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章 荒凉

作品:《又被前男友盯上了

    шanben

    ntent王洋没有抬头。也不知道是不敢,还是不愿意。他蜷着(身shēn)子坐着,脑袋低垂,只把听简放在耳边:“ 你说吧。叶凡看着他这畏缩的模样,到底是叹了口气,望望地笑了一声:“洋洋,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背叛我吗。王洋喉结微微动了动,哑声说:‘‘我没有背 叛你。“我只是不想再被你骗下去了。叶凡眼里血丝弥漫,半晌,低头笑了笑:“如果, 你没有帮着杨嘉立逃走,说不定我真能把叶霆扯下马,我说过,只要到了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好好对你。你都不陪我走下去,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骗你呢。王洋终于缓慢抬起头,凝视着叶凡出深的眸子。明明就隔着一道玻璃墙,叶凡却突然觉得,他和王洋已经隔了千万里远。王洋小声说:“喜欢一个人, 和喜欢玩弄一个人,是一点都不一样的。“我知道我现在路快走绝了,上街人人喊打,没有朋友,精神不太正常,但是,叶凡,我不是傻子,”王洋眼睛红了,“我每次站在叶霆和杨嘉立(身shēn)边,我看到扬嘉立对叶霆笑,叶霆也满心满眼都是杨嘉立,疼他就像疼心肝一样。我不敢说话但是我好羡墓啊。“叶霆是不会让扬嘉立疼得难受的,一点点疼都不会舍得。你说你会对我好,可我跟了你这么久,我(身shēn)上快没有一块好地方了。“叶凡,你知道吗,很疼,我真的很疼。叶凡没说话,静静看着王洋,指骨一点点攥紧。王洋说得(情qg)绪崩溃,扣了听筒,手臂捂着眼睛,抽着鼻子,肩膀一耸一耸,哭声虽然已经被压下了,可喉咙里依旧不受控制地拧出了一丝小动物似的鸣咽,在冷飕炒的拘留所里,显得格外森凉。等他终于抹掉了眼泪,王洋发红的眼睛看向叶凡:“你会在里面待多 久。叶凡勾了勾唇角,眼神飘忽,语气有些无所谓:‘“不知道, 可能一年,可能十年,可能更久,就看叶霆还愿不愿意让我出来了。叶霆那个人,睚眦必报,除了扬嘉立,谁说话都不好使,我让扬嘉立吃了那么大的苦头,他估计杀了我的心都有,

    王洋点点头:“知道了,那就这样吧。在王洋挂断电话前,叶凡实然站起(身shēn),把脸几乎贴到了玻璃墙上。他红着眼,有些期盼,声音发颤着问:“洋洋, 你在外面,会想我吗?王洋捏着听筒没说话。警察扣住了叶凡的手臂要带他离开。叶几突然挣扎起来,执拗地死攥着听筒:“洋洋, 你会想我吗?会吗?王洋吸了吸鼻子,笑了,说:“叶凡,你知道我之后有什么打算吗。叶凡轻摇了摇头。王洋培紧了听筒,压低了声音,用极尽温柔的语气说了一句话。叶凡听见那句话,眼睛先是急剧瞪大,整个人猛地僵住了。王洋站起(身shēn),转(身shēn)离开。叶凡在玻璃墙后头却突然发起了疯,隔着玻璃墙,听不见他在嚎叫什么,只是双目血红青筋暴实, 看着像只被折磨刺激到发狂的野兽,又哭又叫,无助又癲狂地拍着玻璃墙。更多的警察涌了过来,合力制服了叶兄。叶凡被拷了起来,却没有停止发疯,痛叫哀嚎不止。到最后没办法,只能让医护人员先上了针镇定,等叶凡昏睡,把他带了回去。王洋抱着自己的东西,安静地走到了拘留所门口。门口正有个刚被释放的男人和家人团圆。那男人穿着(挺tg)久,脸色有些(性xg)悴,看见家人,眼睛就红了,像个受尽了委屈的小孩似的奔了过去,抱在一块儿。王洋看着他们,鼻子忽地就酸了。当初,在他(身shēn)陷泥淖无法自拔,最黑暗最绝望的时候:叶风也是这样,犹如神衹一般出现在他面前,不嫌弃他脱脏, 不嫌弃他坏,依旧慷慨地对他伸出手收留他,给他一口饭吃。他是一只被踢到(阴y)沟里的老鼠,那时候,只有叶凡还当他是条命。可现在他却知道了,他在叶兄眼里,也只是个好玩的东西。4”,3

    王洋自嘲地笑了笑,抬头眯着眼看了看天空,阳光正好。”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