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3、刁难

作品:《重生后太子妃咸鱼了

    飞霜殿的宫人在前面带路,宋六娘和王十娘挽着手走在后头。

    宋六娘低垂着头, 紧紧贴着王十娘, 方才饮下的半杯菊花酒在腹中翻涌。王十娘感觉她身体轻轻打颤, 想安慰她两句,可他们距那宫人只有一步之遥, 她只得暗暗拍拍她的手背。

    两人走得很慢, 那飞霜殿的宫人也不催促,可飞霜殿距太和殿就那么点路,再怎么磨蹭, 不一会儿也到了。

    那带路的宫人在殿门口立定,福了福,皮笑肉不笑地道:“有请两位良娣。”

    宋六娘情知太子妃正陪皇后、长公主们饮宴,这会儿赶不过来, 只得硬硬头皮往里走,好在有王十娘陪着她, 否则这会儿怕是脚都软了。

    飞霜殿里帷幔低垂, 灯火摇曳,香雾飘渺, 甜腻中带着股淡淡的腥味,两人一走进去, 差点没被熏出眼泪, 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

    王十娘擅合香,一闻便认出是炀帝宣华夫人帐中香作底,还混了几味别的东西, 似香非香,似药非药,她却是辨不出来。

    帷幔深处传来一个慵懒而略显尖锐的嗓音:“人带来了怎么还不进来”似有不豫之意。

    宋六娘心头一跳,本就不适,此时只觉小腿转筋,肚肠都搅作了一团。

    王十娘捏捏她的手,拉着她快步走上前去。

    郭贤妃叫了人来,自己却还躺在床上。

    两位良娣隔着云母屏风向她行礼:“妾拜见贤妃娘娘,请娘娘安。”

    郭贤妃不咸不淡地哼了一声,没叫起,却对宫人道:“扶我坐起吧。”

    屏风里人影晃动,片刻后,贤妃道:“你们进来。”

    两位良娣起身绕过屏风,便见贤妃娇慵无力地靠在榻上,一手支颐,一手把玩着一串香珠,浑身仿佛没有骨头。

    身穿朱槿红的广袖罗衣,下着翠绿金丝鸟毛裙,云鬓散乱,眼皮微肿,两腮潮红,眼里艳流。虽已四十来岁,却不显老态。她只比张皇后小了三年,却仿佛两辈人。

    太子的眉眼与她不算相似,若不说是母子,怕也没人看得出来。

    宋六娘和王十娘不曾承宠,不晓男女之事,否则一看便知端的。两人虽有些不明就里,却也莫名羞红了脸,不敢细瞧。

    王十娘从未见过人躺着能扭成这般九转十八弯的模样,心中暗暗纳罕,宋六娘则把头低低埋在胸口,只盼着能早些出去。

    贤妃扫了两人一眼,目光落在王十娘身上:“你们俩倒是形影不离。”

    王十娘淡淡道:“妾不曾向娘娘问安,便不请自来了,还望娘娘见谅。”

    郭贤妃冷哼了一声:“你们伺候太子,可还尽心”

    王十娘道:“回禀娘娘,妾等侍奉太子殿下与太子妃娘娘,不敢有一日懈怠。”

    宋六娘也低声道:“不敢懈怠。”

    郭贤妃又问:“你们不曾与太子妃啕气吧”

    宋六娘和王十娘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女,哪里听得出她弦外之音,只道郭贤妃怕他们妻妾不和,特地敲打他们,忙道:“太子妃娘娘待妾等如手足,妾等亦当以诚相报,勤谨侍奉。”

    郭贤妃撇了撇嘴,她在东宫有自己的耳目,早听说两人成日往承恩殿跑,不知道伺候太子,倒是一个劲地奉承太子妃,她只觉不可思议。

    在她看来,共侍一夫之人,就算说不上不共戴天,却也不可能毫无嫌隙,便如她和张皇后,面上抹得过去,背地里却是彼此看不顺眼,争完夫君的宠爱,又争儿子的孝心。

    大妇与妾室亲如手足,简直闻所未闻。

    她今日将宋良娣叫到飞霜殿来,便是要瞧瞧底细,若真像下人说的那样,她便要杀鸡儆猴她不能拿太子妃如何,难道还不能惩戒一个小小的良娣

    郭贤妃拉下脸道:“你们是太子殿下的嫔妾,第一要紧的便是为殿下开枝散叶。”

    两位良娣这才明白过来,郭贤妃不喜欢他们与太子妃亲近。

    两人心里不服气,却也只得道:“谨遵娘娘教诲。”

