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洞房(二合一)

作品:《重生后太子妃咸鱼了

    东宫弘教殿中灯火辉煌,管弦盛陈, 舞袖低回, 筵席一直排到廊下、院中。

    今日太子大婚, 三省六部和京兆官员皆来赴宴;各地节度、都督、州牧刺史府都派了专员前来道贺;更有八方藩属国派遣贺婚使远道而来。

    端的是绯紫耀目,玉觞金筵, 众人觥筹交错, 乐不思蜀。

    本朝风气开放,时人喜好歌舞,酒过三巡, 众人面红耳热,便开始技痒难耐,纷纷起身一展舞姿歌喉,醉眼朦胧间, 逮着个人便称兄道弟、把臂言欢,也不管昨日在朝会上吵得差点厮打起来。

    所有人都兴高采烈, 畅乐之至。

    只有太子本人老大不高兴。

    他握着酒觞, 冷眼看着高官们群魔乱舞,一张脸快耷拉到食案上了。

    他乜了一眼大媒卢思茂, 德高望重的卢公正兴致勃勃地跳胡旋舞。

    亏他大腹便便,身姿却这般矫健灵巧, 转得像只中间大两头尖的陀螺, 一双袖子舞得如同两道紫电,赢来堂中阵阵喝彩。

    尉迟越心道酒这东西真不是东西,堂中这些都是大燕的股肱栋梁, 三杯黄汤下肚便浑然忘我,连体统都不要了。

    酿酒又糟践粮食,今岁山东大旱连着蝗灾,秋季定然欠收,减免赋税是必须的,保不齐还要开仓放粮赈灾,明年国库肯定吃紧。

    就该把这有百害而无一用的东西禁了,尉迟越凉凉地看了一眼觞中残酒,用指尖敲敲杯壁,心道明日便叫御史中丞上书。

    正想着,就见御史中丞周宣举杯长笑:“快哉快哉当浮一大白”

    说罢仰起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抬袖揩揩嘴:“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倾耳听嗝”

    尉迟越面无表情地移开视线,疲惫地捏了捏眉心。

    大媒卢思茂跳了两支曲子,略感力不从心,只得停下喘口气。

    他正了正头顶上歪斜的蝉冠,目光往席中一扫,不知怎么发现了尉迟越这条漏网之鱼。

    他甩甩袖子,二话不说又舞了起来,如一阵紫色的旋风,片刻便舞到了太子的席前,边舞边下拜:“今日殿下大喜之日,何故枯坐席中,不妨与臣等同乐。”

    说着也不见外,笑眯眯地来拉扯尉迟越:“来来来,殿下,娶妇是人生第一等乐事,莫要这么苦大仇深的咱们今日定要通宵达旦,载歌载舞,不醉不归”

    尉迟越嘴上推辞:“某不擅歌舞,还请卢公见谅。”

    心里冷笑,娶妇连新妇的面都见不到,陪你们这些老头子饮酒,这是哪门子的乐事。

    卢思茂歪缠了一会儿,尉迟越只是不肯就范,他只得作罢,灌了他两杯酒,和御史中丞抱在一起载歌载舞去了。

    尉迟越拿起清水漱了漱口,皱皱眉头,这东西到底有什么好喝的,入喉辛辣,还令人丧失神智,令人做出种种蠢行来,着实误事。他向来量浅,平日几乎是滴酒不沾,宴饮上便总是吃苦头。

    上辈子大婚,他叫群臣几杯便灌得不省人事,被横着抬到东侧殿,直到三更胸闷气短醒转过来,只来得及叫黄门去后面传句话,便吐得天昏地暗,第二日头疼欲裂,在床上躺了一日。

    那时候他对沈氏有些抱歉,虽然不满意张皇后替他选的太子妃,但他也不至于故意在大婚当日下她脸面。

    然而他身为储君,断然没有向妻室赔礼道歉的道理,事后赏了她两箱锦缎就算囫囵过去了。

    后来见她没什么异状,便将此事抛在了脑后。

    如今想来,她那时候初来乍到,第一夜便独守空房,想必滋味不好受。

    好在这一世他早有防备,一早便叫黄门在自己的酒壶中兑了大半的清水,定然不会重蹈覆辙。

    他又等了一会儿,见堂中已有不少官员醉倒,便佯装不支,扶着额头,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向着群臣作揖,称醉道失陪。

