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脚滑

作品:《重生后太子妃咸鱼了

    时值仲夏,连着数日不曾下雨,今日又是个艳阳天,长安城里一丝风也无。

    国丧适逢这种天气,着实愁人。

    太极宫太极殿,庭中墁地的莲花砖晒得滚烫,简直能把肉烫熟。

    殿前阶下乌压压立着一大片白衣素冠的臣僚,在礼官的号令下齐声嚎哭。

    他们哭一阵停一阵,哭声的间隙,庭中大青槐上的蝉叫得声嘶力竭,像是要和哭丧的人群比比谁更聒噪。

    臣子在阶下哭,后妃、王公和宗室在堂上哭。

    朝也哭,夕也哭,从日出哭到日落,已经哭了整整三日,哭得大行皇帝尉迟越本人脑壳疼。

    尉迟越在灵堂上飘着,居高临下望着自己的尸身,初时十分诡异,看了三天也就麻木了。

    这么酷热的天气,纵使尸床下置的冰换得勤,尸身也起了变化,还有股莫可名状的气味悄悄弥漫。

    十二只香炉同时点着降真、龙涎、沉水和白檀,也遮不住这股气味。

    尉迟越已经明白,自己是没法返生了,再怎么不甘心也无力回天。

    然而他还是不甘心。

    他御极不过六年,才满三十岁,正是春秋鼎盛之时。

    河未清,海未晏,西北边患未平,关中又发大水

    朝政交到他手上时漏得像个筛子,他夙兴夜寐,宵衣旰食,东拆西补,总算有了点起色,结果连着两晚通宵理政,一倒头就没能再起来。

    大约连祖宗都怪他,故而他死了三日也没派个人来接引,放任他绕着自己的尸首飘了三天。

    尉迟越正想得出神,大敛礼开始了。太祝诵读完祝文,新帝在礼官引导下再拜踊哭。

    虽然规矩没什么大错,但新帝不过总角之年,还不知何谓生死,稚嫩的小脸上满是懵懂。

    新帝生母身份低微,尉迟越崩得突然,也没来得及托孤,权柄八成要落到太后的手上。

    想到此处,他皱了皱眉,望向跪坐于尸床西侧的太后他曾经的正宫皇后沈氏。

    沈氏坐姿端庄得体,纤细的腰肢到脊背直得像根弦。

    她依制穿着青缣衣裳,钗钿全无,浓云般的青丝用素银簪子绾起,从头到脚一丝不苟、无懈可击。

    饶是尉迟越一直不怎么待见正妻,也不得不承认,沈氏生得极美,便是此刻粉黛未施,脸色有些苍白,也依旧光艳照人,当得起一句“皎若太阳升朝霞”。

    只是人一旦无趣,再惊人的美貌也变得没滋没味,如同一尊金镶玉雕,美则美矣,没有活气。

    沈氏恰到好处的哀戚也像是雕在脸上的,尉迟越足足观察了三天,她这张脸压根就没变过。

    礼官叫哭,她就微微垂下头,用袖子掩住脸干哭两声,一抬头又是那副神情,简直比他尸床下的冰块还冷。

    礼官宣布“奉大行皇帝于梓宫”,便有内臣小心翼翼地把大行皇帝的尸身抬进棺木中。

    尉迟越瞥了眼沈氏,只见她神色如初,只是眼眶隐约有些泛红。

    尉迟越心里很是不爽利。

    他们毕竟做了十二年结发夫妻,他都要入棺了,盖上棺盖便再也见不着了,她还是这般无动于衷,这女人的心肠莫非是铁铸的

    他忿然挪开了视线。

    尉迟越的目光在众人身上逡巡了一圈,最后落在淑妃身上,心口开始隐隐作痛这是他今生今世最宠爱的女子。

    淑妃何婉蕙是他生母的外甥女,同他青梅竹马、两情相悦。

    只是她命途坎坷,蹉跎了数年,好容易才入宫,没几年他又死了。

    他死得突然,之前又忙于朝政,说起来是椒房独宠,真正能陪她的时间不多,更是没能给她留下一儿半女傍身,甚至没来得及晋封她为贵妃。

