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七章 药引子(加更大粗长)

作品:《反派的公主师尊

    шanben

    ntent自打傅两凉发狂杀了许多鹰族之后,他仿佛实然就释然了,见人也不笑了,反正他如今人设也崩塌了,反派的丑恶面目全天下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可放不开的呢?那一(身shēn)奢华艳丽又染满了血的红衣,傅西凉一直没有换掉,他觉得这(身shēn)衣服还(挺tg)好看的,虽然脏了点吧, 但是电视剧里面的女主角黑化以后不都流行换装吗,不过那大眼线烟重妆就算了, 但换个宰衣风格还是很有必要的,不然谁看得出来他黑

    不对,他为什么要学女主角?傅西凉打坐调息了许久,待到体内忽灵气息彻底平复下来后,他才拿出了飞创直接灭走,有童童指路,他很快就找见了

    魔界在某(性xg)方面与人界差不多,除了幻鹰(殿diàn)这种魔界最高层的地方,自然还有(身shēn)份属于平民的鹰族,他们除了生(性xg)恶岩放((荡dàng)dàng)了一些,本质上与人没有什么区别,通常(情qg)况下用魔石作为交易貨币,进行一些物质买卖。而傅西凉这么大的事传遍了修真界,度界自然也有所听闻,但他们大多都以看(热rè)闻的心喜听着这些八卦,然后再感叹一句这正道的君子也不过是道貌岸然罢了,还不是堕入了魔道?幻魔(殿diàn)被毁,整个魔畀更是炸开了锅,以至于傅西凉一路走来耳边全是讨论这件事(情qg)的唏嘘声。他仿若未闻,只(身shēn)踏进了那间酒楼,大刀阔斧的往墙角一尘,毫不低调的高声喊了一句,“小二,来壶酒!傅西凉声音清亮,衣着又显眼,众人停声往声源处看去,一个个都瞬间看直了眼。墙角那人一裘明艳((逼bi)bi)人的红衣,一头长发略显凌乱的披散着,眉宇之间散发着演演寒气,眸中却又暗含三分妖晚艳丽,五官精致使丽,薄唇微微发白, 就像大红色的火焰中开出的一朵活白雪莲, 冰冷又妖艳,矛盾又美丽至报。小二速度比平常还要快许多倍的迅速拿了一壶酒上来了,另一只手还端了一盘小菜,略显油藏的脸上露出几颗大大的黄牙,双眼发光的紧紧盯着傅西凉的脸,“这是小店赠送的下酒小菜,客官请慢用, 您看看还点点什么?傅西凉瞥了他一眼,抬手拿过酒壶站起来就往门外是,其也一口没吃,动作利落的让小二都愣住了,然后才猛地反应过来就鱼了上去,“哎客官你还没有给钱呢!小二一只手才搭在了傅两凉的肩上,傅西凉转(身shēn)一挥手, 小二直接被强烈的气浪轰的飞出了五古米,直接雁在了后面的桌子上,一桌子的菜品全都砸碎在地上,木桌子也被砸成了两半,小二痛的在地上呻吟,而被雁了桌子的那几人则直接站起了(身shēn)对着傅西凉怒目圆瞪。“你他娘的不想混了吧!惹到老子头上来了!”那人膀大腰圆,一(身shēn)虎皮线披风,脸上布满了刀疤,神(情qg)凶狠,语气更是冲人,手里的长刀更是已经紧握, 看起来十分具有威慑力。“你给我们跪下磕头听见了没有! 不然爷爷我今天欢了你那只手!”另一人同样恶狠狠的瞪着傅西凉,但同时他眼底又藏着掩不住的惊艳,甚至心里已经开始想象着面前人求饶时自已该怎么好好的惩罚他。这二人是魔界里出了名的不好惹,二兄第一个比一个建壮,武力值高,手下还有一支队伍,魔气更是达到魔将级别, 设敢惹,此时发起狠来更是吓人,瞬间整间酒楼都喋声了,生怕自己牵扯进去,同时更多的人在心里替这个红在美人默哀着,只希望他死的能够好看点。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傳两凉勾了勾唇角,邪气的笑了一下,调动了体内还未完全散去的怨灵之气,体内爆发出一其强烈浓郁的(阴y)房之气,那气息准确无误的全款压在了那二人(身shēn)上,他们两个额头上瞬间就渗出了汗水,腿都抖了起来。而酒接中其他旁观者虽然没两兄弟感曼那么强烈,却也可以从其中窥探到那么一丝丝可怕的压力,见他们二人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嚣张的气焰也早就消失的一干二净,不由得都惊惧的看向傅西凉。这人是谁,是什么来头!连魔将都能轻易镇压,岂不是到少达到了魔帅高阶!“下次我人麻烦前还是先搞清楚别人是谁吧。”傅西凉眼神冰冷,“记住了, 我就是你们刚刚谈论的那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傅两凉。‘不出什么意外的,傳西凉成功收获了所有人震惊的眼神,在那二人还没吓尿之前,又抢了那人(身shēn)上的虎皮线披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然后又如法炮制的,去魔界的各个酒楼角茗里挑衅打架,以势压人,吃霸王餐喝霸王酒,格外言