    郭贤妃又对宋六娘道:“知道我为何独独叫你来么”语气颇为不善。

    宋六娘身子一晃,不由跪倒在地,双膝紧紧并在一起,虚虚地道:“请娘娘明示。”

    郭贤妃冷笑了一声,向一旁的宫人使了个眼色,那宫人便将一个木函捧到宋六娘面前。

    郭贤妃道:“宋良娣,你看看这是什么。”

    宋六娘定睛一看,却是她替郭贤妃抄的经书,她小心翼翼地道:“回禀娘娘,是妾为娘娘祈福抄的经。”

    郭贤妃忽然坐直身子,将手中的香珠重重往案上一拍,顿时拍裂了几颗。

    宋六娘一张小脸脱了色,嗫嚅道:“娘娘妾不知”

    郭贤妃对那宫人道:“拿出来给她瞧瞧。”

    宫人打开木函,取出一轴经卷,展开递到宋六娘面前。

    宋六娘接过来,可她惊慌失措,哪里定得下心,目光在经卷上打转,泪眼婆娑间什么也看不清。

    王十娘凑过去一瞧,不由啼笑皆非,宋六娘做事一向有些粗枝大叶,抄经时又有些急,这经卷里便抄漏了一小段。谁知道郭贤妃这么仔细,连祈福的经文都要一字一句地检查过去。

    他们却是低估了郭贤妃其人,她便是收到皇后赏赐的锦缎、命妇送的节礼,都要叫宫人一寸寸检查过去,若有瑕疵,便在心里暗暗记上一笔。

    王十娘指了漏字的地方,宋六娘这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却也松了一口气,不过是漏抄一段经文,实在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她忙道:“妾大意,请娘娘恕罪。”

    郭贤妃绷着脸不说话,她身旁的中年宫人道:“两位良娣有所不知,前日这经卷送到殿中,当晚娘娘便发起心疾”

    郭贤妃冷笑道:“若没有这份心,何必多此一举,倒惹得佛祖怪罪,也不知道这是替我祈福还是咒我。”

    宋六娘脸上刚有些血色,闻言又褪了个干净,嘴唇哆嗦,话也说不出来,宫禁中巫蛊咒诅最是沾不得,郭贤妃这话实在诛心,显是在小事化大成心找茬。

    王十娘方才见这妇人做张做致便窝了一肚子火,此时血气上头,一挑眉道:“娘娘慎言,抄漏经文乃是无心之失,宋良娣绝无不轨之心,妾可以对天起誓,以命担保。”

    郭贤妃本来也是危言耸听,不过是见宋良娣胆子小,想吓她一下,打的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的主意,没想到这王良娣竟顶撞于她,顿时动了真火:“不管有心还是无意,惹得佛祖不快,致我心疾,莫非还有假”

    王十娘脸若冰霜:“依妾愚见,佛祖断不会那么小心眼。”

    郭贤妃知道她这是指桑骂槐说自己小心眼,越发恼羞成怒:“太子妃就是这么教导你们的不敬我倒罢了,不把太子殿下放在眼里,我却不能轻轻饶过。”

    她尖声道:“给我去佛堂里跪着,直到佛祖原谅你们的过错为止”

    她不能发作太子妃,罚两个良娣跪上两三个时辰却无人能置喙,便是太子来了,也不能驳她的脸面。

    王十娘和宋六娘知在劫难逃,正要认罚,忽听屏风外传来脚步声,宫人齐齐拜倒:“拜见太子妃娘娘。”

    两人眼睛一亮,旋即又担心起来,生怕连累了太子妃。

    正为难着,沈宜秋已经绕过屏风,向两人望了一眼。

    只这一眼,宋六娘的眼泪便落了下来,无声地叫了声“阿姊”,王十娘提着的心也放回了肚子里。

    沈宜秋不再看两人,向郭贤妃行了个礼:“拜见贤妃娘娘,娘娘近来可安康”

    郭贤妃柳眉一竖:“我正要叫人去请太子妃,既然你来了,我倒要问问,这两位良娣是怎么回事”便将宋六娘抄错经文、王十娘出言顶撞的“罪状”历数一番。

    沈宜秋道:“是媳妇管教无方,待回到东宫,我必定好好约束两位良娣。”

    说罢转向两人:“你们还不快向贤妃娘娘赔罪。”

    郭贤妃抬手道:“不必同我赔罪,要赔罪去同佛祖赔。”

    沈宜秋目光微动:“他们有过,说到底是我的不是,娘娘要他们跪多久我替他们跪。”

    两位良娣一怔,心里又暖又酸,眼泪夺眶而出。

    郭贤妃一噎,她可以发落太子良娣,却不能叫太子妃罚跪,一时间有些骑虎难下,瘪瘪嘴道:“太子妃身份尊贵,我哪里受得起。便是佛祖降罪要我病死,也只能生受了。”

