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0、妻妾

作品:《重生后太子妃咸鱼了

    来遇喜领了命,正要退出去, 尉迟越忽然道:“且慢。”

    这会儿他估摸着三个女子正在用早膳, 乐人和螃蟹还未到, 他眼下火急火燎地赶过去,顶多让他们散局, 却不能叫太子妃肉痛。

    尉迟越以指尖敲敲汤碗, 嘴角蓦地扬起:“先不去承恩殿,你遣人去典膳所,待承恩殿的螃蟹上笼, 立即回来禀报。”

    来遇喜哪里猜不出他打的什么主意,嘴上应是,心里叹息,太子殿下政事上那么精明, 怎么儿女之事上就闹不明白,明明是想人家在意自己, 却非得拧巴着去捣乱。

    观他少年时与何九娘相处, 也知道什么事都让着点人家小娘子,怎么到了太子妃这里, 就浑似换了个人。

    不过看到太子每日兴致勃勃变着法子地去招太子妃厌烦,来遇喜也生出了一点促狭之心, 说到底这些事旁人帮不上手, 只能靠太子殿下自己钻研领悟了。

    这几日太子不来,沈宜秋既清闲又松快,又有两位良娣作伴, 过得比神仙还逍遥自在。

    这会儿她与两位良娣刚用完早膳,叫宫人撤下食案换了茶床,姊妹三人饮了杯阳羡茶,闲来无事,沈宜秋便叫宫人去开库房,对两人道:“眼看着就是重阳了,我前日叫人收拾了一些应景的衣料、簪环出来,眼下无事,你们正好挑一挑,这两日便着绣坊裁制新衣,重阳宫宴上好穿。”

    宋六娘和王十娘道:“每回来都偏阿姊的好东西,着实惭愧。”

    沈宜秋道:“这些东西收在库里也是不见天日,穿戴在你们身上,我还能时时欣赏。再说我偏你们的东西还少么几时同你们见外过了”

    她顿了顿道:“十娘上回合的梅花香我快用完了,正想着怎么哄你再给我合一匣子。”

    王十娘素日不苟言笑,这会儿也飞红了脸:“阿姊不嫌弃粗陋就好。”

    宋六娘叹了口气:“我又没有王姊姊这般兰心蕙质,手又笨得很,什么都不会做。”

    沈宜秋笑着往她嘴里塞了一块金乳酥:“你年小,只管好吃好喝就够了。”

    宋六娘用袖子掩着鼓囊囊的腮帮子,直道够了:“留点肚子,一会儿多吃两个螃蟹。”

    沈宜秋乜她一眼:“就是知道你打的这个主意,才要多塞你几块饼,此物最是寒凉,女子切不可多食的,一日最多吃两个,你们明日再来吃。”

    宋六娘只得道:“知道啦好阿姊。”

    说来也怪,太子妃明明只比她大两个月,有时说话却像极了她家中长姊,仿佛比她年长十来岁。王家姊姊明明最年长,太子妃有时候也把她当小孩似地逗玩。

    说到螃蟹,三人的脸庞都亮了,这还是今年第一批螃蟹,昨晚刚从蓬莱宫送来,这种稀罕物事良娣的份例中是没有的,太子和太子妃一人分得两篓。

    沈宜秋知道宋六娘最嗜这个,便迫不及待地将他们请来同享,也好看着点宋六娘,免得她年纪小贪嘴吃多了,她自己吃够了体寒的苦,可不愿她也遭这份罪。

    不一时,宫人们把衣料、簪环、脂粉取来了。

    沈宜秋命人将料子展开,把簪环、脂粉都堆在大案上,叫两人挑选。

    衣料多是菊花、蜀葵、玉兰之类的秋花纹样,有蜀锦,有织成,还有泥金泥银的纱绫,各种颜色都有,烂漫地铺了一地,宋六娘和王十娘不一会儿便挑花了眼,直到不知如何选。

    沈宜秋便替他们参详,拎起一端褪红色的丛菊瑞锦,披在宋六娘身上比了比:“这端如何”

    王十娘拊掌道:“先前还觉这颜色太浮,倒是格外衬六娘,娇嫩又俏丽。”

    宋六娘也觉好。

    沈宜秋又替王十娘挑了一端少府监绫锦坊出的杏黄色水波纹绫,上面绣着大朵的玉兰。

    王十娘从未穿过这颜色,执起铜镜一照,却意外合适,由衷道:“阿姊真好眼光。”

    沈宜秋又替两人选了几端,衣衫、裙裳、腰带和披帛一一配好,两人连声赞叹,旋即道:“阿姊还未挑呢。”

    沈宜秋指了一端檀色绣黄蜀葵的:“这花色如何”

    两人直摇头:“不好不好,太老气。”