    童童声音颇有些难以启齿,“宿主, 你怎么了,是心(情qg)不好吗?‘“没有啊,我心(情qg)很好, 我只是在做任务而已。之前阿英说了,他只要保持住原主人设,原主就不会醒来,所以他现在就是要多做坏事来维持住自己的意识,况且这种故飞自我的感觉格外的舒爽,他还从来没有想到过以费压人的感觉”:”没想到居然真的这么爽。“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开心过,你看到刚刚那些人看我的眼神了吗?一个个都俗的跟狗一样,哈哈哈哈真的太好笑了

    傅西凉走到没人的街道里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但童童的语气却依然没有一丝好转,“你骗人, 你不高兴。”许久,傅西凉笑声逐渐低了下去,然后慢慢的沉默了起来,再没有继续说话,而是向偏僻的地方飞了过去,飞了许久,才找到一处可以供人休息的山洞。他不想住魔界的客栈,他不想连睡觉都要保持人设,他嫌果。没有火烛的黑夜总是格外的昏暗,魔界的天空中使目亮都看不见,一片片魔雾凝成的黑云大片大片的遮盖在天空上,魔族见怪不怪, 但傅西凉总觉得心里十分压抑,就售(身shēn)旁还算宽敬的石壁都让他觉得难以忍受。盖着抢来的虎皮披风,船在不平整的石子地上,俾西凉闭上了眼。不能继续待在魔界了,他得找到路出去。

    “怎么样,有消息了吗?”萧虹和其他几个心丽属都在一间不起眼的客栈屋子 里交换着消息,而其他几人则是疲意的摇摇头。魔界这么大,主子让他们满世界去找一个闯了大寞子的人,且不说本来我人就难,这傳西凉还雁了幻魔(殿diàn), 肯定是要藏起来的,这难度更是翻了好几倍。“有消息称,昨天傅西凉出现在五罗镇了,说是雁了好几家酒楼,到处闸事, 不知道是真是假。”猎鹰皱着眉头说道,毕竟服主子的描述来看,傅西凉肯定不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况且主子(身shēn)份特殊,万一是汪盛南故意放出的假消息也说不准

    萧虹脸色有些担忧,“主 子从前几天进了魔界后,茈我知道的已经做了八千多只鸟鸟,全都放出去找人了, 这几天恐怕已经上万了,我总觉得主子是不是太过于担心了闻言几人都赞同的点点头,毕竟谁都知道傅西凉修为高深,本就无婴期的修为现在更是深不可测,也不知道立子到底为什么那么担心。就在众人还一筹其展之时,突然有人敲门进来说,主子已经找到人了, 早已先行离开。他们听到后,也只能继续原地待命。傅敏其实没有特别去算,不过就粗略来看,他少说也凝结了起码近离方只多鸟,几乎是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的在我人,每一只乌鸟都得由他无时无刻的注入魔气,虽说凝结七只乌乌消耗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但当这个数字乘两万时,便没有人可以再忽略了。他不是没有与师尊分开过,但那些时候他总是知道,师尊会在青澜峰上等着自己,自己那怕去了再远的地方,那一方寝(殿diàn)中总有自己的一抹牵挂,他不畏任何事。指友4但现在不一样,仿佛一夜之间,所有的事(情qg)都变了,温柔清朗的师尊突然变成了人人喊打的大魔头,而现在又传出更加匪夷所思的,砸了幻魔(殿diàn)的传闻,这一样桩一件件加在一起,只让他觉得陌生,所以他一定要当面问个清楚,更重要的是,要看看师尊到底有没有难言之隐。飞剑的速度已经加到了极致,傅敏还在不停的往脚下送着灵力,飞連的向某一只鸟鸟的方向前进,不到半个时辰,他便已经落了地。这是一处荒无人烟的山野,周围杂草丛生,各类蚊虫蛇蚁多的泛滥,空气潮湿,散发着一阵不知道哪里飘来的演渡的腐(肉rou)气味,环境差的让傅皈只看了一眼就皱起了眉头。他拨开面前杂乱的树技,径直来到一处山洞跟前,见乌乌正在山洞上方不断的盘旋,他才抬手一挥,乌鸟顷刻消散。洞里很黑,即便外面天空已经蒙蒙亮,但往里面才走上了几步的距离,光线便猛地暗了下去,就像黑夜一般。色远的,傳皈能看见地上似乎推着一大片虎皮,他屏住呼吸,放轻脚步,缓缓走到跟前,果然,那虎皮之下躺着的人就是他的师尊。师尊看起来瘦了,脸色也差了不少,即便在睡梦中也皱着眉头,半张脸都紧紧的包裹在了披风当中,眼皮下的眼珠在不