    沈宜秋道:“贤妃娘娘吉人天相,佛祖定会保佑娘娘长命百岁。”她这话倒也不假,上辈子张皇后死了,皇帝死了,尉迟越死了,她也死了,郭贤妃还活得好好的。

    郭贤妃道:“太子妃不必虚言安慰,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知道,不过是捱一日算一日罢了。”

    她瞄了一眼沈宜秋的小腹:“也不知有没有那个福分,熬到孙儿降世。”

    那中年宫人行个礼道:“启禀太子妃娘娘,贤妃娘娘自入秋以来旧疾频频发作,并非事出无因。”

    沈宜秋对郭贤妃道:“不知娘娘旧疾发作,不曾入宫侍奉,还请见谅。”

    郭贤妃冷笑:“岂敢劳动太子妃的大驾”

    说罢对那宫人叹息道:“天家不比寻常人家,我又不过是个嫔妾,哪敢叫太子妃侍奉汤药,便是嘘寒问暖也当不起。”

    沈宜秋耐着性子与她说了半天,便是要等这句话。

    她勾起嘴角道:“娘娘是太子殿下生母,媳妇理当侍疾,替殿下尽孝。”

    此言一出,殿中众人皆感意外,王十娘想说话,沈宜秋向她使了个眼色,微微摇头,她立即会意,将话咽了回去。

    郭贤妃也委实意外,怔了怔道:“你肯留下侍疾”

    沈宜秋道:“这是媳妇分内之事。”

    郭贤妃转念一想,太子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便是张皇后,也无法叫太子不认她这个阿娘,太子妃身份高又如何,侍奉婆母岂非天经地义

    她顿觉腰板直了些:“太子妃一片孝心,我也不好拂了你的意。”

    沈宜秋对宋六娘和王十娘道:“娘娘宽宏大量,不与你们计较,你们谢恩告退吧。”

    郭贤妃为难两位良娣本就是杀鸡儆猴,究根结底,她看不过眼的是太子与太子妃感情绸缪,她留下侍疾,少说也要十天半个月,太子不能宠幸妻子,便顺了她的意太子千方百计娶这沈氏女,又为她破天荒地顶撞自己,她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她当下懒得与两个良娣计较,三言两语便将他们打发了出去。

    沈宜秋浅浅一笑,上辈子她因了尉迟越的缘故,真心将郭贤妃当作自家长辈,只要她便宜病一犯,她便入宫请安,侍奉汤药,不敢有一丝懈怠,郭贤妃见她软弱可欺,便作威作福起来,料她不会向太子诉苦,便成心为难她,又当着宫人的面冷言冷语讥刺她。

    沈宜秋本不欲与她计较,若只是为难她一人,她大不了当场针锋相对顶回去便罢了。

    可她偏偏要拿她身边的人开刀,那她就不能这么轻轻放过了。

    而且留下侍疾于她而言是一举两得,她终于可以独占整张床,睡几夜安稳觉,待她回到东宫,说不定尉迟越能把抱她入睡的习惯改了。

    她也不担心郭贤妃在起居上难为她,毕竟她占着身份,郭贤妃无论如何不会在这上头落人口实。

    尉迟越在麟德殿与皇帝、王公、臣僚们饮宴,免不得多饮了几杯,待夜阑席散,他被内侍搀扶着走到殿外,只觉头重脚轻,抬头一看月亮,竟有四个之多。

    来遇喜道:“殿下可要歇在蓬莱宫中”

    尉迟越捏了捏眉心,思索片刻,还是摇摇头道:“不必,摆驾回承恩殿。”

    这会儿已过亥时,命妇的筵席散得早,他料想这会儿沈宜秋早已回到东宫,便也没着人去问。

    他在马车上小憩了一会儿,回到东宫,酒意散了些许。

    尉迟越下了车,只觉酒气熏人,先去浴堂殿沐浴洗漱,又含了香片,这才往承恩殿去,到得殿外,只见寝堂里黑灯瞎火,他直觉有些不对,沈宜秋睡觉时总会留一两盏灯火,眼下这光景,倒似殿中无人。

    他快步走到院中,便有宫人上前行礼。

    尉迟越问道:“太子妃已经就寝了”

    那宫人微露诧异:“回殿下的话,娘子不曾归来。”

    话音刚落,便有黄门入内传话:“启禀殿下,娘子命奴回来禀告殿下,贤妃娘娘旧疾发作,娘子留在飞霜殿侍疾。”

    太子的脸色当即一沉。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半步成藜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und、风又起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龙龙的棒棒糖 10瓶;藕馥 6瓶;a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