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7、回宫

作品:《重生后太子妃咸鱼了

    出了飞霜殿,尉迟越放开沈宜秋的手, 平静地道:“太子妃先回宫, 孤要去太极宫一趟。”

    转头又对来遇喜道:“你侍奉娘子回东宫, 一到立即去药藏局传医官。”

    说罢看了一眼沈宜秋包着绢帕的手腕:“仔细些,别沾水。”便上了步辇。

    沈宜秋行个礼道:“妾恭送殿下。”

    尉迟越没看她, 仍旧直视前方, 只是微微颔首。

    沈宜秋不以为意。夫妻十多年,她了解尉迟越,心绪不佳时他不喜别人陪伴, 上辈子他只在朝中太平无事时才来后宫,朝政棘手时,十天半个月不来后宫也是常事。

    他似乎只在游刃有余时才愿意见他的后妃,方才在她面前流露出片刻的软弱, 已是极不寻常,事后想起多半要后悔的。

    来遇喜目送太子离开, 躬身对沈宜秋道:“娘娘请。”

    沈宜秋点点头, 道一声“有劳”,登上了步辇。

    出了飞霜殿的宫门, 来遇喜闲聊一般道:“这几日殿下也不按时用膳,夜里也睡不安稳, 这才三四日便清减了。”

    沈宜秋明白他的意思, 却佯装不懂,只道:“殿下为国尽瘁,可钦可敬, 不过为社稷与万民计,殿下还当保重身体,有劳中官多劝谏着些。”

    她说得冠冕堂皇,来遇喜哪有不明白的,欠身道:“不敢当,伺候殿下与娘子是老奴的本分。”

    当下再不提太子,只将这几日东宫中的人事一一禀报。

    沈宜秋本想在飞霜殿再躲几日清静,不想尉迟越来得这样快,不过她也有些放心不下宋六娘和王十娘,尤其是宋六娘,上回在贤妃那儿受了惊吓,也不知眼下如何。

    回到东宫,来遇喜遣人请来医官,重新替太子妃上药、包扎、开方,待忙完,差不多到午时,沈宜秋正要命人去请两位良娣过承恩殿一同用膳,便有宫人来禀,两位良娣来请安了。

    宋六娘和王十娘听说太子妃回东宫,俱都满心雀跃,他们这几日在淑景院中足不出户,对飞霜殿的事虽略有耳闻,详细情形却不清楚。

    而且东宫这阵子也不太平,太子忽然大刀阔斧地发落了十几个人,宫人内侍便罢了,还有几个有品级的内官,淑景院也逐出去两个宫人一个黄门。

    两位良娣不敢多问,却都提心吊胆,太子妃因他们的缘故得罪了郭贤妃,也不知会不会因此触怒太子。

    沈宜秋听说他们求见,回寝堂换了件小袖襦衫,将受伤的手腕藏起,然后折回堂中与两人相见。

    宋六娘一见沈宜秋眼眶便红起来,讷讷地叫了声“娘娘”。

    沈宜秋屏退宫人,将两人叫到身边,宋六娘再也忍不住,倒进她怀里,嘴一瘪哭了出来:“阿姊,都是我不好”

    沈宜秋哭笑不得,拍着她的背替她顺气:“我又没事,再说这本来就是我的事,便是你不曾抄错经也一样。”

    她顿了顿道:“贤妃娘娘宫里小厨房肴馔丰盛,膳美,我还后悔没叫你一起留下呢。”

    宋六娘叫她一逗,不由破啼为笑,连连摇头:“不去了,再也不去了,贤妃娘娘那样凶,便是有燕髀猩唇、玄豹之胎给我吃,我也吃不下呀。”

    沈宜秋也笑起来,捏捏她的腮帮子:“噫,脸都瘦了。”

    宋六娘伸出肉肉的手背给她瞧:“可不是,阿姊你看,窝都浅了。”

    沈宜秋恨不得把她揉成一团。

    宋六娘心思浅,见太子妃全须全尾,又听她亲口说没事,她便放下心来。

    王十娘想得却多些,她警觉地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两遍,见她神色如常,非但气色上佳,脸颊甚至还略微丰润了一些,这才略微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还是旁敲侧击道:“怎么不见殿下与阿姊一起回来,可是朝中有事”

    沈宜秋知道她是担心自己与尉迟越有嫌隙,心头微暖,温言道:“殿下去太极宫召见臣僚,遂未同我一起回来。”

    王十娘将信将疑,从她脸上又实在看不出什么端倪,只得将疑虑按捺下来。

    宋六娘欲言又止地问道:“阿姊,贤妃娘娘的风疾痊了么”

