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0、藏污(二合一)

作品:《重生后太子妃咸鱼了

    尉迟越在沈家人的簇拥下去了前院,与沈家兄弟在堂中坐了一会儿, 沈大郎便起身请太子移步山池院用午膳。

    山池院在后园中, 尉迟越一路行去, 只见只见府中亭台馆阁不计其数,无不雕栏玉砌、丹粉涂饰, 点缀以名花异草、奇禽珍兽, 令人目不暇接。

    楼阁之精丽,比之东宫多有过之,便是放在太极宫、蓬莱宫中也不显突兀。

    上回大婚亲迎, 尉迟越全副心神都在新妇身上,不曾留意周遭,这会儿才发现沈家的奢靡令人叹为观止。

    这些世家子弟不思进取,镇日衣锦馔玉, 耽溺于声色犬马之中,以至于变卖祖产田地, 将祖宗的基业都快败完了, 仍旧不知收敛。

    沈大郎陪侍一旁,见太子若有所思, 以为他在暗暗赞叹楼阁泉池之丽,心下得意。

    这园宅虽是祖上的产业, 但传到他手中, 又筑山浚池,构建了许多楼观,他虽没什么为宦的才能, 于此道却颇有心得。

    他有意引太子沿这条道走,便是想伺机表现一下自己的能为,以期得到太子赏识。

    本朝将作监将作大匠一职多任宗室贵族子弟,平日清闲,若有宫殿、御苑营建,油水自是丰足可观。

    沈大郎也有几分自知之明,知道三省六部自己是不用想的,便将目光盯着将作大匠一职。

    这不是什么清贵官职,许多朝臣都瞧不上,但比起他这个清汤寡水的从六品祠部员外郎,还是多了不少实惠。

    他上前作个揖道:“寒舍简陋,殿下见笑了。”

    尉迟越道:“沈员外不必过谦,贵府雕饰绮焕,令孤叹为观止。”

    沈大郎不曾听出太子话语中的弦外之音,还道他这是赏识自己的意思,再接再厉道:“承蒙殿下谬赞,仆不胜荣幸,奈何敝舍狭小,不能极尽林壑之美。”

    沈府占了崇义坊四分之其一,虽比不上宫苑,但在长安城中也是难得,不逊于许多公侯的宅邸,这还算狭小,莫非你要住到皇宫去

    尉迟越虽知这是沈大郎的谦辞,心中却也很是不豫。

    他素来七情不上面,便是有十分的不悦,脸上也看不出分毫。

    一行人穿过回廊上的侧门,便到了后花园山池院。

    只见其中林园洞起,亭壑幽深。园中构石为山,中央穿一曲池,有奇石护岸。池中风亭水榭、梯桥架阁,另有许多画楼飞阁掩于竹木丛草之间。

    沈大郎指着树木丛生之处,得意洋洋道:“好叫殿下知晓,这林子看似平平无奇,其中的树木却是从各地搜罗来的异种,有天台的金松、琪树,稽山的海棠、榧树、桧木,剡溪的红桂、厚朴林林总总约有四五十种,草木本身倒不算什么,只是南北气候有异,要种活却是不易,当初运来的树木,十中不能活一。”

    不等太子接话,他又道:“这些护岸石都来自日观、震泽、巫岭、罗浮等地,每一块都有来历。”

    尉迟越点点头:“果真不同凡响。”

    沈大郎大受鼓舞:“只是地方偏狭,仆只能竭力穿池叠石,总不免穿凿雕琢之感,少了几分天趣。”

    尉迟越神色依旧如常:“沈员外不必妄自菲薄,贵府屋宇宏丽,远胜东宫,叫孤大开眼界。”

    沈大郎再迟钝,一听他将沈府与东宫比较,也知道自己弄巧成拙了,忙告罪:“仆僭越,不敢与东宫相提并论,请殿下恕罪。”

    尉迟越只是淡淡一笑,沈大郎不敢再多说,退到后面,不觉间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不禁暗暗咋舌,这少年太子好大的威仪

