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央求

作品:《朕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

    шanben

    ntent去刺探(情qg)报的定北卫在天将亮的时候回来了。

    宁堰拆了信看过以后,便递给了云澜。

    信是霍愧写的,他想同宁堰里应外合,设计将一支驻扎在丰台城外的的骑兵合力开厌。信上附上了具体的作战计划,请定北王派出一小支援军作饵语敌深入,他则带兵从后方实袭包抄。大军被围困款(日ri),粮草断绝,援军也进不来,这是目前唯一能将伤七降到最低的方法。只不过这样一来,和大军迎面接触的那支充作(诱you)饵的小队,恐怕就凶多吉少了。更重要的是,天浙王朝已经得知他们增派援军之事,随值便便派个人过去也不行,必须要宁堰亲自领兵才能让天祁打消

    宁折看向宁堰,见他正锁着眉沉思。

    “不错,这太危险了,霍将军分明是想将您置于死地!”另一个年轻些的定北卫请缨道:“属下会易客之术, 也略通幻术,主子, 让属下代密去吧,属下保证完成任务!

    宁堰抬了抬畔,普了眼神(情qg)激动的几人,“行了, 吵什么吵,本王自有打算。

    几人还想再说,宁堰把脸色一沉,“本王咏咐的事(情qg)都办完了? 还不漆?

    被宁堰拉了下来。23

    “王爷自己的事(情qg),王爷自己处理便是,我的看法重要么?”云澜对他这眼神有些不喜,后是一步,拿袖袍将宁折通住

    宁堰看不到猫,便收回了视我,天祁王朝巫术盛行, 军中定然有高强术士能看破伪装,为了不使他们起疑心,下侍》定亲自领兵语敌。

    “主人的相貌如今盛传天下,您随军出行之事也早就传了出去,故此,还请主人随下停一同前行。云澜眯起眸子,盯着他看了片刻,扯了扯唇道:“王爷, 您口口声声称我为主人,宣誓忠诚于我,却毫不在意地将我置

    宁堰只打算带两千精兵,再用幻术管造出数万大军的幻象以欺骗敌军,将敌军语到渭水附近山林中。那里有一处隐蔽的峡谷,从山壁上往下看一览无余,极适合理伏,届时他们便能将敌人一网打尽。幻术便交由大祭司来负责,因为除了他, 也没人能制造出如此庞大的幻境,还能保证不让天祁发现瑞倪。如此一来,大祭司应该也会随他们一道行动,他再动手就方便许多]云澜想罢,摸了摸宁折脑袋,‘我对你的主人动手心你会恨我么?宁折还没说话,他自己就先笑了下,眼神温和,恨我也没关系, 我不喜欢那个人看你的目光,我想抢走你,即便青驚

    宁折盯着他依旧温柔的睡孔,实然觉得,即便没有宝折这个人拦路,云浦也早晚有一天会变成那个他不认识的云澜。

    云澜也没有遥他附和的意思,和平常一样摸摸他,带着他去找了大祭司。

    雪衣如松,青烟裊裊,让冷冰冰的他看起来带了点人间烟火气。

    他端坐在粗木小几前,普云斓斟了杯茶。

    “你的答案呢?

    果然如此。

    宁折心底叹口气。大祭司名义,上是大越的国师,默默守护了大越三百年,一直被世人所敬仰。可实际上,这人根本就不关心大越百姓的死话,

    从以前魔军入侵大越,而他却袖手旁观的那件事里, 就已经能看得出来,这人心底里是没有天下苍生的。

    否则以他的实力,如今这区区几千天神精兵根本就不是他一个人的对手。

    云斓并不了解大祭司实力,闻言也只是感了蹙眉,心里思索着如何让大祭司答应这件事。大祭司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潢渍道:“倘使主人希望下侍随行, 下待自当从命。。

    说到底,他和大祭司根本没有什么交集,按他那个谨慎的(性xg)子,会怀疑也是理所应当。“我听旁人说,大祭司(性xg)子冷傲,不(爱ài)搭理人,可你为什么这么听我的话? 就因为我是你口中的上神?”云澜将自己心里的疑感问出了口。大祭司这次没有立刻回话他的目光在宁折(身shēn)上停顿了好片划,才看向云澜,”是, 因为你是我的主人。”“可我什 么都不记得。“珠薇王星认你为主,我不会认错人。云浦顿了顿,重下眸, 一边缓缓抚摸着宁折脑袋,一边道:“既然如此, 明(日ri)你便和我们一道吧。

    他看了看天色,又问:“ 主人要在这里用膳么, 下待已经差人备了晚膳。

    他话音才落,就有神侍走进来,撒了小几上的茶具, 摆上几碟子菜着。

    说完直接带了宁析离开。留下大祭司一个人坐在小几前,看着案上的拖腾腾的菜着沉默不语,灰色的眼底有些死寂。

    一只浑鲁雷白的小妈猫正拼命往里站,两只圆溜的大眼骨嗜嘴转个不博。

    指望他能帮自几进来。为了防风,管帐的门帘用的都是厚重至极的粗布棉料,里面吸满晨露, 重得很, 宁折根本披不开。可惜大祭司只淡淡瞥他一眼,根本没有出手帮(性xg)的迹象。宁折委屈地鸣喝了一声,声音软得像羽毛一样,轻轻搔刮在人的心实,带起一阵若有似无的悸动。

