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4、习武

作品:《重生后太子妃咸鱼了

    太子坚决不承认自己染了风寒,沈宜秋无法, 只得硬着头皮从被窝里钻出来, 好在殿内生了几个炭盆, 倒也暖和。

    尉迟越大功告成,心满意足地去后殿盥洗, 沈宜秋便叫宫人替她更衣。

    习武用的胡服是前几日便已备好的, 素娥替她换上,又将长发绾作男子发髻,插上白玉簪。沈宜秋对着镜子一瞧, 差点没认出自己来,忍不住一乐。

    这时候尉迟越从后殿中走出来,正巧看见沈宜秋对镜展颜,不禁停住脚步, 屏住呼吸。

    沈宜秋转头发现太子凝视自己,有些不自在, 双颊飞起薄红, 起身福了福,却不知她一身男装, 微露娇态,情致又有别于平日。

    尉迟越感觉心尖微微一颤, 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其时都中贵女喜穿胡服, 乃至宫中的嫔妃公主也时常穿着,尉迟越早已见怪不怪,未料沈宜秋这般装束起来, 仍叫他心跳漏了一拍。

    只见她一身金锦小袖长衣,足蹑锦靿靴,行动间袍裾下的条纹波斯裤若隐若现。这身衣裳是比着她身量裁制的,为了习武时行动方便,做得格外锦窄衬身,蹀躞带一勒,更显身段玲珑,细腰不盈一握。

    沈宜秋本是昳丽的相貌,平日女装并无丝毫男子气,可穿上男装,却宛然一个雌雄莫辨的少年郎,越发显得明眸皓齿、顾盼生姿,真如琪花玉树一般。

    尉迟越有些口干舌燥,喉结动了动,暗自庆幸她是个女子,若她是个男子,自己的一世英名和袖子能不能保住还真难说。

    他不敢多看,再看下去恐怕去不了校场。他清了清嗓子,矜持地点点头:“外面冷,加件半臂。”

    沈宜秋依言穿上蕃锦半臂,半臂内里衬了狐皮,十分暖和。

    她见尉迟越只穿了一身单衣袴褶,好心提醒他:“殿下要不要穿上半臂或披件氅衣”

    尉迟越重生以来便不曾得她如此关怀,顿觉浑身上下暖意融融,豪气干云道:“无妨,习武之人怎会畏寒,穿多了行动不便。”

    沈宜秋便也不再多言,两人出了殿,坐上步辇往校场去了。

    东宫校场在北苑后,左右长林门之间,是平日东宫六率操练的地方。

    两人到达校场的时候尚未破晓,天空灰沉沉地压在头顶,校场边的旌旗在寒风里猎猎作响。

    平日尉迟越习武有亲卫作陪,以便切磋武艺。今日因为太子妃要来,侍卫们不便在场,就只有十来个内官。

    尉迟越看了一眼身后的沈宜秋:“冷不冷”

    沈宜秋道:“妾不冷,殿下呢”

    尉迟越轻嗤了一下:“这点风算什么,孤寒天腊月照样穿单衣,一会儿活动开了还嫌热呢。”

    沈宜秋听他上下牙都在打架了还逞强,实在是啼笑皆非,心里不免有几分担忧,他脸色潮红,嗓音微哑,显是染上了风寒,此时吹了冷风,病情难免要加重。

    但尉迟越在这些事上莫名固执,旁人怎么劝都没用,她也只好作罢了。

    两人刚走进校场,便有几名内侍牵着马迎上来。

    尉迟越扫了一眼,微微颔首,问沈宜秋道:“太子妃可曾学过骑马”

    沈宜秋想起在灵州时,阿耶时常带她骑马,让她坐在自己身前,用大氅裹着她。

    边陲的风又干又冷,阿耶用胸膛和臂膀圈出的世界暖意融融。

    马匹驰骋起来,她便偷偷把头探出去,冷风呼呼地刮着她的脸庞和耳朵,刺刺生疼,但又有种难言的畅快。

    每次回家以前,阿耶总会塞一小块饴糖给她,摸摸她的头,与她打商量:“小丸一会儿见了阿娘可别说漏嘴。”

    糖在口中融化,黏糊糊的,将牙都粘在了一起。

    可回到家,她阿娘三两句话一套,她还是免不了说漏嘴,阿耶便要吃一通排揎。可下次只要她牵着他袖子央告几声,他又忘了以前的教训。

    她记事早,还记得阿耶最后一次带她去城外骑马。

    那是个晴好的秋日,天空得颜色像紫罗兰的花瓣,大团大团的白云仿佛天上的羊群,一阵风吹过,漫无边际的黄草便如海浪起伏。

    他们沿着黄土城墙骑了很久,直到太阳沉入远处的贺兰山中。

    回城的时候,阿耶对她道:“明年小丸就可以自己骑马了,到时候阿耶带你挑一匹神气的小马驹,咱们悄悄学,学会了吓你阿娘一跳。”

    她嘴里裹着黏牙的饴糖,用手背擦擦嘴角的口水,含糊地“唔”了一声。

    那时候她天天盼着明年快点到,后来她终于等来了明年,可是再没有人送她小马驹,也没有人被她吓一跳。

    阿耶和阿娘就如那天的落日,沉入贺兰山中,再也见不着了。

    后来倒是有个人说要教她骑马,只可惜他自己全忘了。

    沈宜秋回过神来,淡淡一笑:“不曾。”