    他父亲在世时,沈家也曾接过一次圣驾,那时来的是当今天子,可比这位太子平易近人多了。

    沈二郎方才看着兄长出乖露丑,又不好出言提醒,只能暗暗大骂蠢材,眼下见他吃了挂落终于噤声,心中冷笑,连太子的喜好、脾性都不曾摸清,便急着逢迎,碰一鼻子灰也是活该。

    他样样都比长兄强,却叫那蠢物占了个“长”字,这样的场合,只能由他抢在前头。

    沈四郎一向瞧不起长兄,见他吃瘪,心中暗笑。

    兄弟几人各怀心思,将太子延入堂中。

    虽然尉迟越在口谕中反复申明,不得铺张靡费,但沈家人哪里会当真,短短十日中,他们将这山池院正堂大肆修葺一番。

    檐柱、枋楣等处请人重新施以彩画,贴上金箔,屋内顶上平闇涂以朱漆,用金漆描出忍冬纹,又和椒泥涂壁,一迈入堂中,便觉芬芳扑鼻。

    山池院正对园池,庭中遍植牡丹绿竹,奇禽珍兽漫步其间,水边以大幅织锦、轻纱罗縠搭出巨大帐幄,以供太子赏景之用。

    与沈家的做派一比,东宫的生活简直可称清寒。

    便是尉迟越心里早有准备,世家之穷奢极欲,仍旧出乎意料,便是与石崇、王恺之辈相比,沈家也不遑多让。

    他一言不发地走进堂中,与沈家兄弟分宾主坐定,便有身着绮罗的狡童美婢手捧食案、盘碗、酒觞、杯盏鱼贯而入。

    又有歌童舞女、伎乐管弦,在堂中奏乐起舞,好不热闹。

    沈大郎亲执银鎏金酒壶,往太子身前杯盏中斟酒,一边道:“粗茶淡酒,望太子殿下见谅。”

    尉迟越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他虽不嗜酒,可自小在宫中长大,好坏自能分得出,这酒乃是上好的郢州富水,比他大昏当晚宴饮群臣的酒还好上一些。

    他放下杯盏道:“好酒,真如琼浆玉液。”他陪太子妃省亲,虽然对沈家人没什么好感,却也不是专程来打他们的脸。

    见太子缓颊,兄弟几人松了一口气,沈大郎满面红光:“殿下谬赞。”一边给他续酒。

    沈四郎却有些不快,这回迎驾,多亏他岳丈送了许多钱帛来,便是这几坛郢州富水,也是他岳丈的窖藏,功劳却叫长兄抢了去,实在不忿,便也举杯去敬太子:“此酒出自忠勇侯府,舍下还有几坛,若是殿下喜欢,仆遣人给殿下送去,对了,此酒须得用海南沉檀香炭来温方能出味,仆着人一起送去。”

    温个酒竟要用沉檀作炭,昔日石崇以蜡烛炊饭,也不过如此。

    尉迟越按捺住不悦,不置可否地端起酒杯饮了一口。

    一时间乐舞大作,觥筹交错,兄弟几个轮番敬酒奉承,珍馐美馔流水似地呈上来,列于方丈之间。

    虽然没有燕髀猩唇、玄豹之胎,却也穷极海陆之珍。

    尉迟越一向不重口腹之欲,却也不得不承认,一样的食材,席间菜肴远胜东宫,与之一比,典膳所的膳食只能果腹而已。

    沈四郎见太子连用了两片烤鹅,忍不住显摆:“不瞒殿下,今日这庖厨是仆特地从临川长公主府上借来的,最拿手的便是这道烤鹅,治法独出新裁,是将鹅关进铁笼重中,笼里置一铜盆,盆中盛放五味汁,再于笼下生炭火,鹅受火炙,渴热难耐,便去饮那五味汁,如是反复,直至烤熟。”

    尉迟越一听,神色微变,当即撂下牙箸,再也没动那烤鹅一下。

    沈二郎看在眼里,也放下箸,摇头叹道:“为了口腹之欲虐杀生灵,实在有违天和,幼弟无知,请殿下见谅。”

    又轻斥兄弟:“立即命人将这厨子送还长公主府,往后不许再胡闹。”

    沈四郎甚是不忿,但当着太子的面不敢造次,只得道:“知晓了。”

    尉迟越脸色如常,片刻之后,这一点小小的不快便被众人抛诸脑后。

    酒过三巡,沈二郎起身请太子移驾室外帐中。

    尉迟越既来之则安之,也不去拂他的意,与沈氏兄弟移至织锦帷幄之中。

    刚坐定,庭中丝竹声戛然而止,就在这时,只听远处洞箫声起,一声清歌宛如破空而来,只见一艘画舫从池对岸远远驶来。

    舫中站着两个身着白色骈罗衣,头戴轻金冠,胸佩七宝金璎珞的女子,一人吹箫,一人清歌曼舞。

    箫声哀怨,歌喉婉转,舞姿柔媚,众人都忍不住叫好。

    画舫驶到近前,只见舫上铺着宣州红丝舞茵,女子赤足而舞,踝系金铃,洁白双足便如一对幼鸽。

    待将那两名舞姬的容貌看清,却是一对绝色的双生子。

    两女宛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眉眼完全一样,身长也一分不差,恐怕连其父母都分不出谁是谁。

