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8、敲打(第二更)

作品:《重生后太子妃咸鱼了

    沈宜秋受了两人的礼,笑道:“有劳汤典内与冯寺丞久候。”

    这两位都是她的老熟人了, 他们不认得她, 她却与他们打过好几年交道。

    又矮又胖、长着两层下巴的是太子内坊典内汤世广;另一个脸长似马的则是太子家令寺丞冯和。

    两人都道不敢当, 是他们来太早,打搅了太子妃娘娘清觉。

    沈宜秋浅浅一笑, 请他们入座, 自己也升座坐定。

    不一时便有宫人奉茶,太子妃端起茶杯抿了两口,只不发一言。

    两个内官对视一眼, 内坊典内汤世广官品高,率先上前一步,揖道:“启禀娘娘,太子殿下有令, 将东宫内务移交娘娘总理,仆等今日一是来拜见娘娘, 给娘娘请安, 二是将内坊与家令寺的情况呈交娘娘御览。”

    沈宜秋放下茶杯:“我才入宫,什么都不懂, 有劳两位与我分说分说。”

    两人一听,心中都是一喜, 他们还没给下马威, 她自己倒急不可耐地从马背上爬下来了,连藏拙都不晓得。

    太子妃自己认了什么都不懂,自然只能由着他们说了, 便是找出什么纰漏,也能轻而易举地搪塞、弥缝过去。

    汤世广精神一振,滔滔不绝道:“启禀娘娘,太子内坊设典内二人,丞二人,典直又四人,内坊掌东宫閤内的禁令,宫人粮廪出入等诸般事宜。门户、各宫院的出入、繖扇、车辇、内外命妇的车驾,也都是由内坊负责。

    “另有太子内官,自然也由娘娘统管。司闺掌管妃嫔及宫人名簿,知三司出纳,掌正管着文书出入,记录存档,闺阁管钥、纠察推罚也由其掌管,掌筵管着帷幄、床褥、几案、举繖扇、洒扫等事宜,此外还有司则、掌严、掌缝、掌藏、司馔、掌食、掌医、掌园”

    沈宜秋轻笑了一声,端起茶杯。

    汤世广的话声戛然而止。

    太子妃弯眉笑眼道:“汤典内一下子说这么一大篇,你觉得我记得住么”

    汤世广后背微汗,这话还真不好回答,他道:“娘娘兰心蕙质,仆仆斗胆以为”

    “汤典内真是抬举我了,若能在顷刻之间记下这一大篇,我何不去考进士呢,”沈宜秋半开玩笑道,“不过想必两位是太过高看我,不是有意要将我绕晕,是不是”

    她说得轻巧,两人却是汗如出浆,下面人禀事,若还要上峰绞尽脑汁,自然是下属大大的失职。

    汤世广连忙跪下,顿首谢罪:“奴虑事不周,冲撞了娘娘,请娘娘赐罪。”

    沈宜秋莞尔一笑,大度道:“冲撞我事小,汤典内执掌内坊,还需劳你多思多虑,务求周全,切莫辜负殿下的信重。”

    汤世广哪里还敢造次,只顾口称唯唯。

    沈宜秋又看向家令寺丞冯和:“冯寺丞要与我分说分说家令寺的情况么”

    有汤世广的前车之鉴,冯和不敢托大:“启禀娘娘,奴准备不周,还请娘娘恩准奴明日具书上呈,禀明详情。”

    沈宜秋点点头。

    冯和心里一松,便听太子妃接着道:“我听宫人说,你们叫人抬了好几口大箱子到宫门口,不知是何物”

    两人刚放回肚子里的心又提了起来。

    冯和硬着头皮道:“回禀娘娘,那些是内坊和家令寺的名簿和出纳帐簿。”

    汤冯二人偷偷对视一眼,他们抬了这么多账簿,便是要给新主母一个下马威。

    东宫事务庞杂,账簿不计其数,单是一年的帐就装了好几箱,太子妃想必不曾见过这种阵仗,见了必定慌了阵脚。

    然而这一番敲打下来,两人默契地决定,对此事绝口不提,怎么抬来的,一会儿怎么抬回去便罢了。

    偏偏她不依不饶地问起来,也只能据实回答了。

    沈宜秋道:“既然已经到了门口,何不叫他们抬进来。”

    太子妃这么吩咐,他们也只得从命。

    不一会儿,所有大木箱都抬进了屋里,沈宜秋扫了一眼,一共有七箱。

    两个内官脸色已经有些发白,低垂着头不敢看太子妃。

    沈宜秋却是神色如常,叫小黄门打开其中一个箱子,只见里面整整齐齐码着卷轴,少说也有几十上百卷。

    太子妃问道:“这些是多久的账”

    汤典内回答:“启禀娘娘,是上一年的细账。”

    沈宜秋认真地点点头:“不错,待我不眠不休将去年的帐看完,又可以接着看今年的了。”

    两人吓得几乎魂不附体,连道恕罪。

    沈宜秋只想敲打他们一二,并非真想治他们的罪,看着差不多了,便缓颊道:“这些细帐我也不耐烦看,两位是殿下信重的人,难道还信不过既然都有成例,那就萧规曹随,诸般事宜都按旧章来办,细账也不必交我过目。”

    她顿了顿道:“我只看一年总账,进项比往年多,出项比往年少,我这里自然有赏,如若不然”

