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追兵

作品:《龙女沈素心

    kgg

    秦婉却摇头,方才出来时,看见的人太多了,这条路,更有可能不安全!

    想了一想,她将马车掉头,走往另外一个方向!

    夕阳西下!

    马车走到了一个江边,江边波光粼粼,前方没有路了!

    马车停了下来!

    突然,(shēn)后传来整齐的马蹄声,有追兵来了!

    “姐,有人追来了,怎么办?”巧儿惊慌地将离忧抱紧了一些!

    秦婉则是将马车赶到一处灌木后面藏好!

    在她要回来叫素心时,素心却坐在岸边的石头上不动了!

    “姐!”听着后面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巧儿急得哭了出来!

    秦婉则等不了了,她一把拦腰抱起素心,将她提了起来!

    “别动!”素心突然开了口!

    秦婉转头,见素心定定地盯着她!

    秦婉无奈,她示意了一下来时的方向追兵要来了!

    若不藏起来,等下肯定是要被抓住的!

    “让他抓住!”素心又一下子恢复了清醒,不再是那样呆怔的状态!

    秦婉一下子呆住!

    她听到了什么?

    “回去吧!”素心又喃喃了一句,似乎是在叹息!

    回去吧?!

    回去吧!

    秦婉放下了她,既然素心做了决定,她从来都是跟从,从来没有过反对!

    她在素心的旁边坐了下来,随着素心一起看夕阳!

    回去,肯定是刀光剑影,困难重重,可是,如果这路是素心选择的,那么,也就是她要走的!

    巧儿藏在了马车中,不明白两人为什么不动了!

    阿冬率着隐卫追了上来,正好看到两人坐在江边的石头上,素心正微笑着看向他!

    “沈姑娘,圣上有令,命属下立即带姑娘回京!”阿冬往前走了一步单膝下跪,心里直庆幸!

    幸好,追上了!

    “若我不去呢?”素心微笑着看向他!

    “圣上了,你们走到哪里都不安全,你若回去,他自然给你安排安全的地方,毕竟,你带着……带着孩子!”阿冬想太子来着,可想到还没开始,就改了口!

    “那……去京都就安全了吗?”素心歪着头,一脸真的反问!

    “属下失职!”阿冬双手举过头顶,“只要姑娘愿意跟我们回京,属下以后定将姑娘保护得密不透风!”

    “呵呵!”素心轻轻笑了,阿冬密不透风时,她笑了!

    阿冬抬头,看着素心的笑脸!

    他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子淡妆素颜,却比后宫那些整(ri)打扮的莺莺燕燕好看多了!

    怪不得,圣上一直心心念念,都是她!

    这几(ri),他也明白了,什么圣上是断袖,不喜欢女人!

    全部颠覆了阿冬的三观,圣上并不是不喜欢女人!

    只是若一(ài)上,便是别人招架不住的!

    圣上的心,全部给了眼前的这位!

    想着,阿冬跪下来又磕了一个头“请姑娘跟随阿冬回京!”

    若是不行,只能强行将她们带走了!

    圣上有令,无论如何得将人带回去!

    不管她拒绝也好,不肯走也罢,今(ri)定将她们捆也要捆回去!

    “请姑娘……”

    “好!”没等阿冬完,素心便回答道。

    阿冬惊愕的抬头,他听见了什么?

    她答应了!

    他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毕竟,都跑了这么远了!

    素心起(shēn),一直往马车处走去,阿冬还没起(shēn)!

    “怎么?你倒是不走了?”素心回头,望着还在发呆的阿冬道!

    阿冬“噢”了一声,起(shēn)上马一气呵成!

    “走,回去!”他当先一路走在前面,隐卫自动分了一半人马走在后面,将素心的马车包围了起来!

    回到城门口时已黑了,守城的官兵换了一拨人,见着隐卫过来,齐刷刷跪了一地!

    素心瞧着城里的万家灯火,又陷入了沉思!

    她犹记得,(shè)中青青的那箭头上,那暗绿色的毒!那见血封喉的毒!

    在清平居里看的那些书,她犹记得有一种毒药,跟那种毒非常相似!

    可那东西,并不是在京都生产,而是生长在边关,她从山里出来的第一个城市,阳城,那里周围才有!

    可那么远的毒药,为什么会出现在京都!

    所以,她要回!

    马车从城中疾驰而过,一直往京城皇宫的方向!

    素心在车里闭着眼,似乎,是睡着了!

    终于,马车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

    “到了,请姑娘下车!”阿冬站在马车前,规矩的行礼!

    素心下了车!

    巧儿抱着熟睡聊离忧,下来,好奇的四处张望“这是哪里?”

    “这是皇家别苑!”阿冬道,“这里非常安全,请姑娘放心!”

    眼前就是一个很大的院子,素心抬脚就往大门走去,再也不理后面的阿冬!

    “圣上公务繁忙,请姑娘稍等片刻,阿冬回去禀明了圣上,再过来看望姑娘!”

    “嗯!”素心答应,带着巧儿和秦婉进了院子!

    院子并不是空置的,三人一进屋,就有丫鬟和嬷嬷走了过来!

    “姑娘累了,先歇歇吧,老(shēn)马上吩咐准备饭食!”一个带头的慈眉善目的嬷嬷道。

    素心看了她一眼,点头!

    嬷嬷便领着几人往正房的厅堂里走去!

    有丫鬟过来,想要给巧儿接过手里的离忧,巧儿一躲闪,离忧可不能交给别人,就算是手再酸软,(shēn)体再累,那也是要护好周全的!

    丫鬟作罢,几人进了厅,早就有丫鬟排排站着,将洗漱用品拿了上来!

    巧儿有些受宠若惊,一直都是她服侍别人,一下子被人服侍,还有点不习惯!

    “我自己来,自己来!”她讪讪笑道。

    秦婉也是自己动手!

    巧儿悄悄偷望了一眼素心,只见她很自然的由着丫鬟伺候着,更衣,洗漱,梳头!

    不!

    巧儿心中突然一声大喊!

    这是她的工作,怎么可能让别人代替?

    一思索,她将熟睡的离忧往秦婉怀里一塞,跑到了素心的后面,将那个正在给素心梳头的宫女挤到了一边!

    “我来!”她道,顺便横了那宫女一眼,姐以往的发饰都是我梳理的,你知道梳成什么样式吗?

    “走开!”想着想着,她又撞了旁边那宫女一下!

    不要挨着我的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