    臣僚们大多已经醉得五迷三道,哪里还顾得上他,摇头晃脑地嘟囔几句,便叫他成功溜了出来。

    尉迟越由两个黄门搀扶着出了弘教殿,沿着回廊绕到殿后,从后门出了院子。

    一走到僻静无人处,尉迟越的醉态便当然无存,正要举步赶往寝殿,忽地闻到自己衣服上酒气熏人,改了主意道:“先去浴堂殿,伺候我沐浴更衣洗漱。”

    想了想又道:“再煮一炉椒桂汤。”他的酒里虽然掺了水,但兑稀的酒也是酒,口中难免有酒气,他自己尚且觉得熏人,更别说沈氏了。

    这是他们大婚第一夜,须得慎重些。

    尉迟越一边盘算着,一边去了长寿院西侧的浴堂殿,将自己里里外外捯饬得如兰似麝喷香喷香,换上薰了龙涎香的新衣,这才踌躇满志地出了浴堂殿。

    刚走出两步,他又折返回去,从香盒中取了一片鸡舌香含在口中,确保自己吐气如兰。

    这下是万无一失了。

    尉迟越瞥了一眼更漏,已经将近子时了,他忍不住加快了脚步,从酒筵上脱身便已有些晚,沐浴更衣耽搁了一会儿,想必沈氏这时候,已经等得有些心焦了。

    这么一想,他不由加快了脚步。

    今日东宫灯火璀璨,映照得星月无光,也用不着提灯照路,尉迟越疾步在回廊中穿行,腰间佩剑、金丝香囊与玉腰带相撞,时不时发出丁零当啷的欢快响声。

    不一会儿他便觉额头沁出薄汗,已是仲秋,但气候依旧有些热,晚风带着燥意。

    风一吹,方才饮下去的酒发散出来,直往尉迟越头顶蒸腾,闹得他又些熏然。

    他不禁想起方才行合卺之礼,沈氏大约是不擅饮酒,一口下去辣着了,眼里沁出薄薄一层水光,哪怕一张脸涂得五颜六色,也颇为动人。

    若是洗去铅华,略饮一点薄酒,双颊晕红,星眼迷离,还不知有多好看呢。

    这么一想,酒这东西也并非全无是处。

    尉迟越不由又想到那日桃林中她一身素淡衣裳、脂粉未施的样子。

    她此刻想必已经沐浴洗濯一新,换上了寝衣,正坐在帐幄中等他一起行敦伦之礼。

    尉迟越想到此处,腹中便像点了一把火,方才的酒意借着火势窜遍他全身。

    他只觉头重脚轻,脚底下软绵绵的,仿佛踩在云上,笑意不由自主地从嘴角荡漾开去。

    尉迟越心头一凛,掖了掖衣襟,正了正金冠,此乃人伦大事,不可存有狎戏之心。

    常言道酒为色之媒,果然不是好东西。

    他一会儿心旌摇荡,一会儿克己复礼,终于揣着一腔矛盾来到了长寿院。

    寝殿中烛火吹熄了大半,加上帷幔重重,比别处显得深幽些,尉迟越有些纳闷,不过还是理了理衣袍,举步往里走去。

    外殿内侍见太子来了,连忙齐刷刷地跪下行礼。

    内殿的宫人听见动静,都慌了神。

    大婚之夜太子妃自己先睡了,太子若是发怒,他们这些下人多半也要遭殃。

    可是此时去叫醒太子妃

    他们想起眉妩的遭遇,又默默退缩了。

    殿下发作一顿,大不了就是罚他们去扫茅厕,而打搅了太子妃清梦,可是会被逐出宫去的。

    两害相权,还是太子妃更可怕一些。

    素娥和湘娥也很着急,他们与沈宜秋亲近,不怕被她发落,但是他们家小娘子刚刚立了威,他们自己人怎么能去拆台

    他们到底也才十几岁,虽算机敏,可历练有限,遇上这种事也慌了手脚。

    一个迟疑,太子已经大步流星地走到了屏风前。

    这时候再要去叫醒小娘子也来不及了,素娥和湘娥心如擂鼓,面色煞白,只好拜倒行礼:“奴婢拜见太子殿下。”