    她说起“贤妃”两字小心翼翼,显是心有余悸。

    沈宜秋不由弯了嘴角:“沉疴宿疾,没那么快痊愈,不过服了这几日药,想来近日是不会再犯了。”

    三人叙了一会儿话,王十娘将淑景院宫人被逐的事说了一遍,沈宜秋道:“别担心,此事与你们无关,一会儿我让司闺带几个宫人内侍与你们挑选。”

    不一时,午膳到了,三人把酒言欢,经过飞霜殿的患难与共,他们之间的默契又不是往日可比。

    有两位良娣作伴,时光流逝也似快了许多,一眨眼功夫便到了薄暮时分。

    沈宜秋正打算遣人去太极宫问问尉迟越何时归来,便有黄门来禀,道殿下今夜宿在太极宫。

    沈宜秋并不意外,今日她在飞霜殿见着他的窘迫,想来这阵子他是不会想见她了。

    她只是点点头,便即命宫人传膳,用完晚膳,就着茶看了半个时辰闲书,沐浴更衣毕,仍旧没什么困意,索性叫素娥取了绣架来再过一个月便是表姊邵芸的生辰,绫罗绸缎、金玉器玩平日也能送,总觉得不够特别,还是亲手做点东西更见心意。

    沈宜秋一旦认真做起事来便容易忘我,埋头绣了好一会儿,抬头一看更漏,已近二更,她这才后知后觉感到脖颈僵硬,肩背酸疼,揉了揉脖颈,正要起身,一转头,却听见屏风外传来一声熟悉的轻咳声。

    沈宜秋一听便认出是尉迟越的声音,忙起身出去迎接:“妾不知殿下驾到,有失远迎。”

    仍旧是恭敬而淡漠的声音,一句话便如一条大河,将两人远远分隔两端。

    尉迟越嘴里有些发苦,扫了一眼绣架上的轻容纱:“绣的是什么”

    沈宜秋道:“回禀殿下,是披帛。”

    尉迟越挑了挑眉:“这些活计叫下人做便是。”

    沈宜秋如实道:“邵家表姊生辰,妾想亲手做点东西赠她,无法令人代劳。”

    尉迟越记得上辈子他们也曾有过差不多的问答,只不过那时候她是替自己缝制中衣。

    上辈子自从他们成婚后,他身上的贴身衣物便全是沈宜秋亲手所缝,其他妃嫔用女红讨他欢心,总是务求新巧精致,做些香囊、扇袋之类的东西,便是贴身衣物,也要在绣纹上花心思,总要叫他见到巧思。

    而沈宜秋做的衣裳,全都中规中矩、无纹无饰,却总是特别轻软舒服,他不曾细想过,穿着舒服,便多穿几回,就算是承了她的情了。

    他好洁,每日必要沐浴更衣,软薄的衣料不耐洗,一年四季不知要穿旧多少身,他也不曾算过。这么穿了几年,忽然有一日,他换上中衣,忽觉料子冷硬,后脖颈有如针刺,脱下一看,却见领子上用金线绣了一株蕙兰。

    从那日起,他再也没穿过沈宜秋替他缝的衣裳。

    当时只道是寻常,如今再要穿一次,却是不能够了。

    尉迟越默然片刻,看了看她微红的双眼:“烛火摇曳伤眼睛,昼间再绣吧。”

    沈宜秋应了声是,见他已散了发髻,发梢微湿,知道他已沐浴过,便道:“妾伺候殿下更衣。”

    躺在床上,尉迟越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理直气壮地把沈宜秋搂进怀里,却轻轻碰了碰她的手背:“孤又让你受委屈了。”

    沈宜秋哪里知道他说的是上辈子,只道他指的是郭贤妃两次刁难,她在黑暗中无声地笑了一下:“妾不曾受什么委屈,倒是妾屡次顶撞贤妃娘娘,殿下不怪罪妾,便是开恩了。”

    尉迟越抿了抿唇,转过身把她虚虚地拢在怀中,有些固执地道:“是孤让你受委屈了。”

    作者有话要说:  狗子:骂吧骂吧,孤已经佛了

    感谢在20191112 00:28:5720191112 17:45: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猩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舟 4个;星河在天03 2个;早川、nia220、nund、阿七七再也没有猫i、bay、晴天没烦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七月飞絮 30瓶;馒头阿珂, 29瓶;花容月月我知道 20瓶;古泉莲儿 18瓶;jane 15瓶;小坏水儿、玉蜻蜓、看看、0刹那之殤0、36、18805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