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卜卦

作品:《重生后太子妃咸鱼了

    骊山华清宫位于长安城东的昭应县,去城六十余里。

    尉迟越轻骑简从,只带了十余名侍卫,星夜启程,从京城东面北端第一门通化门出,一路快马加鞭,在第二日晌午抵达骊山北麓。

    山间云雾弥漫,一行人从西边的望京门入华清宫宫城,沿途街衢洞达,百官廨舍和王公邸宅鳞次栉比,虽名为离宫,却俨然是座城池。

    先时太子年幼,尚不能监国理政,皇帝便将整个朝廷一起搬到这骊山脚下,从十月一直住到来年春月。

    那时候百官羽卫,商贾繁会,如今太子监国,皇帝当起了甩手掌柜,这车马阗咽、烟云相连的盛况便看不见了。

    骄阳下的宫城,侈丽奢靡已极,却又冷清寂寥。

    尉迟越看在眼里,煞是肉痛,一言不发地骑马穿过宫城,向山上宫殿行去。

    离宫因地制宜,朱阙楼阁星罗棋布于青山绿水间,彼此间以廊道相连,人行其间,便如走在云上,四周绮楼绣户令人目不暇接。

    时不时有身披轻纱罗衣,头戴银莲花冠,作女道打扮的宫人在阁道中穿行,远望有如神仙中人。

    可惜太子殿下生来不谙风情,玉宇琼楼和婀娜美人看在他眼里,全都是虚掷浪费的税赋。

    到得紫云观前,便有道士打扮的小黄门出来迎接。

    尉迟越命侍卫在外等候,自己下了马入内觐见。

    到得正殿中,小黄门入内通禀,出来的却是一个内侍和一个道士。

    那内侍是皇帝身边亲信内臣,道士是极受皇帝宠幸的“大德”净虚真人。

    尉迟越缺乏慧根,哪怕死而复生一次也没有大彻大悟,一见这些神神叨叨的高道大德,一身凡尘俗骨便不舒爽。

    他扫了眼干瘦的紫衣道人,挑了挑眉,殊无恭敬之意,转头问那内侍:“圣人何在”

    内侍面露难色:“圣人昨日起闭关修行,七日后方能出关,有劳殿下稍待几日,不知殿下欲下榻何处若是嫌少阳院来往不便,这紫云观中便有清净的院舍,奴即刻命人扫榻”

    “不必了,”尉迟越打断他道,“孤有要事禀告圣人,等不了七日。”

    那内侍左右为难,正不知如何是好,那“大德”却笑道:“圣人将有所成,此次闭关干系重大,圣人特地嘱咐,若非紧急军情,一概事宜皆等他出关后再行定夺,望殿下见谅。”

    说罢气定神闲地作了个揖,他是当今天子亲封的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皇帝本人以“阿师”相称,长安城中的王公贵族、股肱之臣都对他礼遇有加,只盼着他在皇帝面前美言几句。

    太子再怎么尊贵也还不是皇帝,能不能登上帝位还是两说。他日日与帝王相伴,料想太子必定忌惮他三分。

    尉迟越点点头:“既然真人这么说,孤只能等了。”

    净虚真人微露笑意,心道果然。

    谁知尉迟越话锋一转:“尝闻真人迄今已三百余岁,道术精深,出神入化,想必水火不侵、刀枪不入对真人而言不过雕虫小技。”

    他按了按腰间佩剑,半开玩笑道;“眼下圣人闭关,孤闲来无事,真人不如施展几分与孤瞧瞧。”

    他说得十分轻巧,语气似是玩笑,但凌厉的眼风扫过,净虚真人当下冷汗直冒、双股战栗。

    一旁的老内侍唬了一跳,抬手抹抹额头上的冷汗,忙打圆场:“殿下说笑了,刀剑无眼,若有个闪失,伤到真人”

    尉迟越道:“只有妖谗惑主的赝品才会叫凡铁所伤,连街头耍百戏的都能刀枪不入,真人乃是真仙下界,自不在话下,你这是杞人之忧。”

    说罢“锵”一声,把佩剑拔出五寸来许。

    那净虚真人再也忍不住,也不管出家人无需跪拜俗世帝王的规矩,仙风道骨全抛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颤抖着声音道:“殿下九天真龙血脉,凡铁到了殿下手上也成神兵利器小道修为浅薄,若贸然领受,身首异处事小,污了殿下神兵宝剑,小道便是散尽修为也不能赎罪。”

    尉迟越将剑推回鞘中,沉下脸冷声道:“孤能见圣人了么”

