌龟了?”东方以长戟直指云守一,气势如虹。

    反观云守一,一如往常的风轻云淡,面对东方的挑衅,只是淡淡道“你带来的人虽多,但不过是些土鸡瓦狗,全军覆没不过是时间问题,又何需我出手?”

    说话间,庇护城一方武者又斩杀了数十人,却无一人阵亡。

    东方又气又急,这些大部分都是他的族人,灵曜不在乎,他可不能不在乎!

    “现在我出手了,你应该清楚,形势将会大逆转。若不希望庇护城血流成河,交出七星宗悬赏的几人,剩余人等宣誓效忠!”

    云守一笑了“血流成河?那得看流谁的血了!”

    嗡!

    东方握住长戟的手爆出青筋,铁青的脸色变得狰狞,怒道“云守一,你可别忘了你曾经是怎么败给我的!既然你冥顽不灵,休怪我大杀四方!”

    云守一手腕一翻,干瘦的手上出现青色长剑“无妨,若我败了,风大人自然会出手。”

    东方眉毛一跳,不自觉地扫视着四周,心中惊疑不定。

    难道,消息有误,风十三并没有死?

    若是这样,即便是十个灵曜,也不是对手啊!

    “不对,如果风十三真的还在,只要他站出来,一战可免。以他的(性xg)格,是绝不会希望出现今(日ri)这种局面的。云守一是在虚张声势!”

    想到这里,东方一扫心中疑虑,上步如惊雷,长戟横扫,炽(热rè)的气浪将避开百米外的几个武者掀翻在地。

    ”阳炎·(日ri)冕浩((荡dàng)dàng)!“

    云守一脚尖轻点地面,往后飘然退了数米,同时手中长剑变得虚幻起来,不断在他(身shēn)前挡开东方的长戟,虽看似惊险,却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东方将长戟拖在(身shēn)后,眉头微微一皱,暗道”看来,这云守一也没有闲着。这一招,放在过去,至少能让他吃点苦头,现在却没能建立寸功。不过,这只是开始!“

    随着一口浊气吐出,东方的口中分明可见星星点点的火光,并以此为中心向全(身shēn)蔓延。

    “阳炎·大(日ri)圣铠!”

    在这一辅助型武技的加持下,东方的速度、力量剧增,瞬间打乱了云守一的防守节奏,甚至在后者的长袍上留下了焦黑的灼烧痕迹。

    不过,云守一也非庸人,在吃了点小亏后,迅速反应过来,以罡气牵引凭空出现的云雾,笼罩了周(身shēn),就如一座云雾缭绕的山岳。

    “飘渺云纱。”

    同样是辅助型武技,增幅效果相差无几,两人的战斗再度陷入胶着。

    在族人不断阵亡的(情qg)况下,东方自然不愿意拖下去,立即施展起武王境界才能领悟的神通——武王真(身shēn)。……(爱ài)奇文学iqix ~¥最快更新

    所谓武王真(身shēn),是在武印异象的基础上,进一步发挥武印的力量,将属(性xg)灌注全(身shēn),达到气与(肉rou)合的程度,使得属(性xg)效果彻底融入每一寸肌肤、每一条神经之中。

    一旦施展武王真(身shēn),(肉rou)(身shēn)便会显而易见地发生变化。

    正如此刻,东方施展了武王真(身shēn)后,全(身shēn)的皮肤开始发亮,呈现出如同阳炎般燃烧的状态。

    这个时候的东方,仿佛是个小型太阳般,成了整个战场上最为耀眼的存在。

    云守一当然不会示弱,同样(身shēn)为武王的他,也紧接着施展了武王真(身shēn),但并不似东方那般夺目,反倒是变得虚幻起来,让人看着有些不真实。

    ”战!“

    东方横长戟,云守一剑出。

    瞬息之间,两人又交手了五十多回合,攻守之间再无试探,尽是狠厉的杀招。

    在场的其他武王强者纷纷色变,原以为自己和云守一、东方之间的差距不会太大,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同一个层次的。

    这两人若是愿意,绝对能轻松屠尽在场其他人。

    铮!

    一个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云守一的长剑偏离,刺在了空气上,而东方的长戟则擦着长剑的利刃,穿透了云守一的肩膀。

    ”云大人!“庇护城武者无不大惊失色。

    东方的脸上绽放出胜者的笑容”只要我动一动念头,你便会被罡气炸成碎末。我看风十三并不会出现了。如何,重新考虑臣服七星宗?“

    云守一手腕一翻,长剑收回了乾坤戒中,脸色却没有变化,反问”你确定,自己已经赢了?“

    ”什么意思?“东方心中忽然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刺啦!

    嘈杂的战场内,东方并没有错失这个声音。

    他低下头,只见自己的武者服突然裂开,一道血线出现在(胸xiong)膛之上。

    这还未完,他手中的长戟中段位置突兀地断开成了两截。其断面光滑如镜,显然是被利刃斩开。

    云守一将肩上的长戟头拔下,扔到了地上,淡然道”看来,时隔多年后,轮到我赢了。“

    ”云大人万岁!“

    欢呼声顿时响起,庇护城武者们的士气拔高到了新的境界。反观东方带来的武者,战意更加削弱,甚至出现了溃逃的现象。

    然而,庇护城武者们才兴奋没多久,便忽然感觉到一个(阴y)冷、恐怖的气息笼罩了整个战场,压得他们几乎窒息,意志稍弱的,更是连武器都拿不稳了。

    浓妆艳抹的灵曜,如鬼魅般突然出现在战场中央半空,冷冷地俯视着所有人。

    ”是你!恐惧武帝灵曜!“虽然灵曜夺舍重生换了(肉rou)(身shēn),但云守一还是一下子认出了他。

    ”云守一,许久不见,你还是没能跨过最后一步成为武帝,真是可怜。“灵曜的声音非常(阴y)柔”风十三已经死了,你又何必再负隅顽抗?“

    在场一些不认识灵曜的武者,还以为他是女(性xg),只不过长得粗犷了些……

    云守一表面稳如泰山,实际上心中已是焦虑到了极点。

    没有风十三,庇护城哪有人能抵挡得了一个货真价实得武帝?只要灵曜动手,那庇护城真的就要血流成河了!

    “灵曜没有第一时间现(身shēn),想必是并不确定十三的生死……没办法,只能诈他了!希望当年十三轻描淡写斩杀灵曜的(情qg)景,依然是他心中挥之不去的噩梦……”云守一如是想。

    继续强装着镇定,云守一道“灵曜,你真觉得十三已经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