    尉迟越从未见过相貌如此相像的双生子,不禁多看了两眼,心道贾七和贾八虽是双生,容貌却不甚相似,与寻常兄弟无异,想来双生子与双生子也不尽相同。

    沈二郎一直在旁悄悄留意,此时见太子看着那对舞姬出神,心里有了底。

    这两个女子是他前日花重金买来的高丽舞姬,一名飞鸾,一名轻凤,妙擅歌舞音律,又是双生子,颠鸾倒凤之际别有一番风味,且还是处子,他自己都没来得及收用,正巧遇上太子驾幸,也只好忍痛割爱了。

    太子殿下真是艳福不浅。

    他有些不舍,不过还是前程要紧,便对太子道:“此二女乃是高丽人,一名飞鸾,一名轻凤。”

    尉迟越心思早不在席上,正觉无趣得紧,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心道他们叫什么名字与我何干。

    沈二郎当下不再多言,男子之间这种事总是心照不宣,点得太透便不美了。

    尉迟越对歌舞一窍不通,剑舞、胡旋、柘枝这样的劲舞还有几分可观,这种慢舞摇来晃去的有什么好看。

    那两个女子的装束也怪得很,特别是头顶上的金冠,用细金丝结成鸾鹤之形,足有一尺多高,跳舞的时候颤颤巍巍、摇摇欲坠,非但不好看,还有些可笑,实在可以算得服妖之列。

    他陪太子妃省亲,不过是想她刚刚嫁为人妇,必定想念家人,让她回来与家人团聚,没想到沈家人弄出这许多花样,实是本末倒置。

    饮宴一直持续到天黑,园子各处亮起灯烛,照得四下宛如白昼,那两名高丽舞姬跳了几支舞,便在席间捧壶奉酒,笙歌丝竹仍旧不绝于耳。

    尉迟越耐着性子又坐了一会儿,实在有些不耐烦,又饮了不少酒,有些头晕脑胀的,便对沈家兄弟道:“孤不胜酒力,请恕少陪。”

    沈家兄弟自然恳言相留一番,挽留不住,只得起身相送。

    沈二郎心中得意,太子到底是个年方弱冠的少年郎,美人在侧,哪里按捺得住,这会儿怕是已经迫不及待了。

    他面带笑意道:“殿下既已困乏,仆便即命人带殿下去馆中沐浴安置。”

    尉迟越向沈家兄弟作个揖,便跟着沈府的奴仆走了。他带来的大部分随从和侍卫大多宿在外院,因是在太子妃母家,他只带了两个近身伺候的黄门。

    沈家安排的下榻之处就在园中,是一处三进院落,院中灯火辉煌,陈设靡丽,尉迟越走进内室一看,却不见沈宜秋,他叫来一名沈家的婢女问道:“太子妃何在”

    那婢女答道:“启禀殿下,太子妃在后院与老夫人、夫人和各位小娘子用膳。”

    尉迟越料想她定有许多话要与亲人叙说,便也不急着催她过来,只问了净室的所在,叫内侍伺候他沐浴更衣。

    沐浴完毕,他换上寝衣,散了发髻,回到房中,正打算将工部呈上的漕运图细细研究一下,眼角余光忽然瞥见床帐中似有人影。

    他以为是沈宜秋回来了,走到帐前一看,红绡中赫然是方才那对舞姬。

    两人穿了难以蔽体的薄衫,柔弱无骨的身体蛇一般纠缠在一处,见他过来,仰起一模一样的脸,冲着他媚笑:“妾身请太子殿下安。”煞是撩人。

    尉迟越不禁血脉贲张,却是惊的。

    太子殿下不解风情,只觉这一幕又恶心又诡异,腹中酒意上涌,一个没忍住,扶着床柱吐了出来。

    内侍忙斟茶与他漱口,取来洁净的衣裳替他换上。

    飞鸾轻凤两姊妹唬了一跳,顿时面如土色,连滚带爬地从床上爬下来,跪在地上不住磕头,直道饶命。

    尉迟越吐掉了一些酒,不适感觉略微缓解。

    他知道这是沈二郎的馊主意,也不去追究两个女子,挥挥手道:“你们出去吧。”