    尉迟越黯然地望着何婉蕙,只见她削薄的肩头剧烈颤动,几次哭得差点背过气去,多亏旁边的人扶住她。

    何婉蕙从小就娇气,爱哭,没事也要伤春悲秋哭一哭,眼下他死了,太皇太后郭氏闻知消息一病不起。

    她在这宫里孤苦无依,大约要终日以泪洗面,不知有多可怜。

    他瞟了眼端庄严肃的沈太后,暗暗叹息,没了他的庇护,也不知道沈氏会不会欺负她。

    恰在这时,何婉蕙抬起头来。

    尉迟越凝望着心爱的女子,只见那双漂亮的杏眼又红又肿,小脸却像被雨打得脱了色的海棠花瓣。

    尉迟越心口宛如针扎,这辈子除了江山社稷之外,他最放不下的就是何婉蕙了。

    他不由自主地飘到心上人跟前,明知触碰不到她,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想像从前一样替她拭泪。

    然而没等手指“碰”到她的脸颊,何婉蕙忽然“腾”地站起身来,径直从一脸愕然的尉迟越身体中穿了过去,身手矫健浑然不似饿了三天的人。

    何婉蕙莲步轻移,身姿如弱柳扶风,脚下却很是不慢。

    没等旁人回过神来,她已经扑到了大行皇帝的棺柩前,拦着不让盖棺盖,一边拍打着棺沿,嘶声哭喊道:“陛下,你好狠的心你怎么能丢下妾一个人在这世上陛下求求你把妾带走吧”

    尉迟越心里五味杂陈。

    以他打小受的教养来看,阿蕙的举止有失体面,不过她一向至情至性、不拘俗礼,他喜爱的不正是她这份赤子之心么

    再说她哀毁过礼,说到底也是因为对他痴心一片,想到这里,尉迟越忍不住原谅了她的失礼。

    不过何太妃得到了大行皇帝魂魄的谅解,旁人却有些为难。

    尤其是那八个举着金丝楠木棺盖的大臣,盖又不能盖,撂又撂不下,憋得脸膛紫胀,目疵欲裂,眼瞅着要给大行皇帝陪葬,真真苦不堪言。

    就在这时,沈太后开口了:“来人,扶太妃去偏殿歇息。”

    她的声音听起来沙哑又疲惫,甚至还有几分虚弱。

    尉迟越不禁一怔,再仔细一看,只见她眼下有明显的青影,眼睛里也密布着血丝,显然没怎么睡觉。

    一种说不清的涩意掠过尉迟越的心头。

    未及细究,那边又传来何婉蕙撕心裂肺的哭声,叫人恻然:“你们别拦着我,就让我跟着陛下一起去罢陛下你丢下阿蕙一个人,叫我怎么活呐”

    她一行哭一行挣扎,死死扒着棺沿不肯放手。

    谁都知道何婉蕙宠冠六宫,宫人们到底不敢使力拉她,只能巴巴地看向沈太后。

    沈宜秋缓缓地站起身,走到棺木前,看了眼静静躺在棺木中的大行皇帝,眼底露出一抹淡淡的讽意。

    她掸了掸衣襟,居高临下地看着何婉蕙:“太妃请起罢,你对大行皇帝一片忠心,着实令本宫感佩,只不过本朝并无嫔妾殉葬的礼俗,大行皇帝走得又匆忙,也没留下只言片语,本宫做不了这个主。不过若是太妃执意要陪着大行皇帝去”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轻轻按着心口,一脸诚挚:“本宫也不忍拂了你的心意。”

    何婉蕙连哭都忘了,脸色随着她的话一点点灰败下来。

    尉迟越看在眼里,不由心生怜惜。

    他自然知道何婉蕙并非真想跟他下黄泉,这不过就是一说,当不得真,就如他情到浓时也说“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难不成他就乐意和她做一对死鸳鸯自然不是。他恨不得千秋万代,再做个几百年皇帝。