    叫大祭司一时间沉默下来,捏紧了指失不出声。

    大祭司網着脸,薄唇紧抿,手指一点解除了他(身shēn)上的幻术,冷声道:2“好生说话。”宁折一恢复正常的(身shēn)形,一把披开帘子就往他(身shēn)正扑去。

    宁折结结实实扑到了他(身shēn)上,撞到他(胸xiong)口,在他脖颈边蹭来蹭去。

    畔里杀意凛刚,大有他再不放手就杀了他的打算。,别生气,我晓得了。”“过去, 坐好。”大祭司冷冷命令道。宁折承永爬到他对面,坐下来。“你私自过来, 把主人丢哪了?云浦在体浩。

    “他要是知道我就出不来了。”

    宁折根本就没听他在说什么,两眼直愣愣盯着小几上的那一小碟水煮鱼,馋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3

    宁标随口一说,没想到他真的同意,当下也不客气, 一案子菜吃了个干干净净,碗底都绿得油光水滑,若不是大祭司夺了他的碗,他恨不得连碗都看了。“好了,清回去。”大祭司下了逐客然而宁折哪还有力气,摸着眠瘫在座椅上一动不动,舒服地神游天际去了。大祭司蹙了蹙眉,叫伯

    宁折回过神,看了他一眼,突然爬坐起来去捞他手腕。

    上面还施了个留存生机的小阵法,让青柳环不仅没有枯萎,反倒愈加青嫩(欲yu)滴,长青不衰。

    '如果我求师父这一次出手帮霍将军呢?

    嗯。”宁折点点头, “天祁兵力强盛,一旦交战,大越军队一定伤七惨重,但如果是师础手,几乎可一兵一本就能打是敌军。师你以前不是说要为上神祈福么,既然如此,保护大越百姓不就是在为云澜积果功德么

    宁折泉察叨叨说着。然而大祭司心思却并不在他的话上面。他正低垂着眸,看着自己和宁折交握的双手。宁折大概是太紧涨,没注意到自己正握着他的手。他手很凉,便衬得宁折那双手出奇地温(热rè)软乎, 五根纤细白米的手指像是没骨头 一样轻轻缠在他手上,时不时就搔过他

    之前皇帝不就是因为手段太过狠辣才会招致祸患,如果这一次他能帮皇帝做些什么,或许他以后就不会变成一个女人了

    “为何求吾。” 大祭司问出最后一个问题。宁折皱皱眉,不是很想回答他小心觑着眼前冷漠的白在青年,极小声道:、师 概然能答应云浦哥大祭司冷濮地拂开他的手,“回去吧。

    大餐司转过(身shēn)背对他,声色冷沉,“只此一次。”中折勾了勾唇,眼底问过一抹暗芒。

    错,千人骑兵不是小数目,一旦他出手,必然损耗极大,倘若这样青鸾都杀不死” 宁拼据唇笑了下

    雪和缓心想主人似乎越来越坏了,都是67号大人干的好事,4数得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把原来善良纯真的小主人都带

    不过他也就只敢在心里抱怨,毕竟67号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盯着他。

    宁折想起大祭司手腕上的青柳环,轻轻勾了唇,低声道:‘到时候就知道 了。他回到营帐的时候,云澜刚刚体浩好走出来。

    其实是很美的,云调的长相是宁折很喜欢的类型,包括(性xg)格也是,他真的很喜欢云调这个人,否则也不会愿意一直待在

    香喷喷的,省得再被那个男人嫌弃。

    宁折心想,只要这次不出问题,让云涌安安稳稳当上上神,他就能永远看到这样温柔的云澜鲁哥了。霍愧定下的作战时间就在明(日ri)清晨。因此今晚宁折早早就睡下3一路舟车劳顿,云浦尚还能坚持,他这没受过什么苦的小(身shēn)板却撑不住。宁折倒是有点想念以前的(身shēn)体了。云澜看他因了,自己也熄了灯躺下来,只是两人都没想到,半夜里竟有人偷偷摸进营帐里,将云调迷晕以后,把宁折偷走了。

    黑农人接紧了他的嘴,不让他发出声音, 超巡建士兵离开的时候,迅速将他带走。宁折从他们(身shēn)上嗅到了浓重的血腥味,气息隐隐有些熟悉。

    a53

    强烈的困意和疲意汹涌而来,如同巨兽将他残存的思绪吞噬殆尽。渐渐地,他闭上眼,意识沉入了无尽的黑暗当中

    无数黑影疆上他的(身shēn)体,缠住他的手脚和喉咙,不知从何处卷来的黑泥灌进他的口鼻和耳朵,让他无法呼吸,什么声音

    死一般的寂静和恐惧让他感到蜜息,宁折伸出手抵死挣扎, 想进开这一切。就在他耗尽力气,几乎快要绝望的时候,实然, 不知道何处(射shè)来一東亮光,破开这无边寂家的黑暗。一双冰凉却有力的双手紧紧抓住他手腕,厉声低喝一声“宁折!”便一使力, 将他一把从深洲里拽上来。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