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28章 那我陪着你

作品:《我还在原地等你

    ↘完♂本♂神♂立占↙输入地址

    在场的员工多数脸上都浮现出来了愧疚感,看起来也是真的认识到问题所在了。

    但是那个魏林却直接是要从他们面前离开,眸子里都闪烁着清冷的意味来。

    林斯看着这个男人要逃跑,直接命令(身shēn)边的人将他按在了原地。

    人群里看着这一幕也爆发出来了一声惊呼来,似乎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qg)。

    "大家不如现在问问他,到底是谁派他来的?"

    员工们看着这样的一幕,眸子里的惊恐感都已经深沉起来了。

    但是还是有大胆的人往前去,直接是冷声问出口来,"你为什么诬陷深信?"

    "我没有。我说的都是实话,只是你们都被这个男人蛊惑了而已。"

    这个时候,男人脸上依然浮现出来戾气来了。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证据都摆在眼前了,你还在这里死不认账?"

    魏林眼底里夹杂着些许的晦暗来,眸子里满是冷意。"温总,万一这是你让他故意在我们面前演戏呢?"

    男人还是在据理力争,势要将这些人的思绪给扭转过来。

    "这样的话,温总至于在深信入股吗?"

    一个员工似乎是气急了,直接吼出来了这样一句话,带动了一批人的怒意来。

    魏林看着他们的怒火已经完全无法压制了,脸上才浮现出来畏惧的意味来,整个眸子里都闪烁着恐惧来。

    "现在还不说吗?"

    "我,我??"

    男人直接是趁着按着他的人不注意,一把挣脱开来,往外跑去,整个人看起来狼狈而难堪。

    深信的员工看着这一幕,很多人眸子里都已经升腾起来了懊恼感。

    "好了,大家现在可以去好好工作了,其他的直接来向淼淼反应就是了。"

    淼淼看着男人提到她,惊愕了一分,眸子里都是震惊感。

    而蓝语昕则是看着男人的侧脸,久久的不能平静。

    下一秒,男人朝着她慢慢走来,轻轻将她打横抱抱起来往里面去,而她也完全忘记了抗拒。直接是这样被男人带了进去。

    "现在可以休息了吧。"

    他低沉的嗓音里有着一丝磁(性xg),让人听到都觉得温(热rè)的紧。

    蓝语昕看着男人的眸子,心口沉了沉。"温厉衍,我??"

    "想跟我说什么吗?"

    "我之前一直以为这些都是你设计的,对不起了。"

    女人(身shēn)上夹杂着深沉的愧疚来,极为真诚的样子。

    男人只是轻轻的揉了揉她的脑袋,什么话也没有说。

    蓝语昕看着他这个样子,心口酸涩的紧。总觉得有什么画面要从脑海里纷涌而出的样子。

    但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却又一下子被打落了回去,完全不见了踪影。

    "昕昕,现在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了吗?"

    蓝语昕看着男人清澈的眸子,没有多说什么,眼帘深处都夹杂着深邃的意味来。"温厉衍,我??"

    温厉衍看着她略微深沉的眸子,唇角的弧度都勾勒起来了。"昕昕,你还是不相信我吗?"

    蓝语昕看着男人放大的俊脸就在眼前的样子,轻声开口。"温厉衍,我现在只想先等温深回来。"

    温厉衍看着她眸子里的迷茫感,轻笑了一声,"好,那我陪着你。"

    蓝语昕看着男人的眸子,动了动唇瓣,想说什么还是没有能说出来。

    她慢慢的闭上眸子,一点点的将思绪压制了下去,却在梦到一个紧张的画面的时候猛地睁开了眼睛。

    但是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的却是温厉衍在指导员工做事(情qg)的样子,他的侧脸极其的坚毅,带着一丝让人心动的味道。

    男人认真的时候最帅。这一点果然是没错的。

    她就这样看着男人的(身shēn)影,心神略微夹杂着一丝温(热rè)来。

    但是她还没有完全站起来的时候,脑子里却充斥着男人黑沉着脸怒吼她的样子。

    他的表(情qg)根本不像是伪装起来的,反而像是完全恨死了她的样子。

    为什么脑海里老是会出现这样的画面呢?

    她眉心狠狠的蹙了蹙,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温厉衍这个时候也注意到她醒了,慢慢的来到了她(身shēn)边来,"怎么了?"

    蓝语昕淡淡的摇了摇头,"现在公司的(情qg)况恢复了吗?"

    "已经大致恢复了。"

    "那温深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呢?"蓝语昕略微有些期待的看着男人的眸子,唇角满是紧张感。

    男人看着她的眸子。眼神酸涩了几分,"这一点我会去找人沟通。"

    蓝语昕这一次没有再怀疑男人的话,眸子里满是深邃的意味来。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却传了出来,"温总假模假式的样子真的是让人惊讶呢。"

    温厉衍听着这道讽刺的声音,心神狠狠一沉,"温深,你回来了。"

    温深看着女人喜悦的眸子,唇角瞬间勾勒起来了一丝弧度来,"昕昕,我回来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身shēn)上甚至还夹杂着一丝心酸的味道来。

    终于是重新见到他的女孩了呢。

    温厉衍看着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男人,眉心狠狠的拧了拧,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温总,我想现在你也可以离开这里了。"

    温厉衍看着男人深沉的脸,冷冷开口,"温总,我现在可是深信的股东了,你确定要这么赶我离开这里吗?"

    "温总不过是耍手段将我关起来故意在昕昕面前装模作样而已,需要我说的再直接一点吗?"

    男人似乎是有备而来,整个人(身shēn)上都夹杂着深沉的戾气来。

    温厉衍眼底深处尽然是冷然感,"不知道深总为什么突然说出来这样的话呢?"

    男人这次回来,(身shēn)上似乎有些味道变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呢。

    "温厉衍,你要我把你怎么找人把我关起来的事(情qg)说出来吗?"

    温厉衍眉心就蹙的更加厉害了,他什么时候做这种事(情qg)了?

    所有的事(情qg)像是个圈,将他(套tào)了个结实不说,甚至将他(身shēn)边的人也全部影响了下去呢。

    "那我倒是想听听深总是怎么诬陷我的呢。"

    男人虽然是笑着说出来这句话的,但是(身shēn)上却仍然夹杂着一丝狠厉的味道来,让人根本不敢小觑。

    提示浏览器搜索(书名)+(完 本 神 立占)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