    所以沈氏揪着阿蕙一句话不放,纯粹是无理取闹,有意刻薄她。

    宫里的个个都是人精,一听沈太后这意思,是全然不给太妃存脸面了,他们便也没了顾忌。

    几个宫人一拥而上,连拖带拽地把何婉蕙“搀扶”到一边。

    尉迟越看着宫人们狗仗人势,七手八脚地把何婉蕙拖开,既心酸又愤慨。

    可怜他尸骨未寒,沈氏就挤兑他宠妾,可见这女人一点夫妻情分都不顾念,真叫人心寒齿冷

    尉迟越想到此处,不禁狠狠地瞪了沈宜秋一眼。

    可惜沈宜秋毫无知觉,还往前逼近了一步:“太妃决定了么”

    何婉蕙打起了冷战,紧咬着牙关不作声,怨忿不觉从眼中流露出来。

    她自入宫便专宠,以前风光,如今就成了众矢之的,沈氏一向和她不对付,眼下没了皇帝庇护,难保不会秋后算账。

    今日闹这一出实属无奈之举,为的就是让朝臣们做个见证,往后就算沈氏想对她不利,为了自己的贤名也得掂量掂量。

    谁知她还是算错了,这毒妇压根不要脸

    灵堂里鸦雀无声,坐在对面的一干股肱之臣面面相觑,却不敢置喙,因为这几日他们见识了沈太后的手段。

    皇帝年纪轻轻暴毙于书斋中,知情的几个重臣吵得不可开交,却是年轻的皇后拍板, 先以宫宴为由将尉迟越的两个兄弟召进宫中软禁,再迅速控制住北衙六军,保障宫禁安全,同时立即下令向西北边境增派五万兵力,以防吐蕃人趁火打劫。

    做完这些,她才将皇帝的讣告发往天下诸州,扶年幼的太子登基,让一场可能的风暴消弭于无形。

    不过这些事尉迟越一无所知。

    他不能离开自己的尸身五步以外,不知道他眼中规行矩步的无趣皇后背着他杀伐果决,只当太子能平稳登基都是宰辅们的功劳,加上祖宗在天有灵。

    何婉蕙自然也不知道,否则借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胁迫沈太后。

    眼下沈太后步步紧逼,何婉蕙骑虎难下,只得耍赖把眼一闭,身体一软,假装晕了过去。

    沈宜秋挑了挑眉,面无表情地让宫人把她抬到寝殿里去。

    她对逼死尉迟越的心肝宝贝毫无兴趣,方才只是给她个教训。

    不过她倒是不介意让何婉蕙去给尉迟越守灵,成全他们至死不渝的深情,自己也图个眼里耳边清净。

    何婉蕙被抬了出去,众人佯装无事发生,棺盖终于“轰”地落下。

    随着棺钉一寸寸地敲进去,尉迟越忽然若有所感,仿佛人世间的羁绊和牵挂逐渐变成了水月镜花。

    最后一根钉子敲进棺木中,他幡然醒悟,人世间的事已与他无关了。

    他转过身,原本是太极殿正门的地方变成了一片耀目的白光,光里隐约能看见山川河流。

    尉迟越仿佛生来知道怎么做,自然而然地朝那片明光走去。

    就在一只脚踏进光里的时候,他忽然听见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巨响,紧接是此起彼伏的惊呼。

    尉迟越蓦地回头,只见太后沈氏倒在地上,额角一个铜钱大小的血洞,正汩汩地往外冒着鲜血,衬着她新雪般的肤色,红得触目惊心。

    一个黄门扯着尖利的嗓子,带着哭腔叫道:“太后太后追随大行皇帝去了”

    尉迟越心中巨震,不由自主地收回脚,待他回过神来,那片光已经变成了一个黑色的漩涡,不由分说把他卷了进去。

    失去意识前,他满脑子充斥着一个念头,沈氏为他殉情了沈氏竟然为他殉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