    姊妹俩忙不迭地叩头谢恩,披上衣裳,麻溜地退了出去。

    尉迟越这会儿也明白了,沈二郎既然叫这两个舞姬来伺候自己,沈宜秋今晚肯定宿在别处了。

    他和沈宜秋新婚才不到半月,这回还是陪着她省亲,她的伯父叔父竟然就急不可耐地往他房里塞美婢,这是将侄女置于何地他一时间说不上是愤怒还是怜惜。

    想到她上辈子不顾身体,为了这样一个伯父,在他殿前足足跪了两个时辰,尉迟越心里便如针刺一般,此刻他只想快点去她身边,也不用做什么,只是陪着她便好。

    他忍着恶心,将自己从里到外清理干净,披上外裳,快步走出院子,问守门的沈家奴仆:“太子妃今夜宿在何处”

    那奴仆见他语气中透着怒意,吓得直哆嗦:“启启禀殿下,小小小奴不知,请请容小奴去后头问问一问。”

    尉迟越不会平白去为难一个下人,只是点点头:“好,你速速去问。”

    待那奴仆离开,尉迟越在院外慢慢踱着步,沁凉如水的夜风将他的怒意吹散了几分,本来恨不得立即将沈二郎叫来申斥一顿,这会儿冷静下来,改了主意。

    他想起上辈子沈宜秋怀孕时,因为怀相不佳,十分辛苦。偏偏那时吐蕃在西北猖獗,他忙得焦头烂额,十日里有九日宿在太极宫。

    沈宜秋说要让堂姊入宫陪伴,他自然一口答应,谁知她那堂姊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趁他回宫便来引诱,还说是出自皇后授意。

    他大失所望,当即去问沈氏,她不曾辩驳一句,默认了所有过错,如今想来,却多半是那堂姊自己的主意。

    尉迟越叹了口气,沈宜秋父母离世早,她在沈家长大,想必将这些人都当作最重要的亲人,却不知他们只想着自己的荣华富贵,丝毫不为她着想。

    若是她知道真相,不知要怎么难过,倒不如别去捅破这层窗户纸,给她留个温情的假象。

    正想着,只见远处有个婢女打扮的人提着灯走过来,尉迟越一瞥之下觉得有几分眼熟,仔细一回想,却是上辈子太子妃从沈家带进东宫的婢女,似乎是叫青娥还是碧娥的。

    这一世沈氏不知因为何故,没有带她入宫,而是将她留在了沈家。

    那婢女到了跟前,向尉迟越行了个礼,声音有些颤抖:“启禀殿下,小娘子叫奴来请殿下去花园一叙。”

    尉迟越听到那声“小娘子”觉得有些奇怪,自从沈宜秋出嫁,婢女们便已改口称娘子,大约是这婢女太过慌张,一时忘了改口,他也不以为意,只是道:“你带路。”

    听说沈氏约他去园中,尉迟越心中又是一软,回头对那两个内侍道:“你们不必跟随。”

    边说边理了理衣衫,沈氏心细,一会儿见了她,千万别叫她看出异状。

    青娥提灯照路,尉迟越在后面跟随,一路七拐八弯,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来到一座僻静的小园,只见灯火幽暗,花木扶疏,园中一座流杯亭里坐着个人,低眉垂首,似乎在想心事。

    青娥在园门外停住脚步,对尉迟越道:“殿下请进。”

    尉迟越心说沈氏将他叫他这僻静处,莫非有什么私语要说他心中微微疑惑,一边举步朝着亭中走去。

    离亭子三步远,那女子忽地抬起头来,盈盈下拜:“太子殿下。”

    尉迟越脚步一顿,这声音有几分耳熟,但绝不是太子妃。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舟 5个;清香的小柚 2个;天上来的坑、nund、树上骑着七个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昔风草草猪 40瓶;ia 29瓶;大理智、天天啊、云边小卖部 20瓶;星星、逸远、兔兔、小狮子又开始掉毛了哭、虫虫的妈、迪丽热巴丈夫 10瓶;3333 9瓶;河岸植物、冷胭、二哈的世界 6瓶;ay、江湖初熏、初如泳、火花、大柠檬、许小聪、嘉宝、晨曦、梨雨、晋是嫣、白日芳梦、美人何处 5瓶;明山、你路过额、以暮成雪、栗子、蘋 3瓶;叫支支的兔子、如月之恒、雪色 2瓶;么么兔、zxt、青春、爱少女粉的小天使、吃货baby宝、a424、uddg努努、沐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