    宋六娘拎了一段嫣红的:“阿姊生得好,肌肤又白,这样鲜亮的颜色才衬你。”

    王十娘也笑道:“阿姊给别人挑倒是一挑一个准,怎么给自己挑的这般老气。”

    拿起一段朱槿色的放她身上比划:“这个也好。”

    沈宜秋对着铜镜照了照,有些拿不准:“似乎过于鲜亮了”

    两人不住摇头:“哪里,是阿姊平日穿得太素淡了。”

    一时选定了料子,沈宜秋叫宫人送去绣坊,又打开奁盒叫他们挑簪钗环佩,三人对镜插戴,忙得不亦乐乎,最后宋六娘选了一对菊叶形錾刻菊花纹的金簪、一对红宝石茱萸钗,王十娘选了一支羊脂白玉雕玉兰花头簪,并一对菊花纹宝钿金插梳。

    恰在这时,有宫人进来禀报,丛教坊召来的两名乐人到了。

    沈宜秋便即宣他们入内,那两名乐人一男一女,都生得眉清目秀,特别是那男子,生得长眉秀目,身姿飘逸,容止闲雅,不像个乐人,倒像是哪个膏粱之族的公子。

    沈宜秋心中暗暗称奇,宋六娘和王十娘极少见到外男,当即垂下头,双颊微微泛红。

    沈宜秋知道两人不自在,便叫宫人搬了一架木屏风来,让两个乐人在屏风外奏乐,宋六娘和王十娘这才恢复如常。

    沈宜秋便对两位良娣道:“前日皇后娘娘叫人送了内坊新调的脂粉和眉黛来,你们想试试么”

    宋六娘跃跃欲试,挽起衣袖塞进金臂钏里:“我来给阿姊画眉。”

    王十娘乜她一眼,没好气道:“你省省吧,我这张脸成日让你糟践也就罢了,还来祸害娘娘。”

    边说边轻轻搓手:“我来伺候阿姊。”

    不等沈宜秋抗议,两人已经七手八脚地把她按在妆镜前,王十娘调胭脂的时候,宋六娘便去解拆沈宜秋的发髻:“阿姊,妹妹替你梳个闹扫髻。”

    王十娘道:“又来了,你小心些,别把阿姊的头发揪下来。”

    宋六娘撇撇嘴:“阿姊的头发又光又滑,又不像你似的都是结。”

    王十娘指尖蘸了胭脂,在宋六娘脸颊上掐了一把,宋六娘的圆脸蛋上顿时出现几条红杠子,她兀自不知,一边给沈宜秋篦头发,一边唠唠叨叨数落王十娘的头发又细又干。

    宫人们在一旁见了也不由好笑,这两位良娣时常来承恩殿与太子妃作伴,便是沈家出事也没有一丝一毫变化,反而对太子妃更体贴。

    素娥等人看在眼里,不觉放下了戒备和成见,偶尔感叹,这两位良娣虽是太子的妾室,倒比沈家那些小娘子更像是娘子的亲姊妹。

    王十娘调匀胭脂,在沈宜秋脸颊上一层层细致地染开,又扑上干茉莉与真珠研成的细粉,接着打开黑檀螺钿盒子,用小楷蘸了螺子黛,让沈宜秋闭上眼睛、仰起脸,一手轻轻扶住她的下颌,细细地替她描眉:“阿姊的眉生得好,我都不知道往哪里下笔,倒是画蛇添足了”

    话音未落,屏风外的琵琶声忽然戛然而止,只听外面宫人道:“奴婢请殿下安。”

    三人这才知道是尉迟越来了。

    王十娘还没来得及放下笔,尉迟越已经绕过屏风走了进来。

    尉迟越往殿中扫了一眼,只见绫罗绸缎、胭脂香粉铺了一地,他的太子妃正披头散发坐在妆镜前,他的两个良娣,一个给她梳头,一个托着她的脸替她画眉,外面乐人奏着琵琶,三个女子其乐融融,竟然连他进来都没察觉。

    三人这会儿已回过神来,王十娘和宋六娘忙放下手中的笔和梳篦,起身行礼,沈宜秋见尉迟越神色不豫,不由自主地往前一步,把两个良娣护在身后:“妾拜见殿下,妾行事无状,不曾出殿相迎,还请殿下责罚。”

    尉迟越看在眼里,说不上来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按理说妻妾和睦是全天下男子求之不得的事,可他这一妻二妾和睦得过了头,三个女子亲密无间,他这个做夫君的倒像是外人。

    他嘴里发苦:“平身吧。”