    素娥机灵,有意将那声“太子殿下”叫得特别响亮,然而沈宜秋睡功了得,只要睡熟了,便是有人将屋拆了她也未必会醒。

    素娥悄悄往纱帐中一看,里面的被子卷半点没动弹,后背顿时一凉,心道完了。

    这时,尉迟越也已到了帐前,纵然隔着一层朱色的纱帐,他也看能看出来,沈氏并未如他所料端坐帐中,等待与他行那敦伦之礼。

    看到帐中的景象,他怔然立在当地,疑心自己是醉了。

    尉迟越觑了觑眼睛,再睁大,帐中的被子卷还在原地,稳如磐石,岿然不动。

    他醉意上头,脑筋转得有些慢,只觉迷茫。

    大婚之夜,沈氏一个人睡着了就这么睡着了

    竟然睡着了

    尉迟越好容易回过味来,心中五味杂陈,愤慨有之,恼怒有之,但更多的是委屈看看,这就是你千方百计娶来的新妇

    暑气未消的八月初,他却仿佛置身草木黄落的深秋。

    若是换了从前,尉迟越一定毫不犹豫地拂袖离去,可一想到沈氏上辈子为了他自戕,他又踌躇起来。

    不能走,若是此时离去,宫人们都看在眼里,她这个主母便不好做了。

    尉迟越打定了主意,对素娥、湘娥还有一众宫人、内侍道:“你们退至殿外吧。”

    众人方才都吓得噤若寒蝉,此时见太子殿下语气平静,不似发怒,心放回了肚子里。

    尉迟越待人走了,便想去叫醒沈宜秋,撩开帐子,却见少女紧紧裹在衾被中,只一张莹润的小脸和几绺头发露在外面。

    晕黄的烛光中,她看上去少了几分美艳和锋锐,多了几分娟秀,眼皮上的褶痕此时看来是浅浅的两道,淡淡地扫进微微上翘的眼梢里。大约是被子裹得太紧,她微微出了点汗,濡湿的发丝贴在光洁的额头上。

    还有小扇子似密密长长的睫毛,在她眼下投下冷青色的影子。

    尉迟越欣赏了一会儿,心道沈氏睡着的模样倒是别有一种好看,不禁又好奇,自己睡着时不知是什么样,想必也是极好看的。

    上辈子沈氏痴恋自己,醒时没见她怎么盯着自己看,说不定就是在他睡了以后,用眼神仔细描摹心上人的眉眼。

    着实叫人心酸。

    想到这里,尉迟越的心软了下来。

    也许沈氏以为宴席要到半夜方散,便想着先小憩一会儿,却一不到底也是为了养足精神与他

    尉迟越喉结动了动,不由自主地伸出手,随即又缩了回来。

    罢了罢了,她都睡熟了,倒显得他多急色似的。

    尉迟越从早到晚忙了一天,又饮了不少酒,也已十分困倦,疲敝之军焉能久战还是养精蓄锐,重整旗鼓,以待来日。

    打定了主意,他便开始自己动手宽衣解带,按说沈氏是他妻子,伺候他更衣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是他看了一眼睡得无比香甜的沈氏,不太忍心叫醒她。

    他活了这么多年从未自己换过一次衣裳,光是解带扣、拆发髻,便花了不少时间,草草将寝衣换上,外头夜枭已经开始叫了。

    尉迟越撩开帐子上了床,在沈氏身边躺下,又遇上另一桩难事床上只有一条衾被,此时被沈氏牢牢裹在身上。

    尉迟越坐起身,正想唤人取一床被子来,转念一想,新婚之夜便分被而眠,一来不是吉兆,二来太子妃面上不好看。

    想到此处,他又躺了回去,试着拽了拽沈宜秋身上的被子,谁知还没使力,方才还睡得一脸恬静的沈氏忽然打了个滚,脸朝里,背躬起,把被角紧紧抱在怀里。

    尉迟越无法,心道难不成他一个伟丈夫还与小女子争一条衾被让让她罢了。

    他想着,拿起外衫盖在身上,好在这几日气候暖,也不觉着冷。

    尉迟越方才觉着乏,可躺到床上却又没了睡意。

    他自己睡不着百无聊赖,便按捺不住要去搅扰沈氏的好梦。

    恰好这时沈宜秋睡梦中翻了个身,又把脸朝向他。

    尉迟越见她一绺长发落在被外,忍不住伸手捻了捻,只觉又细又滑,心道睡相这么差,若不是头发滑,明日起床不知要打多少个结。

    他又凑近了些,沈氏匀净的鼻息喷在他脸上,温温热热,微带甜香,他的心尖好似被羽毛拂了一下,忽然灵机一动,伸手轻轻捏住了她的鼻子。

    沈氏鼻子不能呼吸,睡梦中不自觉地张开嘴,发出一声小呼噜。

    尉迟越甚是得趣,又捏了两下,正要捏第三下,刚伸出手,只见沈氏睫毛一颤,忽然睁开了眼睛。

    尉迟越忙放下手,咳嗽了一声,皱起眉,仿佛是自己的鼻子反叫她捏了。

    君子慎独,悄悄做这种无聊的勾当实在有失颜面,偏偏还叫人抓了现行,此时一定要理直气壮,切不可心虚。

    他正想着该和沈氏说什么,便见她又阖上眼睛,转了个身,将后背对着他。

    尉迟越松了一口气,多半是睡迷糊了,幸好幸好,不然叫她发现自己行径,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沈宜秋本来迷糊着,这时也清醒了。