    尉迟越道:“无妨,孤慢慢教你。先来挑马。”

    这些马都是精心挑选的大宛良驹,每一匹都是兰筋权奇,神骏非常。

    沈宜秋一时之间挑花了眼,只得道:“妾不识相马,请殿下定夺。”

    尉迟越比了比她的身量,选了一匹较为矮小的玉骢马,仔细端详了一下,然后拽过络头,对沈宜秋道:“摸摸它。”

    沈宜秋像幼时一样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捋了捋玉骢马光滑的脊背。

    玉花骢温驯地低下头。

    尉迟越道:“它很喜欢你,你可以摸摸它的头。”

    沈宜秋依言伸出手,还没碰到马头,玉花骢忽然打了个响鼻,她吓了一跳,不觉收回手。

    尉迟越道:“别怕。”

    边说边握着她的手,放在玉花骢脑袋上,玉骢马温驯地看了她一会儿,忽然偏过头蹭她的手,蜷毛刷着她的手心,有些痒。

    沈宜秋心里生出股奇异的感觉,自从她的小猎犬死后,她再没有这样与动物亲近过。

    尉迟越道:“要不要再看看别的”

    沈宜秋摇摇头:“就这匹吧。”

    尉迟越指了指旁边一匹:“这匹紫连钱也不错。”

    沈宜秋连看都未看一眼,捋了捋玉花骢的脖子:“妾喜欢这匹。”

    尉迟越在马背上轻拍了一下:“就你了。”

    说罢转头对内侍道:“将太子妃的马牵回马厩去,好生照料。”

    沈宜秋傻了眼,睁大眼睛欲言又止。

    尉迟越一笑,在她后背上轻轻拍了一下:“别急,先把基本功练扎实。”

    他顿了顿道:“今日孤先教你扎马步。”

    沈宜秋明白过来,这漂亮的马儿就是个诱饵。

    尉迟越道:“来,像孤这样。”

    沈宜秋磨蹭了半晌还是立在原地不动。

    尉迟越诧异道:“怎么了”

    沈宜秋涨红了脸:“不雅相”

    尉迟越嗤笑了一声:“扎马步有什么不雅相的,雅相得很,特别赏心悦目,不信你回去对着镜子扎扎看。”

    沈宜秋看了看周围的内侍,尉迟越会意,命他们退到校场外。

    待内侍门退出门去,尉迟越道:“好了,这下没有旁人在,孤可不嫌你不雅相。”

    说罢在沈宜秋大腿上拍了一下:“来,分腿。”

    沈宜秋只得将双腿分开一足宽。

    尉迟越伸腿将她一条腿勾开:“再分大点。”

    沈宜秋仍旧不肯就范。

    尉迟越索性用手将她双腿掰开,摆成适宜的姿态:“你这腿又长又细,得好好扎马步下盘才会稳。”

    沈宜秋气不打一处来,谁在乎下盘稳不稳

    尉迟越又在她后腰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腰板挺直。”

    手顺着她的脊背往上滑,一边道:“背挺起,双肩打开。不错,就这样,别动,先扎上一个时辰试试。”

    沈宜秋脸一白,差点没哭出来。

    尉迟越笑着摸摸她的后脑勺:“孤说笑呢,一个时辰扎下来你这双细腿还不得断了。先扎一刻钟。”

    又摸摸她的肚子:“气沉丹田,知道丹田在哪儿吗这里,让气息往下沉不是让你憋气”

    沈宜秋以为一刻钟没什么难度,谁知不过片刻便觉双腿酸软,膝盖打颤,料想一刻钟总该过了大半了,问尉迟越道:“殿下,还有多久啊”

    尉迟越道:“早着呢。”

    沈宜秋又坚持了一会儿,双腿已经没了知觉,试探着问道:“殿下,该到了吧”

    太子冷酷道:“还不到半刻钟。”

    沈宜秋实在支撑不住,腿一软,往后一跌坐在地上。

    尉迟越扑哧笑出声来。

    沈宜秋两世为人从没丢过这么大的脸,抱着膝盖把脸埋在臂弯里。

    尉迟越正了正脸色,上前来拉她:“是孤不好,孤不笑你,快起来,把剩下半刻钟扎完。”

    沈宜秋一听还要继续,越发不肯抬头,坐在地上不肯一声不吭。

    尉迟越见她细胳膊细腿,生怕拽得她脱臼,不敢用力,想了想,忽然呵口气往她胳肢窝里挠去。

    沈宜秋平素最怕痒,突然遇袭,又痒又气,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一边哀求:“殿下别”

    尉迟越挠得越发起劲,挠完胳肢窝又挠腰窝,沈宜秋边笑边躲,气得满脸通红,眼角憋出泪来:“尉迟越”

    尉迟越一怔,蓦地松开手。

    沈宜秋脸一白:“妾无状,请殿下恕罪”

    话音未落,尉迟越一矮身,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今天三次元有点突发状况,更新晚了。

    今天十月廿二小丸生日,ei博搞了个抽蟹粉活动,感兴趣的小天使可以参加看看,id作者名