    净虚真人忙不迭道:“殿下并非凡夫俗子,想来却是无碍的,小道方才一时疏忽。”

    尉迟越不屑再看他一眼,正了正衣襟,对那不住揩汗的老内侍道:“领路。”

    室内烟雾缭绕,一股浓郁的降真香直往人鼻子里钻,掩盖住若有似无的腐臭味。

    重重帐幔中,分明传出女子的调笑声。

    尉迟越不禁皱了皱眉,当今早年游乐无度亏了身子,如今年事渐高,力不从心,便开始信奉黄老之术,妄想靠药石益寿延年甚至长生不老,却仍不知节制。

    他在屏风前站定,由那老内侍入御帐中通禀,片刻后,皇帝穿着中衣,身披明黄道袍,披头散发地走了出来。

    那宽袍广袖倒是有些仙风道骨的意思,可惜走近了一瞧,只见他眼白浑浊,气色虚浮,形容枯槁,显然是闭关与女冠们彻夜研习道术的缘故。

    尉迟越抿抿唇,不动声色地向皇帝行礼:“儿臣参见圣人。”

    他顿了顿,捏着鼻子道:“打扰圣人清修,儿臣惭愧之至。”

    皇帝塌腰坐在榻上,打了个呵欠,乜了儿子一眼:“何事如此紧急”

    尉迟越三言两语说明来意,皇帝脸色越发不豫,不过还是点点头道:“你年纪不小了,是该娶妻了。既然你和皇后看着合适,朕也就放心了。不过此事关乎国运,不可轻忽”

    说到此处,他掀起堆满褶子的眼皮,浑浊黯淡的眼睛里有了点光:“正好你也来了这里,不如让清虚真人合一合八字。”

    尉迟越心中不屑,但却不好在这些事上违拗父亲,只得道:“儿臣遵命。”

    皇帝便着内侍去请净虚真人。

    片刻后,真人到了,皇帝忙起身相迎,口称阿师,恭谨作揖,又对尉迟越道:“三郎,快与真人见礼。”

    净虚道人心虚地偷觑太子,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眼睛,哪里还敢摆谱,忙躬腰道:“岂敢岂敢。”

    皇帝将事情与净虚道人说了一遍。

    尉迟越淡淡道:“有劳道长。”

    净虚暗暗松了一口气,忙道:“小道荣幸之至,敢不效犬马之劳。”

    他小心翼翼地问道:“还请殿下将那位女公子的生辰八字说与小道知晓。”

    尉迟越一噎,沈氏的生辰八字是什么还真把他问住了。她比自己小三岁,那便是元贞十八年,生辰似乎是在冬季,十月还是十一月

    他冥思苦想了一番,还是不太肯定,索性道:“元贞十八年冬月,真人道术通神,想来不必孤赘言了。”

    皇帝狐疑地看看儿子,哪有这样连八字都不知道就能凭空合出来的。

    净虚道人也知道凭空合八字太过离谱,可又不能不替太子圆场,好在他术业有专攻,多年来靠着哄骗帝王加官进爵,这点小事不在话下。

    老道士眼珠子一转,作个揖道:“太子殿下娶妃关乎国之气运,合八字是民间之俗,未免粗疏,八字同而命运殊者比比皆是。”

    皇帝连连点头:“还是真人虑事周到,那依真人之见,该当如何”

    净虚真人道:“不如让小道开坛设法,问一问神明。”

    皇帝大喜:“有劳真人。”

    净虚真人忙道:“举手之劳耳。”

    又转向尉迟越:“还请殿下沐浴焚香,斋戒三日”

    尉迟越一听还要再拖三日,脸色不由一沉,他这次连夜赶来便是要求皇帝一封手谕,有了手谕他才能名正言顺命翰林学士拟旨,然后还得将三省得一道道繁琐手续走完,又是十天半个月。

    如今还要耽搁三日,他自是不情愿,对那道士道:“斋戒三日”

    净虚真人最擅察言观色,一见他脸色便道:“太子殿下至诚,一日不必斋戒也是可以的小道这就命人设坛”

    尉迟越道:“设坛”

    净虚真人立马会意:“诚能感天,只要心意够诚,不必借助外物。”

    他边说边从衣襟中摸出三枚铜钱:“小道占上一卦也是一样的,请殿下凝神屏息,心中默想所求之事。”

    说罢他深吸了一口气,将那三枚铜钱往香案上一撒。

    噬嗑卦,喉中有物之象,主夫妻怨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