    见两人脸色一变,她又笑道:“岁有丰欠,这我当然知道。若是进项少出项多,两位便要备细述来,只要情有可原,我自不会苛责两位。若是出入大过一成,便交由殿下定夺。

    “殿下监国,天下十道三百六十州,哪里丰哪里欠,他都了然于胸,我一个后宫妇人不懂,殿下却是洞若观火的。”

    两人汗流浃背,连称从命,叩头谢恩。

    沈宜秋起初不明白尉迟越为何要用这两个人,后来才明白,他们心细而胆小,纵然人品不值一提,但也只敢贪些小利,水至清则无鱼,他们是不可能事事躬亲的。

    敲打了两人一番,沈宜秋便道:“两位还有何事”

    两人便即告退,沈宜秋扫了一眼堂中的七口大木箱:“这些也一并带走吧。”

    汤冯两人连忙命小黄门抬箱子,沈宜秋忽然改了主意,摸了摸下巴道:“且慢,留一箱下来。”

    当天黄昏,尉迟越从太极宫回来得有些晚,生怕又错过承恩殿的晚膳,连公服都没来得及换,便骑着马径直到了宫门前,走进去一看,却发现自己多虑了。

    正殿里黑黢黢静悄悄的,东侧殿内却是灯火通明,宫人内侍时不时出入其中,见了他都行礼问安。

    尉迟越好奇地走到侧殿中,只见沈宜秋坐在书案前,手里捏着支笔,面前摊着好几卷书和一卷空白的绢帛,正在灯下奋笔疾书,察觉他来了,这才撂下笔上前来行礼。

    尉迟越扫了一眼案上书卷,却原来是账簿,不由恍然大悟:“今日内府和家令寺来人了吧”

    沈宜秋点头:“汤典内和冯寺丞今早来过了。”

    尉迟越道:“内务冗杂,可遇到什么难处”他不过是随口一问,上辈子沈宜秋一嫁进来便接掌了内务,没多少时日便能上手,从头至尾无需他过问,十分省心。

    不料沈宜秋却道:“臣妾愚钝,只觉千头万绪手足无措,没有数月之功,恐怕难以胜任。”

    在尉迟越的记忆中,这还是沈氏第一次说自己有难处,讶异之余,尉迟越有些歉疚,他自小受储君的教养,不满时岁便上朝听政,一点东宫内务自然信手拈来,却不曾考虑,沈氏一个闺阁女子,一时间要理清楚恐怕不容易。

    上辈子沈氏什么都不说,这回却坦言自己有难处,大约是自己这几日的体贴,让她放下了几分心防。

    他心头蓦地一软,再怎么要强,到底只有十五岁,便即温言道:“不必急于一时,哪里不明白,给孤瞧瞧。”

    沈宜秋身子一僵,她不过是装装样子,只是为了得几日清闲,哪里看过这些帐。

    尉迟越不是最嫌弃别人愚笨么怎么突然转了性

    她忙推辞:“殿下日理万机,怎么好劳烦殿下,不懂的我已记下了,明日再召汤典内他们问问便是。”

    尉迟越道:“也好,他们若是敢偷奸耍滑,你尽管敲打。”

    沈宜秋越发不解。

    尉迟越又道:“天色不早了,先用夕食。”

    沈宜秋方才吃过菓子,不过这会儿又想吃点咸口的,也不想为难自己的舌头和肚腹,便即叫人去典膳所传膳。

    两人在堂中用了晚膳,沈宜秋便道:“殿下,趁着时候还早,妾去理一会儿帐,请恕失陪。”

    尉迟越今夜过来,本是打着歇宿的主意。在他看来,沈宜秋上回入宫受了委屈,这几日他体贴温存,已经过了三日,想必有什么不高兴也该淡忘了。

    今夜月朗风清,正是良宵佳夕。

    不过太子妃这么上进,还真有些不太好启齿,他沉吟片刻道:“这些事先放一放,不必急于一时,太子妃也辛苦一天了,不如早些安置。”

    沈宜秋大义凛然道:“谢殿下体恤,妾是东宫主母,这是妾职责所在,若是不能早些理清楚,妾实在寝食难安。”

    尉迟越拗不过她,又不能直说要与她行周公之礼,只得忍痛应允。

    沈宜秋连衽行了一礼:“谢殿下关怀。”

    太子妃忙于内务,尉迟越在一旁看了会儿,有些惭愧。

    沈氏身居后宫,也这样勤谨,他还有许多奏疏未及细览,却流连后院,消磨时光,实在很不应该。

    太子顿时起了见贤思齐之心,起身道:“孤先回书房,太子妃早些安置,”

    沈宜秋搁下笔,恋恋不舍地把目光从账簿上挪开,起身送尉迟越到殿外:“妾恭送殿下。”

    听得尉迟越的辇车声渐远,沈宜秋将笔一撂,从堆积成山的帐簿底下抽出一卷传奇,叫素娥取两碟淋了酪浆的鲜果来,歪躺在榻上,有滋有味地看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内坊制度参考唐六典,东宫内务制度有部分私设,唐六典中记载的是成文制度,实际操作和典籍不完全一致的

    我们鱼丸这辈子肯定不会委屈自己的,不担心哈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牟映容、寒冰醋栗 10瓶;催作者每天万更的某某 5瓶;萤之寂 4瓶;么么兔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