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二章 生死存亡 五

作品:《战国我为王

    kgg

    喜欢就分享

    平原城战火依旧在继续,峡谷上的默军连弩兵已经由最初的弩箭(射shè)击变成石头砸,而峭壁上能扒下来的石头都不放过,直到石头砸完之后,一个个默军士兵便下到最下面的一层岩石上与爬上来的敌军短兵交战,现在匈奴兵与东胡兵想要爬上峡道凸起的岩石更加容易了,因为峡道底下已经铺满了尸体,厚厚的一层,鲜血如同河流一般从峡道口流入峡道口面前的河流,把河流染成一片红色,没有人知道倒地有多少尸体,也没有人去量有多厚,只是从现在匈奴与东胡兵的木梯可以轻而易举的搭在峡道第下的一层凸起的岩石上,甚至更高。

    双方交战,时不时有人被斩杀从岩石上摔下去,就如同下雨一般。

    在后半夜,匈奴与东胡兵终于退去,平原城的百姓纷纷自告奋勇跑上城头帮忙清理城头,或准备滚木擂石,或者去收集战场上的箭羽箭支等武器装备,帮忙寻找战死将士的尸体与救治受伤的将士,而默军将士则扎紧时间休息,吃饭,补充体力,准备迎接下一轮敌人的进攻。

    一年之计在于(春chun),一(日ri)之计在于晨,每天清晨都预示着新的开始,不过对于平原城的军民来说,这清晨并不是他们想到来的,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准备与休息,而这几(日ri)可谓是让平原城的百姓担惊受怕,仿佛回到了曾经那恐怖的经历。

    只是越担心什么越来什么,天才微微亮起,默军将士才休息几个时辰,平原城的百姓还在帮忙准备守城的东西,匈奴又展开新的进攻,

    默军将士不得不提起武器与敌人厮杀,战斗十分残酷,平原城门本就是在峡道的进口,就如同河道建起的峡坝一般,城头前方的空地本虽然不大,可却比峡道内大上了许多,可是现在这里却堆积的尸体比峡道中的更多更高,整个平原城的城门早已经被尸体埋没,尸体直沒城头,形成一个直通城头的斜坡,一个个匈奴兵与东胡兵踏着同伴的尸体,爬上尸堆往平原城内爬去。

    响午的时候,匈奴兵与东胡兵冲上了城头,胖虎与狗子拼命厮杀,他们脚下已经堆满了密密麻麻的尸体,可随着将士越来越少,胖虎与狗子最终只能带着将士退进了平原城,这也预示着平原城城头已经失陷,默军与敌人正平原城内展开惨烈的战斗,城中的女人已经被躲在了平原城的后山,也就是猴子那些战死将士的安眠的洞(穴xué)内。

    而男人不论兵民都需要拿起武器与敌人拼杀,在这里,默军的箭羽箭支已经消耗完,而匈奴与东胡骑兵的战马想要踏过尸堆进入平原城,无疑是非常困难,而匈奴王与东胡王得知已经攻入平原城,夺下平原城头的时候,便认为已经取得了胜利,当下便命令骑兵舍弃战马,冲入平原城。

    默军丢失平原城头之后,默军便与敌人在城中巷战,只是随着匈奴与东胡大军越来越多的涌入平原城,默军的压力越来越大,局势对默军也越来越不利,随着时间的推移,喊杀声越来越少,而峡道内的厮杀也已经结束。

    匈奴王与东胡王得到手下禀告,已经占领大半的平原城,一直紧绷的脸顿时绽放出狂(热rè)的光芒,随即当下亲自带人走向平原城,一路上虽然尸横遍野,而匈奴与东胡两族此刻也已经是损失惨重,两族举族集结的一百多万大军现在在他们(身shēn)边的不过也只有二十万军队,其余兵马早已经冲进了平原城或者战死,不过对于能夺下平原城,灭了默军的老巢,他们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夺下了平原城,有了默军的武器盔甲,那么他们便可以大肆去中原人那里抢夺,财富女人,只要有了这些他们相信战死的人数用不了多久便可以弥补回来。

    踏过尸体铺成的路,匈奴王与东胡王踏上了一直让他们恨之入骨的平原城头,看着自己平原城燃烧的房屋,而他们两族的士兵四处追杀那已经仅存不多的默军将士,匈奴王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默军,该死的中原人,想不到你们也有今天,告诉你们,这只是你们中原人的开始,总有一天,本王定会率领儿郎,踏平你们中原所有的人。”

    东胡王也是放声大笑道“匈奴王,本王相信这一天不会太远的。”

    就在这时候,一队东胡士兵从平原城内赶了过来,见到东胡王当即行礼道“达尔达拉扈棋拜见单于。”

    东胡王见到这名达尔达拉扈棋的东胡人,不由笑道“达尔达拉扈棋,你来的正好,怎么样,中原人的首领抓到了没有?”

    达尔达拉扈棋有些羞愧道“单于,达尔达拉扈棋无能,没有不仅没有抓住中原人的首领,就连他们的大将也没有抓住或斩杀,本来儿郎们差点就活抓两个中原人将军,只是突然中原人一小部分士兵冲出来救走,不过单于请放心,儿郎已经派兵去追击,相信很快就可以把那一小撮中原兵给消灭。”

    东胡王闻言并不生气,反而笑道“达尔达拉扈棋,这默军首领可不能杀,本王要活的,而那些默军将领,如果可以也尽量要活的,最后一点中原人你也不用急,这中原人跑不了,我们跟他们慢慢耗,你看这中原人选的这地方好啊!四面环山,就那么一小条峡道可以出入,不过现在也把他们逃跑的路给堵上了。”

    匈奴王也是大笑道“没错,不能让他们死的那么痛苦,我们先把他们活抓了,如何再慢慢折磨,中原人有句话怎么说了,叫生……生不如死,东胡王本王有一事相求,等抓到那个默军首领,可否交给我匈奴处置?”

    东胡王笑着轻轻摇头道“匈奴王,这本王可不能答应你,本王要让他们为我们打造兵器,他们不是一直想保护他们中原人么?我们就让他们打造兵器,然后再让他们的兵器去杀更多的中原人。”

    匈奴王闻言,顿时眼睛一亮,不过想了想又摇了摇头道“这想法是好,可是那些中原人可是软硬不吃,他们会为我们打造兵器吗?”

    东胡王微微一笑,指着平原城满地的尸体道“匈奴王,难道你没注意到吗?这地上的尸体虽多,除了我们战死儿郎的,还有中原人的士兵还有百姓,可是你发现没有,这里居然一个女人也没有见到,如果本王没猜错的话,中原人肯定是把女人藏起来了,等我们找到那些女人,还怕那些中原人不听话吗?”

    匈奴王顿时开怀大笑,道“高,实在是高啊!这样的话,那些中原人肯定乖乖听话。”

    东胡王笑了笑道“好了,匈奴王,我们去看看我们的夺下的城池,让我们好好看看我们的战果。”

    “好,走。”匈奴王也是豪爽道,两人便带着大军走下了城头,城头的里面也是堆满了尸体,所以根本就不要去找阶梯,而且也已经找不到,他们直接踩着尸体下了城头。

    可当匈奴王与东胡王刚刚率领大军走下平原城头的时候,那些本来躺在地上的匈奴兵与东胡兵的尸体仿佛被受了什么撞击一般,直接弹飞了起来,露出了下面已经被鲜血染成血人的默军,为首的正是默尘。

    喜欢就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