    他正准备伸手去部师尊擦擦汗,可手到脸旁,傅西凉突然就出了声,“傅 傅畈动作立马一顿,看了过去,才发现师尊没有醒。师尊这是梦见他了!自从上次在暗道中冒犯了师等之后,他连话都没能和师尊好好说上一回,如今师尊居然能梦见自己,这算不算一个好的预示呢?只是没等傳敏高兴多久,傳西凉便睁开了眼睛。傅西凉眼前一片朦胧,其中还带着梦境中未消散的水雾,甚至凝结成大颗直接顺着眼角滑了下来,而在睁眼那一瞬间眼中所饱含的痛苦难过全都被傅皈收入了眼底。傅敏?”傅西凉还有些不清醒, 昏暗的环境让他一时间有些料不清眼前的人影,出声的同时手里已经做好了攻击

    “嗯,师尊,我来迟了。”傳皈声音轻缓,可脸色却沉重了起来。3

    师尊梦见了什么,让他这么难过,难过到在梦中都会法泪?他从没见而尊突过,师尊那么好的人就应该被人呵护着不受一点委屈,可那么好的人现在居然躲在漆黑的山洞里在梦中哭泣,刚刚那一滴眼泪简直活生生雁在了他心实上,让他心头堵的后害。而此时傅西凉头脑也清醒了过来,立马拿着披风起了(身shēn),冷眼看着傅皈,“你来干什么。见师尊脸色转变如此之快,傳敏心头疑虑更甚,但面上不显,“我担心师尊, 只是想来看看师尊。離譙,眼前的小徒弟多乖顺多贴心,说出来的话也是那么的妥帖,傅西凉无法控制的心头一起,可再一联想梦魔中的场果,还没来得及发(热rè)的心立马就又凉透了。他从来没见过傳皈在面对他的时候露出除了笑容以外的表(情qg),他仿佛任何时候都是极其听话,极其贴心的,和梦中那个眼神根戾暴虑的男人仿佛根本就不是一个人。那个男人,在看向自己的眼神中,没有一丝往(日ri)该有的任何依赖(春chun)恋,有的只是无边的冷漠与厌恶,还有浓郁的令他发慌的恨意,而似乎光用那充满恨意的眼神看 一眼他,他就会蜜息似的。任务完成本该是一件好事,可他现在却天天做噩梦,这不是一个好现象。他似乎,比想象中要更在意傅皈。

    傅敏见傅西凉久久不说话,便没思住又叫了一声,同时他才后知后党的嗅到了空气中一丝淡的不能再淡的血醒味,而气味的源头正是师尊。师尊穿着一(身shēn)火红,昏暗的光线下根本就注意不到,现在傅敏刻意的看过去,才看清师尊红衣之上一块一块发黑的血迹以及师尊青蝶交加惨不忍睹的双手。一瞬间傳皈脸色变得很难看, “师尊你受伤了?‘他上前一把抬起了傅西凉的手脆在面前细细的察看着,眼中的心疼之意都要掩盖不住,他正要发怒之时傅两凉便抽回了

    “怎么,心疼?”傅西凉冷冷的笑了一声,随即却又语气轻他,c“你不是喜欢我吗?那你愿不愿意给我疗伤?‘傅做应该已经知道他的(身shēn)份在自己这里暴露了,那自己也就不用再演成了,反正最后结局他也看见了,再差也不过就那样了,还不如早点让傅敏看清自己的真面目,别陷的那么深。面对明显不太对劲的傅西凉,傅皱却像是没发现似的,只看着傅西凉然后点了点头,“我愿意, 师尊想怎样都可以。“那最好不过。友82傅西凉勾了勾唇角,笑意初融,仿佛一如既往,让傅敏感觉像是回到了从前似的,他也跟着(情qg)不自(禁j)的笑了出来。下一秒,傅西凉实然贴近了傅皈,两人的(身shēn)体几乎都要紧紧贴在一起,傅西凉一口咬在傅皈侧颈,饮下了他渴了九年多

    那味道比闻起来还要令人疯狂百倍干倍,傅西凉几乎都要停不下来,可傅敏就跟个水头依然一动不动,脸色以(肉rou)眼可见的速度苍白了下来,哪怕眼前已经发黑, 他都没有推开怀里的人。他舍不得。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