    沈宜秋和两位良娣也冤,平日这时候太子不是在太极宫就是在前院书房,若是早知道他会来后宫,他们也不敢玩得这么忘乎所以。

    三人起身坐下,尉迟越瞥了他们一眼,只见太子妃脸上涂抹得红红白白,两腮贴了面靥,眉毛只画了一半,一深一淡,不用换装就可以去唱踏摇娘。

    宋德妃脸上顶着几道红杠,似乎还不自知。宋氏上辈子便胆小,见了他就跟耗子见了猫一样,这会儿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

    而王贤妃虽垂着头,脖子却不屈地梗着。这王氏眉眼神情都像极了她祖父,恨不能把“犯颜直谏”四个字顶在脑门上,尉迟越每次见到她,总觉得她一言不合就要拔剑抹脖子。

    三个女子各有各的糟心,尉迟越疲惫地捏了捏眉心,对沈宜秋道:“太子妃这几日可有按时服药身子好些了么”

    沈宜秋道:“谢殿下垂问,已好多了。”

    尉迟越凉凉地看了她一眼:“太子妃不可掉以轻心,深秋天寒,水边风凉,还是少去园中为宜。”

    沈宜秋目光微动,欠身道:“妾遵命。”

    就在这时,有宫人在屏风外道:“启禀殿下、娘娘,典膳所送了蒸蟹、姜桂酒和菓子来。”

    沈宜秋没来得及说什么,尉迟越脸一沉,挑挑眉道:“太子妃血虚体寒,怎可食此物”

    他扫了一眼两位良娣:“你们侍奉娘娘,怎么也不劝谏”

    宋六娘和王十娘忙下拜谢罪。

    沈宜秋哭笑不得,这压根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她忙道:“与两位良娣无涉,是妾自己贪嘴。”

    尉迟越对屏风外的宫人道:“去典膳所说一声,从今往后,寒凉之物一概不得往承恩殿送。”

    他顿了顿道:“既然已经蒸好,这回便算了,孤替你吃。”

    宋六娘的肩膀立即垮了下来,低垂着头,眼里已经鼓了两包泪。

    沈宜秋瞥见,心疼得紧,知道尉迟越这通发作全是冲着自己,便道:“殿下虽然阳盛,但多食终究伤脾胃,妾虽体虚,两位妹妹配着姜桂酒用一两只却是无妨的。”

    尉迟越明知道她是为了两个良娣打算,这番温言款语仍叫他受用,他点点头道:“那便送三对到淑景院。”

    宋六娘轻轻吸了吸鼻子,和王十娘一起道:“谢殿下赏赐。”两人心里却不服气,明明是太子妃的螃蟹,倒要他们承太子的情,这太子殿下可真是惠而不费。

    沈宜秋趁着尉迟越不注意冲他们使了个眼色,两人会意,便即告退。

    尉迟越却道:“且慢,孤有一事要劳动两位良娣。”

    两人明知不是好事,也只能道:“殿下尽管吩咐。”

    尉迟越道:“入秋以来,郭贤妃的旧疾发作,孤朝务繁忙,不能前去侍奉,两位良娣既然无事,便有劳两位在院中持斋诵佛、抄写经文,为贤妃祈福,替孤尽一尽孝。”

    说是祈福,其实就是变相禁足了,宋六娘和王十娘也不知自己哪里惹了太子不快,心里不忿,却也无计可施,只能领旨谢恩。

    两人回到淑景院,屏退宫人,关起门来,宋六娘便撅起嘴:“本来说好了明日要和娘娘投壶的,这下子玩不成了。”

    王十娘也叹了口气:“别埋怨了,老老实实抄经吧,早些抄完早些出去。”

    宋六娘往地衣上一摊:“这九十九遍要抄到什么时候去”

    她打了个滚托着腮道:“太子殿下方才那脸色真是骇人,眼下想起来我心里还砰砰直跳,娘娘真是不容易”

    王十娘深以为然,太子竟然如此喜怒无常,真是叫她始料未及,也亏得太子妃好性子,若是换了她,恐怕不出三日就要憋出病来。

    承恩殿中,尉迟越乜了沈宜秋一眼:“今日孤正巧有半日闲暇,太子妃想赏花么孤陪你去。”

    作者有话要说:  小丸:竟敢欺负我的女人,呵呵

    很多小天使想让狗子早点知道真相,这事真的急不来,他现在知道了最多自尊心受点伤害,不爽几天,然后该干啥干啥。只有花了时间心思浇灌出来的玫瑰,才是独一无二不可取代的那一朵。

    大家别急,等他全仓买入的那天,就是我们割韭菜的时候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und、数字菌、机智雁、呱太给朕骂、猫行一天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许家小栀 24瓶;唐否 10瓶;羽言之霁、28593284 8瓶;白白白糖 5瓶;谬谬 3瓶;玖月晞今天凉了吗 2瓶;aki、华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