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章 气死猫了

作品:《朕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

    шanben

    ntent宁折这一觉,睡了三天三夜。奇裘计划已经结束。宁堰深受重伤,定北十三卫损失惨重,充作(诱you)饵的那只精兵几乎全军覆没。林礼推开书房的门,将宁折放下来,让他进去, "将军在里面处理军务。宁折回头看他一眼,说了声多谢。林礼看见小(奶nǎi)猫扭着小(屁i)股走进去,便園上了房门。“啧,没看出来,你还对这些小玩意儿倒(挺tg)有心。”阁裴抱着双臂靠在檀木柱子上,讥笑一声。他长发干净利落地拢起,穿了一(身shēn)黑色劲装,深沉的黑色衬得他皮肤越发白哲如脂,一 张娃娃脸搭着清脆的嗓音,怎么看怎么年轻稚嫩。若说宁折是只乘巧柔软的家猫,那他就像一只喜欢炸毛(性xg)子刚烈的野猫,随随便便靠近的话,一定会被那锋利的爪子挠得体无完肤。林礼看了他一会,实然眯起眼,走到他面前,轻轻抬起一只手伸向他。阁裴瞳孔微扩,(身shēn)体后倾了些,林礼没说话,手指碰到他发顶,将他黑发上一片泛黄枯叶摘走。“有叶子。”他声音依旧是那个平静木然的腔调。闾裴不知怎地松了口气,实然又想起什么,愣了下,立刻抬头去看他眼睛,“你看得见了?林礼也怔了下,摸了摸自己右眼,有些不确定,“ 刚刚好看见了一点。被抓进天牢的时候,他的双眼都被戳瞎了,不可视物。 bl 后来同装说能帮他恢复一只眼睛,他也没在意,毕竟连太医院的大夫都说过他眼部的血(肉rou)已经坏死,无法救治,却没想到一向不正经的阁装这回说的竟是真的。间装帮他看了下,‘“应该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你这几天别出门39有事喊我吧。林礼顿了顿,颔首道:“多谢。阁装挑了下眉,轻嗤一声,“一无美酒二无美人, 准稀军你的谢?算了不跟你说了,先走了,呆瓜。他摆摆手,便率先离开了。林礼摸摸自己的右眼,抿了报唇,眼底微深,不知在想什么。书房内。宁折正在与霍惋对峙,两人态度强硬,谁也不让谁。当然,这只是宁折以为的。实际上,在房梁上隐藏着的暗卫们看来,他们的冷酷骁勇的霍大将军只是在和一只小(奶nǎi)猫大眼瞪小眼而已。霍忱:“ 本将军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你不能离开。宁折:“喵! ”(凭什么! 你算老几! )霍忱:“别叫了, 你叫破喉咙都不行,大祭司和云调是一起消失的, 達他都无法阻止的事,足以说明有多棘手, 你一个你一只猫薦去了又有什么用?宁折:“喵喵喵! ”(你管我! )他(屁i)股一扫就要冲出书房。霍忱眼疾手快把他捞过来,按在书案上不放。宁折立刻拼命挣扎起来,叫声妻后, 活像杀猪似的。霍忱冷喝一声:“给我那根绳子过来!梁上暗卫立刻甩下一根粗麻绳来。霍帕把宁折抱起来夹在腿中间,用绳子把他手脚结结实实捆住, 绑在了自己的创鞘上。宁折挣了几下,发现挣脱不了。霍忱摸摸他脑袋,“宁堰是担心你受到伤害, 才在奇袭前一夜将你悄悄送过来,他连蔺云浦都敢带过去,却不敢带你去冒险, 这说明什么,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么。宁折不想听他说话,把眼一瞪,一脸凶神恶煞地亮起瓜子去挠他。霍忱被迫收回手,无奋道:“他是怕你受伤, 宁宁,你乘一点,莫辜负他的心意。

    宁堰的心意,他要不起,更不想要。53

    他明明是云澜的神侍,可现在是怎么回事, 放着他的主人不去保护,反倒在意起他这个畜生来了么?宁折只觉得讽刺。霍忱看他慢慢平静下来,也不炸毛了,才和他说了 奇袭那(日ri)的异常。据侥幸生存下来的士兵说,两军交战时,忽有一道黑光迎头而下,瞬间便将大祭司和云澜二人卷走,致使军队一下方寸