    她睡梦中只觉呼吸不畅,一睁开眼却看到了尉迟越,这一吓非同小可,亏得她上辈子见过大风大浪,才没叫出声来。

    他为何会来何时来的为何不叫醒她为何不愤然离去

    看清楚尉迟越的刹那,沈宜秋下意识地想起身告罪,不过转念一想,这不是歪打正着么最好一劳永逸将他得罪狠了,叫他再也不想与她同床共枕。

    于是她当机立断闭上眼,转过身背对他。

    她料想着尉迟越会发怒,再不济也该拂袖而去,谁知等了半晌,身后的呼吸声渐渐沉重,那厮竟然睡着了。

    沈宜秋翻身仰天躺着,转过脸瞥了他一眼,只见他眉目舒展,确乎是睡着了。

    她往床里侧挪了挪,尽量远离尉迟越。

    他们前世做了十二年夫妻,同床共枕并不是头一遭,但上辈子最后几年她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睡,如今要和旁人分享一张床,心里难免有些别扭。

    方才那一眼令她受了不小的惊吓,睡意也一去不复返。

    既然睡不着,正好将眼前的状况理一理。

    尉迟越今日肯定恼了,沈宜秋万分肯定,他之所以不曾当即拂袖而去,多半是为了他自己的体面太子和太子妃新婚便失和的消息传出去,于他的名誉也有损害。

    他定是忍辱负重,只等天明。

    沈宜秋眼角余光瞥见他身上盖着件衣裳,心里的六分准头变成了八分。他宁愿盖件衣裳也不肯与她同衾,显然是愤怒已极,方才他皱着眉头瞪着自己,眼中暗含威吓之意,大约是要秋后算账的意思。

    沈宜秋想通了关节,顿时心中大定。

    第一夜就旗开得胜,实在比她料想的更顺利。

    尉迟越厌弃了她,必定不会与她同房,她便不用遭那份罪了。

    这种事于她而言痛楚远多过愉悦,每回少则半个时辰,多则一个时辰,令人苦不堪言。

    上辈子她为了得个孩子,咬牙忍着,忍了两年仍旧没动静,让尚医局的老医正细细诊了脉,这才发觉她体质不易成孕,又用药调养了两年方才怀上第一胎先前两年的罪便白受了。

    如今尉迟越不愿与她同房,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按照本朝礼制,大昏之后三日内,太子妃宿于太子的寝殿,三日后便可以搬回自己的寝殿中。

    上辈子她的寝殿是承恩殿,与长寿院隔着两个院落,等闲不会碰面,到时候她过自己的小日子,不得已时露个脸,不是自得其乐

    沈宜秋如此思忖着,方才紧绷的心弦便松了下来,困意再次袭来,她翻了个身,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

    明日还要去蓬莱宫拜见舅姑,须得养足精神。

    翌日清晨,沈宜秋醒转过来,想起昨晚的事,转过头看向身侧,尉迟越果然已经不在了。

    作者有话要说:  跟一下,本文一般更新时间是下午6点,如果有变动会在前一章作话中说明。

    因为榜单原因,明天和后天的更新时间有改动。明天22提前到中午12点以前更新;后天23推迟到晚上11点更新

    今天继续掉落小红包,谢谢大家支持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叉烧包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天天数头发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明山 10个;烟雨遥、a1128、橘子呀、nund、伊娃黄豆、树上骑着七个猴、大尾狐和三花喵、少女的第五十次初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水水的柚子 79瓶;如颜 30瓶;小鸡唧唧叽叽叽 29瓶;独行、a1128 20瓶;催作者每天万更的某某 12瓶;啦咔咔小莫莫、晚期没救了、篮球巨星鸡太美 10瓶;玖月你知 8瓶;梨雨、大脸喵大脸喵不吃鱼、junerya、冷胭 5瓶;行走江湖的枫叶 4瓶;大月亮 3瓶;么么兔、蛮蛮、二哈的世界、han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