    倘若不是还有宁堰在维稳军心,恐怕到时都撑不到他们来,这支奇袭军就要本先覆灭了。好在霍悦带人及时赶到,里应外合,才剿更了天祁那支骑兵,解除了丰台城被围困的不利局面。虽然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不过霍快尚有一事不明,“太容易 从半途中开始,对方就已经渡不成军,所有人都丧失了斗志,根本没有反抗的。后来他们一共俘获了敖百个投降的天祁士兵,发现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一所有人都神志不清, 变成了傻子。就像是有人在暗中帮助他们一样。不论是这件事,还是大祭司无缘无故失踪一事,处处都透露着诡异。这种(情qg)况下,霍帕自然不会轻易把这只猫崽子放出去。一来是宁堰嘱托,二来, 他心里有个荒谬至极的精霍忱想到此处,低头看了眼那只漂亮的小猫崽。不论是那双漆黑如夜的瞳孔,还是电(身shēn)上的好香气,都和他记忆里的那个少年一摸一样。如果真的如他所想那般霍忱闭上眼,不敢深恩下去。他现在心里一团乱麻,根本不知道要拿那个人怎么办。若想复生上神,必然要宁折付出(性xg)命的代价。霍愧违抗不了刻在自己神魂里的忠诚本能,又无法对宁折下手。他心里和宁堰一样矛盾,既希望自己能找点宁折,又希望自己永远也不要找到他,永远不要伤害他。毕竟,无论是他曾经仰望的神,还是他如今深(爱ài)的字折,都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无论失去哪一个都是要他的命。霍饱常常会想,为什么宁折不是上神,如果他们是一个人,如果是一个人一霍怕突然顿了下。a53对啊,为什么不是一个人?他看了眼安静下来的小(奶nǎi)猫,心里突然察觉到了一般异常浓重的违和感。宁折没注意到他的异常,也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露馅了。方才霍忱说起奇袭那天的异常时,他实然想起来自己求过大祭司,请他帮助大越军队基敌一事。在霍忱说俘虏神志不清的时候,他就怀疑是不是大祭司提前动了手,实力大损,才会在攻击来临的时候反应不及被卷进

    该死的青弯,明明说过只要大祭司的(性xg)命,如今竟然违背约定,将云澜也一并擔走了。男人果然不能信。宁折静下心来,放出神识,细细感受了下。 能隐约察觉到细微的波动,大祭司还没死,不过似乎被关在了什么地方,正处于昏迷当中,云澜和他在一起,暂时没有危险。宁折还想再查探他们的方位,忽然头脑一阵剧痛,神识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下,立刻疼得缩了回来。那个关着大祭司的地似乎能一直接重不断地攻击人的神魂,难怪大祭司醒不过来,恐怕神魂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宁折自己也受了伤,只能暂时作罢。好在他当初留下了一个“杀手铜”,现在才不至于两眼一抹黑。他在大祭司手腕上(套tào)的青柳环,里面放了他的一缕神魂火焰。大祭司是不死不更之(身shēn),世间唯有这一缕冷焰才能真正杀死他。宁折之前忍着剧痛,将自己的神魄之力融进了这冷焰里,提高了冷焰的纯度,让宅威力比以前更强了数倍。一旦大祭司受到重创,防卫有那么片刻的松懈,宁折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让他化成灰烬。不过说来可笑,他的冷临是以前他没当皇帝的时候,大祭司送给他防(身shēn)武器呢。大祭司估计不会想到,自己这个道来顺从的小徒弟杀他一次两次还不够,居然还敢咬他第三口。当然了,现在这第三口还没有咬下去,大祭司就自己先不行了。反正云澜没有危险,宁折就暂时不着急了,打算等自己神识受的伤好了一些之后再查探一次。霍忱如今不谁他出丰台城,宁折只能无所事事地在城里闲转。宁堰还在昏迷当中,当初他带过去的人太少了,根本抵挡不住天祁大军的进攻。宁折去他房间看了一下,发现他是心口中了一刻,再偏一些,恐怕就可以直接去见周王爷了。大夫说他一直高烧不喔,伤口该烂流狼, 如果再这样下去,大概也撑不了多久。定北十三卫急急(性xg)(性xg)出了城,满江湖地去寻找神画,想救回自己主子。可这世道,战乱不断,百姓死得死进得逃,整个丰台城周围数十里地都聊无人烟,哪还有什么神医。宁折看着他苍白虚弱的傻脸,又想到宁堰前几天晚 上给自己喂过的一谁小点心。想了很久,最后还是看在那些糕点的份上,割了自己一根手指,给他喂了一滴血。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